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8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行吧,有事?”
  “那个,首先呢,恭喜您,我不敢给梁书记打电话道贺,也只能是恭喜您了”。丁长生陪着一脸的笑,说道,那声音甜的,从电话那头梁可意就能想象的到丁长生的笑脸上有多少褶子了。

  “你要是真心的,那就请我吃饭吧”。(
  “那行,我到省城时一定请您吃饭,省城的饭店您随便挑”。丁长生随口说道,反正这白条不打白不打,过过嘴瘾又不少什么。
  “干么到省城吧,就在白山吃吧,我正好在这里呢,你下了班来接我吧,市委组织部”。梁可意说完就挂了电话,丁长生在这边喂喂了好半天,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梁可意在白山,市委组织部,丁长生想了想,也没往深了想,梁可意本在省委组织部,到白山组织部来视察工作,也很正常嘛,只是怎么会这么巧?
  丁长生放下电话,打给了办公室,将梅三弄叫了过来。
  “丁书记,您有什么指示?”梅三弄很规矩的站在离丁长生的办公桌两米的地方问道  。
  “老梅,白山有没有什么特色的饭店,我要请人吃饭,最好是有点特色的”。丁长生说道。
  “有,有家店的鸽子做的不错,不知道……烤鸽子怎么样?”梅三弄在办公室干了那么多年,对于白山市的馆子不说每家都知道吧,至少也弄个八九不离十,哪位领导喜欢什么样的饭店,喜欢吃什么,对什么口味比较偏重,他都知道,不单单是区里的这些领导,就是市里的领导,只要是和白山区能扯上关系,他都能记着。
  “嗯,这倒是个特色”。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好吧,你给我定一个房间,不用区委的,用我的名字,我私人请客”。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梅三弄说完要转身离开,但是停顿了一下,他本想问问丁长生请的是谁,也好根据自己掌握的那些领导的口味准备,但是又一想,既然是丁长生私人请客,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请的对象是谁,自己要是一问,这有打听领导隐私的嫌疑,所以还是忍住了。

  丁长生当然也看到了梅三弄的停滞,但是梅三弄没说,他也就没问。
  下班后,丁长生自己开车到了市委大门口,给梁可意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梁可意果然是从里面出来了,但是梁可意的打扮装束让丁长生为之惊讶,一袭白色长裙随着她的走动微微飘荡,而且这长裙不是一般的长,一直到了脚踝了。
  要知道,对于自己身材没有足够自信的女人是不会轻易的选择这样的长裙的,因为这样一来显不出自己的身高了,可是梁可意不但是长裙裹身,居然还穿着一双平底的凉鞋,平底的凉鞋的底薄的程度让丁长生看了都有一种走路硌脚的感觉。
  因为正是市委下班时间,戴着墨镜,一袭白色长裙,身材曼妙的梁可意自然成为市委大门口的一道最亮丽的风景,每每有人经过,都不得回头看一眼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当梁可意走向丁长生的汽车时,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心里暗骂,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可同时又多么希望自己是那头猪。
  “走吧,请我吃什么?”梁可意一上车,就摘下来了墨镜,问道。
  嫣然一笑的神态让丁长生为之一愣,但是瞬间就明白自己是什么人,人家是什么人。
  “梁部长,怎么这么巧?你来这里检查工作了?呆几天?”丁长生问道  。

  “这么多问题?我拒绝回答,因为我饿了”。梁可意依旧是嫣然一笑,说道。
  丁长生无奈,只能是开车先去吃饭,心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有的是时间,还愁大听不出来自己想要的信息。
  但是按照梅三弄给的地址到了以后才发现,这个店的名字真是太有暗示性了。
  “回味从前?丁长生,你这是要忆苦思甜吗?”梁可意下了车,抬头看了看饭店入口处的招牌,问道。
  “我的办公室主任说这里的菜很有特色,我想,你来一趟白山不容易,我还不得好好贿赂一下你,我到这里来工作,以后可就天高皇帝远了,这春风是否度玉门关,就看您能不能给美言几句了,再说了,您身在中枢,稍微漏下的芝麻粒,对我来说,那都是大西瓜”。丁长生还不忘拍马屁的说道,至于自己和梁可意有什么从前可回忆,那还真没什么事。
  梁可意笑笑,没接这个茬,率先进了饭店,被引导员带进了早就定好的房间,这里倒是清净,而且这个房间是一处小茅屋,四周都是玻璃墙,想看外面的风景,可以自己卷起里面的竹帘子,要是不想看,可以放下来,还安装有空调,很适合谈事。
  “找这么个地方,费了一番心思吧?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看着茶杯里翻滚的茶叶,梁可意问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恭喜的话我就不说了,当面说太肉麻,我脸皮薄,说不出口”。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你是不是想知道省长是谁?”梁可意语出惊人的问道。

  丁长生一愣,期期艾艾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对于你这种先吃罗布淡操心的人,我是最了解了,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丁长生,你就是一个县处级干部,你对省里那些事怎么就那么感兴趣呢,你要是真的感兴趣,怎么不去问问石部长?他比我知道的更多吧?”梁可意揶揄道。
  面对梁可意的揶揄,丁长生并没有感到难堪,可见脸皮之厚了,只是梁可意不理解的是,即便是丁长生和石爱国的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向他打听省里的人事关系怎么样了?
  这是最基本的底线,如果丁长生真的开了口,石爱国会怎么想,这很难猜测,所以要么是通过自己渠道打听,要么就等着公布,朱明水就透漏了那么一句,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都足够了,丁长生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反问那一句是多么的多余。
  有时候上司的心思是很难猜的,但是归到一句话就是,无论对你多么好的上司,他们都是人,不是机器,既然是人,就会有人一样的喜怒哀乐和猜忌,如果丁长生向石爱国打听谁来当新省长,石爱国会不会以为丁长生在谋划攀附新的高枝?

  “我们做下属的最不容易的就是做事了,你也知道,一个领导一个思路,即便是都是为了地方的发展,但是思路不一样,或者是方法不一样,有时候我们做了都是白做,里外不是人,所以,我关心一下省里的动向,这很正常啊?”丁长生明显是在自圆其说。
  但是梁可意却不这么想,梁可意是出生在官宦之家,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自己父亲在仕途上的谋划,像丁长生这样的情况,在自己父亲身上也多次上演,她亲眼见过自己父亲每每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打电话或者是思考,其实她都明白,父亲那是在谋划,有时候也做一些违心的事,但是事实如此,顺应这个规则,你就能在更大的舞台上施展自己,和这些规则格格不入,那么你就是最早被淘汰的那一个,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

  日期:2015-12-20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