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9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在这不长的几天时间里,憔悴了很多,调查组也带上了对华子建绝对不好的材料,离开了洋河县,留下了华子建一个人在焦急和恐慌,除了几个很是铁杆的干部,其他人已经像是都瘟疫一样和他保持了适当的距离了。
  华子建也理解这种官场上的人情冷暖,他不气愤,也不伤心,这应该是一种很正常的举动,换着自己,也许同样会如此吧,他也顾不得来怨恨这些人,他的心正在走向低谷和紧迫。
  安子若很怜惜的看着华子建,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安慰这个人,或许应该把他拥抱在自己的怀里,像往常一样,用自己的柔情和激情,来让他不再焦虑和伤感,用自己的爱,给他以力量和信心。
  但安子若无法做到,因为华子建已经结婚,这就意味着那些过去和美妙都会随风远去了,自己怎么能破坏和侵入到华子建的人生啊,现在她只能这样伤感的看着华子建,说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语。
  华子建抬起了有点憔悴的面孔,看看安子若,苦笑着说:“我没事的,那么多的困难我都撑过去了,这次也一定可以。”
  安子若强颜欢笑着说:“是啊,是啊,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说伤了两条人命,但这应该是政府的事情,怎么也扯不上县委来,我相信一定没什么问题的。”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安子若心里也明白的很,问题是归政府管,但华子建是洋河县的老大,他是负责全局的,有了这样的问题,找上他,也还是说的过去的。
  所以在她说完了这些以后,她看到华子建又低下了头,她的眼中也就有了泪水,不管自己和华子建以后的关系怎么样,看着华子建的沮丧和伤心,安子若依然是难以克制的伤悲起来。
  华子建在一次抬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安子若的泪水,他的心里也是一揪,原来自己会让安子若这样痛苦。
  华子建站起身来,离开了沙发,他缓缓的走到安子若的身边,凝视着她的眼睛,这个时候,安子若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一下子就扑到了华子建的怀里,哭了起来。
  华子建也紧紧的拥抱住她,深深的拥抱着,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尽情的哭啼。
  再后来,安子若还是离开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也没有去挽留她,他希望永永远远和她继续着这份感情和亲密,可又觉得很内疚,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卑鄙,自己应该不再有资格去拥有那份奢望了。
  很快,就从柳林市传来了消息,这消息如风如云般吹到了洋河县,市里已经召开了会议,确定了让华子建离开洋河县,原因很简单,他必须为这次矿难事故负责,因为他的独断专行,因为他的思想僵硬,因为死了两个民工,所以他只能下台了。
  于是洋河县也开始动荡了,有为他鸣怨不平的,有对他位子窥视的,有隔岸观火看热闹的,有咬牙切齿等着他下台的,一时间真是风云突变,流言四起。
  最后的流言总结了他倒霉的原因,那就是他背叛过秋紫云,所以他必须必须倒霉。

  华子建也看清了问题,这样说来秋紫云目的很明确了,就是对付自己,看来自己躲避也罢,退后也罢,用上缓兵之计也罢,最后都是不管用的,秋紫云是一定要治自己于死地了。
  华子建哀叹着世事的不公,哀叹着命运的不济,但这又有什么用处呢?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那残酷的一刻到来。
  华子建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局面,想要改变现状唯一就只有让秋紫云停止下来,怎么让她停,也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让她知道自己是乐书记的女婿,那秋紫云一定就会住手,但自己就会永远的留下一个靠裙带关系才保住位置的名气了,这样的名气一但留下,自己以后的仕途之路就会带上一种特定的符号,这样的符号会让自己永远活在它的阴影里,同时,他现在还没有想通乐书记为什么一直不对外公布自己和他的关系,这其中自然是有一定的含义,所以华子建是不能随便的暴露自己和乐书记的关系。

  所以华子建放弃了这个方案,他继续的寻找其他的路径。
  后来他还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己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主动的进攻,来迫使秋紫云转入防御,让她只能停下,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自己不管胜败都会留下一个好名声,缺点是胜算难测。
  华子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就在这两种方法中来回的选择,一会倾向于前种,一会又感到后种方法好,就这样矛盾的想来想去,折腾了好几天,在这几天里,他也处理了一些小事,但他基本是没有走出过县委的大院,他的注意力和思考力都是集中在对那两个问题的判断和选择上。
  在流言四起的这几天里后,华子建还是下定了决心,他现在开始准备强烈的反击........。
  既然已经回避不了这种战斗,那就让自己开始吧。
  他连续的打了好多个电话,有那个想当乡丨党丨委书记的,有上次修路赶走人家的乡书记和乡长的,还有那两个差点惹祸的倒腾茶叶的傻蛋,还有酒厂厂长,水泥厂的美女等等好多人,他一个个的讲,一个个的许愿,该升乡书记的就答应升,想当经委副主任的就同意当,反正是整整一天他都在打电话。
  到了晚上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已经打电话打的有点沙哑了,他就再细细的想想,还有没有忘掉的,最后实在是也怕了这个电话,今天打的太多了,就睡觉了。

  刚睡下不久,就梦到了自己和秋紫云吵架,两个人刚开始还是很有规矩的在吵,一个人骂十分钟,还不能带重复的,好像自己骂的比较好听,然后裁判给自己老是加分,最后秋紫云气急了,就一脚把自己踢倒了。
  再后来怎么着就记不大清楚了,好像还梦到有女的,是谁,也记不清了...。
  他就这样闹腾了一个晚上,当天色放亮的时候,他醒来了,新的一天没有像梦里那样混沌,天很蓝,风也很柔和,他终于出了办公室,在县委所有人的注视下,没带司机,一个人开上车出去兜风去了,他还要等一天,因为战车的启动是需要时间的。
  时间在等待中过去了,当第二天来到的时候,整个洋河县一种巨大的暗流开始涌动,很多工厂的工人在扎堆的议论,很多种做生意的大户们也联合起来召开了行业会议,很多前来投资的客商们也在工地和厂区打出了横幅标语,很多村,很多乡人们也聚集在了一起。

  一场口号为“还我书记”的大规模全民运动展开了,有人走上了街头,有人扯起了标语,有人找来大纸签上了万民书,还有些店铺用关门来抗议市上无端的陷害,霎时间,洋河县沸腾了,人们像是在做一件好玩的游戏,或者是想重新的过一次春节一样,情绪高昂,热情万丈,到处都是扎堆议论的人群,这一切很快就被赶来的市报,省报记者发现了,于是记者们也投入到了采访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