《市里的大红人》
第178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二奎指着那三根巨大的烟囱,破口大骂:“厂子里那帮狗艹的可特么精了,平时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排放废气,这两天眼看我们把事闹大了,生怕出岔子,就把工时颠倒了,白天不生产,到了夜里才开工。李处长,你没赶上时候,要是以前,你白天过来,你就看吧,那仨烟囱一个比一个能排,全特么往外放黑烟子,气味呛着呢,闻上一口,气管能呛上半个月。”
  李睿紧皱眉头,道:“我来的时候发现,地里都覆盖着一层黑灰,就是这儿排出来的吧?”刘二奎道:“你以为呢?你说地里院里天天一层黑尘,脚踩上去都是印,环保局的人居然睁着眼说瞎话,说没有造成污染,这不是把我们老农民当傻子吗?走,我带你去厂子后面看看排废水的地方去。”李睿道:“好。”心想,东水村的村民们每天都呼吸着带有这种肉眼可见粉尘的废气,不得肺癌才怪呢,可恨市北区环保分局居然对此视而不见,真是可恶。

  两人绕着化工厂外墙,向厂墙东南靠近桑白河河道的地方走去,那里是化工厂排放污水的地方。
  一路走去,李睿在化工厂外围看到的情景真是触目惊心,地面都是银黑色的,上面寸草不生,看不到任何一种活物,就连平时最常见的蚂蚁,这里的地面上也看不到半只;半空中也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鸟雀飞过,侧耳辨听,也听不到任何活物的动静。不夸张的说,这座化工厂四周简直就是一片死地。
  李睿越走越觉得气氛压抑,仿佛心头压上了一座大山,心里沉甸甸的,很不舒服。
  二人脚步飞快,不一时已经来到污水排放口。这里已经到了桑白河河道边上,化工厂南围墙距离河道边只有六七米远,业已干涸的河道距离地表有三四米的高度。围墙下边有两根直径一尺的水泥管子从化工厂院内探出来,里面放出来的都是冒着白沫的黑色沸水,水流湍急,味道刺鼻,一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水。这些废水沿着管子下面被冲刷出来的渠道一路南流,流出六七米后,落入土坎下的桑白河河道,在河道近化工厂一面形成了一片连绵长达数百米的黑色淤流。

  李睿盯着这股废水看了半响,冷笑道:“我就算中学时代学的化学知识都已经还给化学老师了,也知道这废水绝对有问题,没问题水底怎么会有黑色淤泥?市北区环保分局的人竟然检测出了达标的结果,他们也真是神了。”
  刘二奎忿忿地骂道:“这明摆着的啊,区环保分局的人渣们收了化工厂的黑钱了。我特么也就不是领导啊,我要是领导,我就把区环保局那几个负责检测的家伙叫过来,让他们站在废水排放口这儿给我喝!你们特么不是说废水达到环保要求了嘛,那你们特么就给我喝喝看,看看喝得出喝不出毛病来。”
  李睿知道,废水达到环保排放要求,并不是说废水就能饮用了,因此刘二奎这种想法有些偏激,但作为受害者来说,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换成自己,怕也只会这么想,道:“老村长,附近还有什么可看的吗?”
  刘二奎指指桑白河道西北方向上,道:“走,下去,那边还有东西看。”说完当先带路,下土坎进了河道。
  两人在河道里走了两百多米,已经绕过了化工厂五十多米远,这时前方河道的砂石地面上出现了好多大坑,每个都有一间房子大小,里面或深或浅的装了好多深蓝色的密封塑料桶,那些蓝桶有的摆放整齐,有的杂乱无章的随意堆放,也因此有些塑料桶已经开了盖子,里面现出五颜六色的东西,类似胶粒,又像是垃圾,很是古怪。
  李睿走到一个大坑前,凝目打量这些蓝桶,问道:“这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刘二奎介绍说,这都是那家化工厂的生产废料,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那家化工厂建立后的前两年,化工厂还把化工废料拉到高开区的工业废料无害化处理厂处理,后来可能是考虑成本的关系,就不去了,把废料从厂子里拉出来后,偷偷埋到河道里,类似的大坑挖了得有上百个,已经填满了五六十个,那些填满的大坑都用砂石盖上,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
  李睿又惊又气,道:“是个人都知道,化工废料不能直接就地掩埋,何况是埋在距离地下水更近的河道里,这不明摆着污染地下水吗?不用经过十年二十年的长期沉淀,只要一场大雨下来,这些废料里的有害物质就会渗入地下水啊。这家化工厂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真是泯灭人性良知了啊。”
  刘二奎气愤愤的道:“我猜乎着,这些废料,还有刚才流入河道渗到地下的废水,就是导致我们村地下水被污染的罪魁祸首。”李睿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家化工厂的厂长就算被枪毙一百回都不冤啊。”刘二奎道:“李处长,走吧,往回走,我带你去村里见识见识我们村的地下水。不过过会儿你只能看、闻,可绝对不能喝,一喝准得癌。”李睿听了这话想笑,但心头沉重无比,根本笑不出来,叹息一声,点头道:“好,走吧。”

  二人回到村里,不过刘二奎没敢回家,而是找了家相熟的农户,带李睿进到小院里面。
  这家主人正在院子里干活儿,是个三四十岁的汉子,见刘二奎进来,大为惊奇,上前相迎,叫道:“二叔,你咋出来啦?你不是让丨警丨察给看起来了吗?”刘二奎摆手道:“你小子少给我废话,赶紧的,给我打桶井水上来。这位是市里来的领导,李处长,他来帮咱们伸冤来了,要先看看咱们村受污染的情况。我带他过来看看地下水,你赶紧打水。”
  那汉子冲李睿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走到水井旁,拉下电闸,用水泵抽了一桶地下水上来。
  刘二奎从旁边水缸上拿过葫芦瓢,舀起一勺递给李睿。
  李睿接过来,凝目看去,见水质倒还清澈,看起来跟常见的地下水没什么区别,就是砂子多一些,把大勺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一股类似苦杏仁的味道扑鼻而入,初时感觉很难受,但闻了一会就习惯了,反而是闻不到了。
  李睿至今还记得初中时学化学学到的部分知识,化学物苯的味道就是苦杏仁味,心说难道地下水里混入了苯?点头道:“有味,异味非常明显。”刘二奎道:“是啊,我们村里人都说跟农药一个味,现在谁都不敢喝了,别说人不敢喝了,就算牲口闻了都扭头。”李睿问道:“那你们现在怎么解决饮用水的问题?”刘二奎道:“到北面的上庄村接水,那边地势高,地下水还没被污染……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污染了没有,至少水喝起来还没味儿,比我们村的强,我们也就都过去接水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