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来的够快的,怎么来的?坐班车?我刚才好像看见青牛峪乡的“现代”车了。”邹副主任带着笑意说道。
  “和宁书记蹭车。”楚天齐回答,又补充道,“她到县委去取重要文件。”
  邹副主任意味深长的一笑:“谱够大的,书记亲自来送。是不是书记还充当了你的司机?”
  “是宁书记开车,司机正好有事了。”楚天齐解释道。
  “行了,越描越黑。”邹副主任说着,看了一下手表,“再等十分钟,让郑县长多休息一会儿。”
  正这时,桌上的固定电话响了。邹副主任拿起话筒,说道:“县长……在,他在……好,我让他马上过去。”
  邹副主任把话筒放到话机上,对着楚天齐说:“直接过去吧,县长等你。”
  楚天齐答了一声“好”,把剩下的半截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出了屋子。
  县长办公室就在这间屋子对面,很好找。县委、政府一般都是这样安排的:领导在阳面办公室办公,秘书办公在领导对面的小房间。这样领导便于找到秘书,秘书也能及时为领导服务,并准确的阻止一些“不速之客”。
  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里面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楚天齐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回身再把房门关上。他见郑义平正低头用红蓝铅笔在纸上划着,便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看着郑义平。
  很快,郑义平放下铅笔,把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也取了下来,放到桌上。
  郑义平抬起头,对着楚天齐说:“小楚,坐吧。”
  “县长,我站着就行。”楚天齐答的挺干脆。
  “还是坐下吧,你个子太高,站在那里我有压力。”郑义平的话带着一些幽默,说着,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听到县长这么说,楚天齐不能再矫情了,走上前去,坐在了郑义平对面的椅子上。
  郑义平端详了一会儿对面的小伙子,才开口说话:“去省委党校学习,有什么收获?”
  楚天齐下意识的把身子挺了挺,说道:“在省委党校学习的三个月,收获很多。首先,视野开阔了,通过学习才发现,以前好多认为干的漂亮的事,现在看来很显幼稚。其次,站位、看问题的角度有了变化,以前更多的是就事论事,现在能够跳出问题或是换角度来看,就会发现好多以前不易察觉的优或劣的方面。再次,理论修养得到了充实……”
  讲到党校学习感受,楚天齐不用打腹稿,因为这些问题已经整理了多次,就在脑子里装着。他一口气讲了八方面的收获,才收住了话头。在这期间,郑义平也打断了几次,就几个要点又进行了提问,楚天齐都用自己的理解,进行了答复。
  自从楚天齐讲完,足足有两分多钟,郑义平没有说话,表情还很严肃。
  楚天齐不禁心里打鼓,忙补充道:“县长,我自认为自己的认识还很肤浅,请您多多指教。”
  “嗯,不错,不错。看来让你去党校是对的。”郑义平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很快就变成了笑容满面,还不住的点头,“你也不用谦虚,我看你的水平很高嘛,直接就来个首先、其次、再次。”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你讲的一套一套的,不会是来之前专门准备的吧?”

  听到县长这么说,楚天齐一笑:“我的确是想准备来着,结果没有准备成。一是时间很紧,二是我不知道您要问那方面内容,所以根本没法做针对性准备。我刚才回答的这些内容,都是在学习过程中和学习完之后,平时一点一点积累,然后又多次修改过的。”
  郑义平“哈哈”一笑:“我相信你说的‘这些知识都是平时积累的’。实际上,你刚才在回答中途提问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出来了。我后提的那几个问题,可不是提前能想到,更不会提前准备出来的,而你却回答的很好。并且我中途多次打断,你还能迅速的和前面问题衔接上,这也不是背一背就能做到的。”
  “县长,您吓了我一跳。”楚天齐表情一松,半开玩笑的说着。
  “还能吓你一跳?你面对着那么多明晃晃的砍刀,都能应付自如,还能被我几句话吓到?”郑义平的语气也充满了调侃的意味,“听说你在党校又出名了,光英雄救美就来了两次,还获得了‘优秀学员’称号,好样的,没给咱玉赤县丢脸。”
  楚天齐“嘿嘿”一笑:“也没什么,这些您也知道?”

  “这算什么?我知道的还多呢,比如你和乡领导的关系呀,啊……”郑义平说到这里,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面带笑容的盯着对面的小伙子。
  郑义平能知道自己党校的事,楚天齐感到奇怪,按说一个县长也没有那些闲时间呀,事实却是人家就是知道了。
  而郑义平说的“和乡领导的关系”,也是有所指,当然他可能说的是自己和现任书记亲近,也可能是说自己和现任乡长不睦,也或者是两者兼有。不管郑义平指的是和谁的关系,也都应该算是自己的“软肋”。
  被县长点到了“软肋”,楚天齐低下头,躲开了县长的目光,不再说话。
  “行了,别装象了,抬起头来。”郑义平说到这里,面色一整,转移了话题,“小楚,今天叫你来呢,一是了解一下你的学习情况,二是老赵临走时多次交待要对你适当关照,三是和你简单讲一下工作调整的事。你明白吗?”
  “来之前不明白,现在明白了。谢谢县长,谢谢赵书记。其实您一直对我挺关照的。”楚天齐诚恳的回答。
  “哈哈,小楚,现在更会说话了。”郑义平继续说,“这次变动你的工作,也是经过多方面考虑的。你和陆勇平时在工作岗位上,都是做出了很大成绩的,这次更是有幸参加了省委党校特训班的学习,目前全县副科中,只有你俩有这个幸运。所以,对你俩的使用,县里也非常重视,这才把你由副科提为正科,而把他由普通副镇长,提为乡丨党丨委委员、常务副乡长。你肯定会想‘为什么会是我离开’、‘为什么我会变成非领导职务’,是不是?”

  楚天齐心里话:是。但他不能这么说,便回答:“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你也不用打官腔,也别不服。”郑义平的声音严肃起来,“因为你和宁俊琦的关系,所以必须有一个人离开,这就是把你调离青牛峪的原因。其实对于你俩来说,这样的结果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任由你俩在一个单位的话,时间长了,这肯定会成为别人攻击你们的话柄。而且从你俩个人的关系来说,保持一定的距离也有好处,距离产生美嘛!否则时间长了会腻歪,会审美疲劳。”
  楚天齐忽然觉得,现在和自己说话的人,不像是县长,更像是一位长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