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9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会,常委们就在县委招待所最好最大的包间里面坐着。虽然是吃饭,但是桌子上的次序。都像是开常委会一样。华子建是县委书记,是一把手。自然坐在正对门的首位,而冯建是县长,是二把手,就坐在华子建的左手边,华子建右边本来是齐良阳的位置,现在他没有了,自然是常务郭副县长坐了。
  这一桌人可是富义县最有权力的人了,因此招待所小心翼翼地服侍着。
  几个服务员,都是年轻漂亮。穿着淡红色的旗袍,露出雪白的大腿来。今天这卓酒席,华子建自然是不能少喝了,大家都来敬酒碰酒,一顿饭下来,华子建已经是晕乎乎的,被两今年轻的服务员搀扶着,感觉到她们的胸部总是在自己手臂上擦来擦去的,华子建心中一阵苦笑。回到宿舍,华子建就呼呼大睡。
  韩副省长一行离开了洋河以后,路过柳林市的时候,到柳林市在了一个短暂的停留,吃了一顿饭,又在市委做了一个简单的座谈,秋紫云亲自出面接待主持,今天她心里有点发虚的,综合昨天对洋河县的考察,秋紫云得出的结论是,韩副省长对洋河县大为满意,对华子建更是提出了高度表扬,这对秋紫云就有了无形的压力了。
  果然,在坐谈会开始不久,韩副省长就说:“洋河县的领导班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前期有一个矿难,但那应该和他们恪尽职守的工作态度没有太多的关系,所以我在这里要提出对洋河县领导和柳林市领导的表扬,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以和谐,统一和进取的态度,把柳林市早日带上富裕之路。”
  整个讲话,韩副省长没有提及华子建一次,但谁都能听的出他话意背后的含义,他即对华子建表示了肯定,同时还隐射了柳林市领导班子的不团结,这样的讲话,对秋紫云真的就不完全是压力了,它还是一次打击,一次毫不留情的打击,对秋紫云来说,一个让省政府领导高度赞扬的华子建,自己难道能短期之内在动手吗?显而易见,已经不能了。
  其他的市里参会领导,也很显然的嗅到了这种风向的变化,看来韦市长和华子建有了靠山,而秋紫云以后能不能镇的住韦市长,这不再取决了秋紫云和韦市长的个人威信和权利了,也许应该在看的高一点,远一点。
  但不管他们是谁最后后的了胜利,这个过程一点会很激烈,至于自己,还是不要搅进他们的漩涡为好,两虎相争,兔子让道。秋紫云也很快的明白了韩副省长的更深层次的寓意,那就是现在华子建的问题,已经不是单单的自己和华子建之间的问题了,他已经完全延伸到了一个更高级别的争斗中,情况的复杂程度已经出乎了自己的想象,看来华子建已经完全的靠向了省政府派别,这让秋紫云心中就多了很多顾虑。

  秋紫云必须从长计议了,问题的严重性让她必须等待,等待着乐世祥书记对自己的支持,目前看来,想要为乐世祥书记守住柳林市这块地盘,已经很难了。
  华子建过了一两天,就听到了韩副省长在柳林市的讲话,他长出了一口气,太远的局势华子建还暂时看不清楚,但现在短期的局面他很明白,那就是自己会获得很长一段时间的平安,除非是韦市长下台。
  韦市长一但下台,应该接下来就会是自己,就算自己有韩副省长帮忙,可是一个处级干部的调整,韩副省长是不大好插手的,但那种情况微乎其微,一个市长的去留问题,不是他秋紫云说了算。
  秋紫云当然说了不算,不仅不算,在韩副省长走了没几天,秋紫云在郁闷和极大的压力下,一下就病倒了,住进了医院,起初华子建是不知道的,后来那个给秋紫云做秘书的小王在给华子建通知其他事情的时候,就说了出来:“华书记,你肯定不知道吧,秋书记昨天住院了。”
  华子建一下就愣住了,他对秋紫云的感情并没有因为两人的争斗,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结婚就完全的抛弃,在很多时候,华子建依然会回忆起他和秋紫云那些美好的往事,特别是秋紫云那似嗔似怪的给自己讲诉官场经验,引导自己了解和熟悉官场规则的很多画面,华子建是永远忘不掉的。

  他知道,秋紫云这次生病,也或者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一点,自己其实并不想伤害她。
  华子建心情也开始沉闷起来,他从心底涌现出来一股浓浓的伤感,他的眼前老是晃悠着秋紫云。
  坚持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华子建还是忍受不了这种心灵的煎熬,他决定去柳林市,看望一下秋紫云。
  很快的,汪主任就帮他安排好了车,帮他买了一个探视病人的花篮,还帮他准备了好些水果,华子建就到了柳林市的中心医院。
  华子建到达病房时,秋紫云还在病床上躺着,手上挂着液体,屋子里还有一位阿姨和护士。
  华子建在病房外的窗户上看到了秋紫云,似乎秋紫云憔悴了很多,她的脸上有许许多多的无助和凄伤,往昔那风韵万千,柔情千万的双目,现在紧紧的闭着,像是因为不堪重负而难以睁开。
  华子建在病房的外面徘徊了很久,他不敢进去,他突然的感觉到自己很害怕秋紫云,更怕秋紫云因为见到自己生气的表情。

  华子建默默的坐在病房的外面走廊上,不由的回想到自己这几年和秋紫云的恩恩怨怨,他还是没有勇气迈进秋紫云的病房。
  让华子建更为惊讶的是,韦市长竟然也来到了病房,不过韦市长只在这面病房稍微的呆了几分钟,就退了出去,华子建坐的远,韦市长并没有注意到华子建,韦市长到了病房外,见他却笑笑的转到了旁边,华子建这才发现,旁边还开了一间病房,里面很是热闹。
  华子建就过去看了看,他很好奇,难道同时会有两个市上的领导在住院不成,华子建慢慢的度度了过去,探头往里一看,就见常务副市长葛海浩正在登记着前来看望的人,一边的床头柜上面,都放满了胀鼓鼓的信封。
  华子建吃惊不小,但脸上却沉住气,力争毫无异样表情,一副见怪不惊的样子,因为这个房间的人很多,所以华子建并没有挤进去仔细看,但毫无疑问的,他们是来探望秋紫云病情的人,而且还是在给秋紫云送礼。
  华子建的心里又有了很多疑点,韦市长和常务葛副市长,他们和秋紫云的关系并不是如此融洽,今天怎么这样热情的张罗。
  再一个秋紫云是不会收钱的,现在他们背着秋紫云这样大肆收受,到底是真心相助,还是另有企图,这不得不让华子建考虑。
  华子建就多了一份警惕,他远远的坐在了另一头,冷眼旁观的看到更多的领导,还有个别县级领导,他们都是先到秋紫云病房坐上一会,然后就拿着红包到旁边的病房去了。
  到了6点左右,这送礼和探望的人也就少了,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自然不会来啦,到了现在,华子建是要看看最后收的那些钱,他们如何处理,所以他低着头,一面留意着那面房子的动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