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能你对于被安排非领导职务,有些想法。有想法倒也正常,但你更要适应。”说到这里,郑义平语气一缓,“说实话,你这两年干的不错,做了不少工作,也小有成绩。你从一进入仕途,就到乡里做了乡长助理,虽说官不大,却也是管人的人。在乡里,你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最终做出了成绩,还隐隐成为了一颗政坛新星。但是,你的经历也有短板,这不是单纯指你的履历,而是说你的岗位历练欠缺。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也可能不是坏事,最起码省了一番周折,但从长远来看,却未必是好事。所以这次让你出任非领导职务,让你做一名纯粹的政府公务员,就是在补你的短板,补你做具体服务工作的短板。”

  正这时,门被轻轻敲响,然后邹副主任走了进来。他来到郑义平桌前,轻声说了句“县长,时间到了。”
  郑义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邹副主任马上出去了,并随手带上了屋门。
  “小楚,不多说了,自己慢慢感悟吧。县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郑义平说到这里,转换了话题,“赶紧去组织部老武那吧,他上午还问你什么时候来呢!”

  “好的,县长,那我走了。”楚天齐说着,站起了身。
  “去吧。”郑义平挥了挥手。
  楚天齐走出了县长办公室。
  刚走出县长办公室,就见邹副主任在向自己招手,楚天齐急忙走了过去,跟对方进了屋子。
  “兄弟,一切小心。”邹副主任边说,边拿起了公文包,“我马上得跟县长出去了。”
  “你忙去吧,谢谢邹哥!”楚天齐说完,走出了屋子,快步向楼梯走去。

  楚天齐边走边想,想县长郑义平找自己谈话的事。县长提到了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提到了自己的短板,也肯定了自己做出的成绩。当然,提成绩既是一种鼓励,一种肯定,也是在为提出自己有短板在做铺垫。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告诉自己,要面对现实,适应现实。
  虽然郑义平把对自己的调离,说成是客观条件使然。但楚天齐却明白,县委书记易人,才是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如果赵书记不走,绝对不会对自己这么安排。
  楚天齐承认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的确不宜长期在一起工作,也认可郑县长说的短板的事。但如果赵书记不走的话,完全可以用另外的方式解决。比如可以找自己严肃谈话,实在不行就调离,调到其它乡镇或是县里,不管到哪肯定应该还是领导职务。就是进县委的话,也可以安排自己做一个副科长。虽然同是做服务工作,但带“长”和不带“长”是完全不一样的,身边的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正是因为赵书记的调离,县里才给自己来了一个明升暗降。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确实做出了成绩,县里不能做的太过分了。更主要的,还是县长郑义平帮自己说话了,宁俊琦也给自己找领导争取了,否则不可能给自己“明升”待遇的。
  县里要想收拾一个副乡长,太容易了,随便找一个错误,就能无限放大。实在找不到的话,可以立刻创造一个错误机会,让当事人明知火炕也只能跳进去。
  现在自己能有这么一个结果,确实应该感谢郑义平、宁俊琦的努力。自己要适应,主动适应,其实几乎每个人都在适应,除非你有足够大的能量改变。适者生存,这是普遍的真理,县长郑义平何偿不是在适应。
  楚天齐刚才注意到,郑义平鬓角头发几乎全白了,额头的皱纹更深了,神色也是非常疲惫。可能是工作太忙,可能是睡觉不足,但不可否认,肯定和县里政治格局的变化不无关系。楚天齐已经听说,最近一段时间冯志国挺活跃,和新书记也是互动频频,可想而知郑应平的压力不小。但就是这样,郑县长还在百忙之中,亲自找自己谈话,这让楚天齐内心既温暖,也感动。
  “楚天齐,魔怔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楚天齐向发声处望去,见宁俊琦正坐在银色“现代”车上,透过半摇下的车窗冲自己招手呢。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出政府大楼了,看来刚才想问题太专注了。估计宁俊琦肯定是拿上文件,就直接把车又开到这儿了。
  楚天齐快步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谈完啦?县长找你谈了什么?”宁俊琦回头问道。
  “问我在党校学习的事,谈这次工作调整,谈咱俩的关系。”楚天齐说到这里,“嘿嘿”一笑,“县长说了,‘你和小宁既然两情相悦,就赶快把事办了,要不,在一块工作也不方便’。这不,我就被调走了。”
  “咯咯咯,编瞎话也不像,领导能像你这么无聊?你的逻辑也不通呀,骗谁呢?”宁俊琦笑着说,“这么说现在没事了?走吧。”
  楚天齐一拍脑门:“哎呀,你不说我还忘了。郑县长让我去找武部长,他说武部长上午还问我了。”
  “哦,是吗?”宁俊琦说着话,发动了汽车,“走,咱们去后边。”

  “说不准一会儿保卫人员该找你了,你一会儿到县委,一会儿到政府,一会儿又到县委的。还以为你是女特务,在侦查情况呢?”楚天齐打趣道。
  “去你的。”宁俊琦回了一句,把汽车开向后院的县委办公楼。
  汽车停下,楚天齐说了一句“你在车上等着”,下了汽车,快步走进县委办公楼。
  来到楼上,楚天齐找到县委组织部区域,去敲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武进忠的房门。敲了两遍都没人答声,他又打对方手机,手机响了好长时间,也没人接听。于是他心中暗道:领导不在,那就不赖我了。返身向楼梯走去。
  刚下到一楼,一个声音叫住了他:“楚天齐。”

  楚天齐觉得声音很熟,循声望去,原来是赵书记原来的秘书刘大智。他略一楞怔,然后快步向对方走去,并满面笑容的叫了声“刘秘书”。
  刘大智没有像以前那样热情的伸出双手,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楚天齐一眼,而是矜持的说了一句“跟我来”,就迈步向楼梯走去。
  楚天齐刚犹豫了一下,已经走出两步的刘大智就大声喝斥道:“快点,找你有事,慢腾腾的。”
  自己以后还要在这个楼里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既然对方说找自己有事,那就跟过去吧。否则,就像父亲说的“得罪了人还不知道”,也枉费了县长郑太平找自己谈话的苦心。想到这里,楚天齐快步跟了过去。
  对于刘大智今天这样的表现,楚天齐倒也看的开。他知道有好多人就是这样,带着好几张脸,尤其是做秘书的,平时把笑脸都给了领导,对别人也只能给冷脸了。而且他已经领教过对方的变化无常,尤其是近一段更是感触颇深。
  日期:2016-09-1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