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8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虽然自己在揶揄丁长生,可是在心里却是对丁长生很看重,人人面前都是一堵墙,墙内就是你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也就是你的职责所在,大部分人都只看到了墙内的那一点东西,但是有些人都跳着高想看到墙外的事物,而这些人就能根据墙外的事物调整自己的思路,这是看得远的那群人,而这群人是最有可能越过那堵墙,向更远的地方奔跑的人。
  无疑,丁长生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梁可意对丁长生非但是没有半分的鄙夷,反而是满满的欣赏。
  “说得好听,我听说是这不是的林一道过来任省长,基本已经定下来了”。梁可意不再揶揄丁长生了,实话实说道。
  “林一道?这倒是很意外啊,不过,我听说这个人可不好相处,在中北省时就很跋扈,连省长都让他三分,这可能和他的红色背景相关吧,反正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丁长生的心一下子落下了,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该来的也不用自己担心。
  “那又如何?”梁可意皱眉问道。

  因为自己老子已经是省委书记,而新来的省长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梁可意是很关心的,但是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丁长生说的没错,为官一任,在一个地方的名声是变不了也掩盖不了的,林一道在中北省的跋扈是众所周知的。
  丁长生微微一笑,没说话。
  “丁长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你认识这个人?”梁可意心里一紧,问道。
  林一道来中南省做省长,上面的用意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但是将梁文祥扶到了省委书记的位置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一个为林一道掌控中南省的过渡还是一个制衡,这才是最关键的,林家老爷子还在世,在上面说话还管用,要不然林一道是不可能从一个常务副省长这么轻而易举的来到中南省这么一大大省做省长的  。
  所以,继承了梁文祥所有政治基因的梁可意甚是担忧,不但是为自己父亲担忧,也是在为自己担忧。
  梁家到了这个位置,往上扒拉多少辈,都没有人到过如此高位,可是梁家并没有自己嫡亲的关系,这都是梁文祥一步步自己爬上去的,可谓是一个异数,面对背景深厚的林一道,梁文祥会怎么做?如果一旦梁家有了变数,父亲会不会让自己和别人联姻?这是最快的手段,但是对梁可意本人来说,这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认识他,但是他不认识我,不过,我对这个人还是了解一点的,刚愎自用,目空一切,梁书记这次是真的遇到对手了”。丁长生看看四周,小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这是一个私密的空间,梁可意是一个身体里长着男人意志的女强人,她对政治的兴趣让丁长生都自惭形秽,但是人家确实是有资本这么做。
  “一个赚钱的老公家里往往都有一个败家娘们,同样的,一个高官的家里,往往还有一个坑爹的儿子,这位林省长有个宝贝儿子叫林平南,据说很不着调,我相信,在未来的中南省衙内圈里,将会有很热闹的事发生”。丁长生神秘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调查过他?”梁可意有寻常女人没有的敏锐的洞察力,丁长生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丁长生对林一道的了解不是一点点,可谓知之甚深。
  “切,可能吗?人家是省部级干部,我是什么?小虾米一个,我调查人家,找死吗?”丁长生赶紧否认道,心想,真的不能再说了,这个女人太聪明,自己只是露出一点点的线头,她就能把背后的线一条一条的拉出来,和这样的人交往太累。
  “你也不用急着否认,我不会让你白白帮我的,我也可以帮你啊,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调到白山市市委组织部了,比你来的还早,所以,你要是用得着我,尽管开口,我必尽力而为,但是,刚才我们说的事,我希望我们能有合作,你既然对这个人这么熟悉,就说明你和这个人有或多或少的关系,这就是我们共同的目的,你说呢?”梁可意嫣然一笑,一副吃定了丁长生的样子。
  丁长生的嘴巴张的老大,梁可意到白山市委组织部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到白山市委组织部工作?”丁长生还是不信,白山可比不得省城,梁可意到这里来有什么利益可图?
  “你以为呢,我真是来工作的”。  梁可意拿着菜单一边开始点菜,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锻炼嘛,是吧,多久?”丁长生一副了然的样子,在他看来,梁可意肯定是下来镀金的,所谓的挂职,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把戏了,现在这些官二代,通常的程序做法,没关系的可能下来就挂职一辈子了,有关系的下来呆几天,回去就能高升了。
  “你错了,虽然是锻炼,但却不是挂职,我是什么关系都转过来了,我和省委组织部已经没有关系了,干的舒服了,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走了呢”。梁可意白了丁长生一眼说道,显然对他的猜测不满。

  “真的假的?这地方有什么可锻炼的,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手里什么都没有,要想往边上爬,就得自己边爬边结绳子,你呢,就像是攀岩一样,你身上系着绳子呢,不想爬了直接拽绳子上去就是了”。丁长生不无嘲讽的说道。
  “丁长生,你就这么看不起我?”梁可意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本以为丁长生能领自己的情,哪知道这家伙从见了自己的面就开始极尽嘲讽之能事,好像自己和他有多大仇似得  。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费这个劲罢了”。
  “切,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只有两个榜样,一个是我父亲,我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也知道他的艰难,所以我不想沾他的光,我想自己奋斗,再说了,你也明白,我就是再困难,也比不上他困难,至少我还有他那样的爹吧”。梁可意心胸非常豁达,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没有那些期期艾艾的做作的感觉,在政治上的成熟让丁长生都叹为观止。
  “哦?另外一个呢?”
  “那你就没必要知道了”。梁可意语气一滞,低头看着菜谱说道。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回去告诉你爸爸,看好你哥哥,这个圈里人都明白,我们知道林平南是什么样的人,人家自然也知道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  丁长生不屑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哥哥能和那个混账比吗?”梁可意恼怒道。

  “生气干么,我也就是提个醒,你们家的事你自己知道,对吧?”丁长生挤眉弄眼的说道,虽然这家伙不说了,但是在梁可意眼中丁长生就是看不起自己哥哥,但是这又能怨谁呢,自己哥哥不争气,吊儿郎当的样子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个衙内样,丁长生这么说已经算是客气了,她明白,丁长生是好意。
  谁都没想到,白山区分局局长刘冠阳倒是条汉子,甭管纪委的人怎么问,就是一句话,白山区分局的所有事都是自己自作主张,没有人指使,自己就是最大的主使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