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洋河县的形式对他是极为有利的,随着人们对这个事情的议论,随着人们想要伸张正义的热情,他已经成了一个干了实事还受冤枉的受害者,还有的人把他和岳飞也联系在了一起,但到底谁是秦桧,虽然没有明说,可大家心里都清楚,华子建就需要这种群情,他要好好的利用他们,但做为此刻的他,是什么也不需要做的,只是等待事态的发展和转变。
  他还听秘书说,“万民信”签字的人已经过万人了,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报社也来了多家,那里人多,报社的人就会出现在那里,这一条条的消息都让华子建兴奋,事态的发展和演变一定会按自己预想的一样。
  到了第二天,报子上就出现了一个头版头条的新闻,题目就是“一个县委书记的故事”,在这篇报道里,他被美化了很多,从他来以前的洋河县是什么这样,到他来以后做了那些工作,洋河县变成了什么样子,上面对他很正面的做了报道。

  本来县上很多人支持他那是盲目和随大流混热闹的,现在看了报子仔细的想想,还真是这回事,工资也不拖欠了,县城的面貌也变好了,治安环境也安全了,县上的企业和经济也崛起了,那为什么还要收拾人家,他们就开始了觉悟,也开始自发的有感情的支持。
  报子还在继续的写,“群众喜欢的干部为什么领导不喜欢”的报道再一次将现在的事态从根源上挖掘起来,上面说到他被和秋紫云过去的秘书关系,还说到是为了一块土地让两人分道扬镳。
  到了最后报子和议论对这次事件做了一个定性,那就是有人想要刻意的收拾他。
  这样写是很符合情理的,作为一个矿难事故,本来最直接的管理者是矿产局,劳动局等等县政府的职能部门,为什么现在要一个书记来被这个黑锅呢?

  秋紫云很清楚,不能再这样挖下去了,她马上责令宣传部门给本市的几家小报都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在乱跟着起哄,可省上的几家报子柳林市就控制不住了,秋紫云在深思熟虑后,就很快的先给省上写了一个情况说明,省上的领导可不是很好混弄的,所以秋紫云就很客观的做了一些自我批评,说自己一时疏忽,引起了这场不必要的事情,在报告里也适当的暗示说,这里面有当事人华子建煽动的因素。

  在他报告还没有送到省委和省政府的时候,省委和省政府领导已经从报上和电视新闻上看到了这些。
  对报上的观点,省里高层领导们还是认可的,他们在很早以前就关注过这个小小的县城,这小城已经多次的上过电视和报子,现在一出现这个情况,他们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让秘书看看统计局报表,找找洋河县的财务变化,结果很明显,现在的收入已经完全是过去的好多倍了。
  那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他们太清楚官场的斗争,华子建这样的情况经常遇到,见怪不怪,大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谁都知道秋紫云是乐世祥的人,乐世祥不发话别人自然不好去多说,只是心里对华子建还是很同情的。
  省长李云中和副省长苏良世,副省长韩均慈也在密切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小小的洋河县县委书记,已经和柳林市的秋紫云卯上了,这不是一个坏事,他们需要像华子建这样的人来挑战乐世祥派系的威严,不然一定就会在北江省形成一家独大的格局了,对华子建,这三个省长是很看好了。
  下一步,就看你乐世祥怎么来收这个场,是要你敢于打压这个叫华子建的年轻人,哼哼,那我们也就要出手了,或许,这是一次对乐派势力宣战的机会,因为从整件事情上来看,正义是站在那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华子建身上的,你乐世祥是权大,但权利不代表正义。
  乐世祥也早就看到了这个消息,但他还不想有什么动作,他要再看看,看清楚点再做判断,所以他和江可蕊是每天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乐世祥再仔细的判断,他感觉这个事件里面也有华子建反击的成分,一定是他不甘心受到排挤,就来了一次扩大事态,引起媒体关注的动作,看来小子还是不错,这么危机的时候也不来向自己来求救,也不给秋紫云亮明他和自己的关系,就一个人单打独斗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嗯,好样的,是个可造的材料。
  华子建这样一折腾,其实比乐世祥心里设计的套路效果还好,这不得不让他感到欣慰。
  在一切情况都判断清楚以后,他就要想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是打电话给华子建让他偃旗息鼓不用在反击呢?乐世祥想了好久,最后这个方案他没有使用,他要给华子建一次机会,他要把华子建锻造成一块钢,他要把华子建放进烘炉里炼就一番,所以他选择了另外的一种方案.....。
  华子建已经在洋河县的动荡中度过了几天,他也不是个蛮干的人,正所谓张弛有度,感觉现在已经差不多了,该紧张的人紧张了,该知道的人知道了,该显示自己实力的也都显示了,见好就收,于是他就亲自走上了街头,劝阻还在振奋的人们,让他们安心工作,上面领导是明察秋毫,高瞻远瞩的,不会冤枉自己,谢谢大家关心。
  当然了,这是华子建做的面子活,其实华子建已经发布了口谕,主力已经开始有次序的进行了撤退,所以他在记者的跟随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苦口婆心做劝导,连中午饭都没吃,到了下午人们已经逐渐的恢复了正常状况,他又给记者们留下了一个好的题材。
  回来后,也不管饭堂还剩的有什么吃的,他就叫师傅给整了一些,舒舒服服的吃了个饱,现在他基本是没有什么顾虑了,想那个秋紫云,3.5个月的恐怕是不敢再乱动自己了。心里一高兴,饭量就大增,连的饭堂师傅都啧啧称奇,还没见过他有这么能吃的时候。
  听说洋河县已经平静了下来,秋紫云这才稍微的喘了口气,想想都有点后怕,这个华子建也实在是胆子大,同时秋紫云对华子建也是恨的咬牙,想起来他就全身的不舒服,还不知道省上将来会怎么看待柳林市的领导,自己给上面写的报告也一直没有回复,想打电话问又怕不太好,上面发话那是肯定要发的,只有慢慢的等。
  对华子建的调令,她也迟迟不敢随便的发下去,她也要看看省上的态度,才好决定。

  在洋河县呢。很快的,公丨安丨局和相关的部局,对王老六接手坑口煤矿进行了详细的勘察和分析,王副局长既然已经听了华子建的话,他是很相信华子建的判断的,他就一定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可是令他百事不得其解的是,事实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相反,王老五的安全措施是很到位的,引发事故的原因很蹊跷,好象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在井壁捅了一个洞,省上的专家分析一种可能是矿井经过了一个破碎带的边缘,破碎带就是一个含水层,掘进的时候之所以没有透水,是因为某种平衡还没有被打破。第二种可能是矿井偶遇地下溶洞。

  不管是什么原因,王副局长还是决定再进一步地探一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