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9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书记,难得你百忙中抽空过来,真是大家的福气。”肖娜很是狐媚的说着。
  华子建就客气的一一和他们寒暄着,大家一起先在这农家乐前前后后的转了一圈,看了看,
  转完园子,就进了沙枣花厅。
  这里的布置与城里的酒店迥异,透出纯朴的乡土气息,桌子就象一个很大的树根,橙子象一个一个的小树根。
  “华书记,您上坐。”贺凌旭示意。
  “大家都坐。”华子建打着手势说。
  “华书记,今天,我们就吃农家的特色菜。”贺凌旭征询着华子建的意思。
  华子建笑着说:“好啊,我就喜欢这农家风味。”
  不一会,菜就陆续上齐,都是野菜野味。
  贺凌旭端起了一杯酒说:“华书记,今天这第一杯酒我来端,感谢华书记对我们煤矿的支持啊,就给华书记深深地敬一杯酒。我倒满,华书记,您呢,也倒满。”
  华子建自然要做点假的,看看人家都跃跃欲试的,自己一个人,怕吃亏:“凌旭,你喝一个满杯我没有意见,我一个满杯太多了,我喝一半怎么样?”
  贺凌旭忙说:“书记,这不行啊,酒满心诚。”
  华子建也就没再说什么,两人的酒杯咣当一碰都干了。
  肖娜就说了:“我也给华书记敬个酒。”
  华子建看到她,就想到了上次的那个晚上,他心里就有点发虚。他还没说话,贺凌旭拿眼睛瞪了一眼肖娜说:“肖娜,怎么不懂规矩,华书记还没有说话哩”。

  华子建一看这女孩很是尴尬,就忙说:“女士优先,女士优先。”示意肖娜继续把话说下去。
  肖娜一看华子建为他撑腰,就有点欣慰的说:“书记,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我这一辈子能认识华书记,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缘份,书记年轻有为,有头脑,办事干练,我很敬佩,衷心地敬您一杯酒。”说这话是真诚的,是发自内心的,平时一贯都称刘书记为“你”这次不自觉地用起了尊称“您”。
  “好,我喝。”华子建拿杯与肖娜碰过,一干而尽。
  “书记,还有两个人,我忘了给您介绍,这个呢,是我的朋友,上海天达房地产的老总郎源,我的老朋友,专门到洋河看我的,这个呢,杭州海时利药业的老总朱利兴,我小学时的同学。”
  “幸会,幸会。”华子建边说,边拿起酒杯:“一句话,我想敬凌旭的朋友,同学,也是我新认识的新朋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二位都是人中才俊,有作为,有见识,佩服。”说完与郎源,朱兴利一一碰杯,三人都把酒干了。

  “书记,谢谢你看的起我啊。”贺凌旭插话。
  华子建就要多说点话来压压酒了:“凌旭,我想起‘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向有钱人’这两句话来,凌旭是家大业大,影响大啊,凌旭来到洋河县,打开了另一片天,这一点我是感受颇深啊。来,我敬你一杯。”
  贺凌旭与华子建碰杯喝酒,他听得出刚才华子建的话里有话,贺凌旭听着好象有点不是滋味。
  华子建就又说:“我想敬肖娜。你是今天万绿军中的一点红啊,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和关心。”华子建依然是话中有话,这一点,肖娜当然听得明白。
  但她还是很失望的,想起了那次的事情就有点遗憾,自己差一点就可以和这个人有了更深的关系,可惜啊。
  贺凌旭就说:“这个肖娜是很不错的,以后还请书记多关心一下。”
  华子建就脸一红,不想在说这个话题了,他说:“最近你们矿上也要多注意安全啊,你看王老五这事搞的,把他自己都搭进去了。”

  贺凌旭也叹口气说:“可不是吗,那王老五其实还是很有能耐的。”
  这个肖娜今天也是多喝了几杯,本来估计酒量也一般,现在一听华子建他们在夸王老五,她就撇了撇嘴说:“王老五有什么能耐啊,还是不让凌旭给送进......。”
  她这话说道这里就一下的打住了,因为她看到了贺凌旭那狠毒的目光已经死死的盯住了自己,她心里一愣,感觉自己有点喝张狂了。
  但这句有头无尾的话,还是让华子建听到了,华子建喝的虽然比他们都多点,但华子建是什么人,人精中的人精,他一听那话,在一看贺凌旭和肖娜的表情,就心里有了几分的猜疑,难道王老五那矿难其中还有隐情,要是这样,哼哼,你贺凌旭就胆大妄为的离谱了,几条人命,再加上差一点连自己都陷阱去,这事情就要好好的查一下了。

  但华子建没有任何的表示,依然谈笑自若的和他们喝着酒,仿佛刚才肖娜那话他是一点没注意。
  一会,那个叫郎源的递过明片,给华子建敬了一杯酒:“华书记,我们都是凌旭的朋友,一句话,十分的感谢。以后华书记到上海,一定要打个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华书记,我这个人也是讲义气的,这一点凌旭很了解,看得出书记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我也敬书记一杯。”另一个老板也敬完酒也给华子建递了一张名片。
  晚宴在十分热闹的气氛中进行,大家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十二点,华子建酒量好,但自觉也有点喝多了,飘飘乎乎的。
  “凌旭,好了吧,我看吃好了,也喝好了。”华子建说道。
  “行,听书记的。”贺凌旭边这样说,边给郎源、朱兴利使了一个眼色。
  “凌旭,这边的事,算是结束了,我们呢,觉得书记人不错,想加深加深感情。”郎源说道。
  “晚了,回家了,该休息了。”华子建在官场多年,完全明白郎总讲话的意思,但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县的一把手,现在也和过去情势有很大的不同,过去自己是光杆一个,潇洒点还所得过去,现在自己已经结婚了,是需要顾虑和担心的,再者洋河县就那么大的地方,认识他的人太多了,人多眼杂,自己在外面一定要慎之又慎。
  “书记,您得给我们一点面子吧,放心吧,我们请您去,就是唱唱歌,喊几嗓子,醒醒酒。”朱兴利说道。
  “洋河县有什么好歌厅,不去,不去。”华子建推辞说。

  “书记,我们去忼山县,那里的歌厅可是出了名的啊。”
  但华子建今天心里还有别的事情,他就坚决的推掉了,这让同席的几个人很是无奈,只好一通开车回到洋河县城。
  华子建回来以后,也顾不得时间很晚,就给公丨安丨局的王副局长去了个电话,这小子好像也还没睡,很快就接上了华子建的电话:“领导,有什么指示。”
  华子建一字一句的说:“记住我现在说的话,我对王老五矿难有些怀疑,你们仔细查查,看会不会和贺凌旭有什么联系,记住了。”
  那面汪副局长也像是吃了一惊,愣了几秒钟后说:“我知道了,老大,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给你汇报。”
  打完电话,华子建才感觉一阵的头晕,他真怕自己醉了,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忽视了,现在安排下去,他也就心理上一放松,再也撑不住了,倒在床上,衣服都没脱,很快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