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8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切,我这里有个白山区区分局局长的位置,我已经向市委汇报了,市委原则上同意了,就看你的了,怎么样?有胆子来吗?”丁长生问道。
  “没问题,丁局,我就知道,你有好事肯定会想着我,果不其然吧”。刘振东很得意的说道,但是更多的是高兴,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是跟着丁长生干,自己就高兴,这也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

  “只是,不知道兰局长放不放你,这事你还得自己去说”。丁长生说道。
  “啊,让我自己去说啊,这,不好吧,算了,丁局,你还是好事做到底,这事还是你和兰局长交涉吧,我这边还有点其他事,先挂了,到白山后咱们再聊”。说完,刘振东居然先挂了丁长生的电话。
  丁长生笑笑,这家伙,脸皮还是这么薄,本想拨打兰晓珊的电话和她聊聊刘振东的事呢,没想到朱明水的电话先打了进来,丁长生一愣,从自己离开省纪委,朱明水就再没和自己联系过,这时候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呢?
  “朱书记,我是丁长生,您有什么指示?”丁长生毕恭毕敬的问道。 WWW. 
  虽然自己不欠朱明水什么,但是因为朱明水和秦家的关系,自己还是有点不大愿意接近朱明水,这也是丁长生离开省城前没有到朱明水那里告别的原因,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朱明水这样的大领导是不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没想到自己越是躲着,朱明水倒越是不放过自己了。
  朱明水到中南省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px项目,而自己在湖州也一直参与这个项目,既然离开了湖州,丁长生就不想再回去参合这事,所以一看到是朱明水的号码,丁长生的心里就一哆嗦,生怕朱明水要将自己生拉硬拽的弄回湖州,那自己就麻烦了。
  “你这小子,走时也不到我这里来一趟,怎么着,是不是要我到白山去找你一趟啊?”朱明水淡淡的说道。
  听话听音,丁长生听到朱明水这么说,心里放松了不少,听朱明水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怪罪的意思,只要不是咄咄逼人,就好应付。
  “哎呦,朱书记,您要是来白山视察,那我可是求之不得啊,对了,我这刚来白山,真是人生地不熟啊,您要是来给我扎扎场子,我八辈祖宗都感谢你您”。  丁长生和朱明水不止一次的交往,多少知道一点朱明水的脾气,只要不是大问题,基于秦墨的原因,不会给自己下不来台  。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秦墨刚刚从我这里走了,我看这丫头情绪很低落,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朱明水问道。
  丁长生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朱明水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了,原来是为了秦墨,但是该说的话自己在京城已经和秦墨以及秦振邦说完了,再说还是那些话,看这情况,秦墨好像并没有把自己和她的事都告诉朱明水,朱明水好像并不知道这些事似得。
  “我们俩,其实……”
  “长生,秦墨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有点公主脾气,但是是一个好孩子,你可不要辜负她呀,她父亲的病很严重了,我看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多和她联系一下,不管怎么样,这对你没坏处吧”。朱明水的语气严肃了很多。
  朱明水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难道这个时候再把自己和秦墨的问题挑开,这样就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了,朱明水会怎么看自己,所以丁长生忍了忍还是没把问题挑明了说。

  “行,我知道了,秦墨这次回来,是不是px项目有眉目了?”丁长生问道。
  “嗯,近期将会重新启动这个项目,为了这个项目,很多人都费尽心思,耽搁不起了,湖州现在也需要这个项目,对于湖州的基础工业是有很大助力的”。朱明水说道。
  丁长生听朱明水这么说,心里一动,难道省里的人事问题已经有眉目了?官场中人,对人事问题永远都是最敏感的,朱明水虽然说的轻松,但是语气里却一点都不轻松。
  “嗯,朱书记,您说的是,对了,这次省里没障碍了吧,对这个项目,我也是有很大的遗憾,投资上百亿的项目,要是我在湖州的话,这……”
  “怎么,你现在又想回去了?”朱明水没等丁长生说完,笑笑问道。
  丁长生一听朱明水这么问,恨不得当时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自己多这个嘴干么,万一朱明水借势下坡,自己该怎么办?
  “呃,只要朱书记您需要,我这边随时准备着”。丁长生将球抛给了朱明水。
  “算了吧,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懂,好好照顾秦墨,没事多关心一下她,省里倒是没什么障碍了,梁书记是支持这个项目的,新来的林省长也已经表态支持这个项目,我现在担心的是湖州本地的老百姓怎么看待这个项目,你现在不在湖州了,我心里没底啊,不知道司南下能不能把这个项目贯彻下去”  。朱明水叹了一口气说道。
  “林,林省长?朱书记,哪个林省长?”丁长生没听到朱明水接下来说的是什么,但是梁文祥已经成了梁书记,这倒是在丁长生的预料中,这位林省长来自哪里,丁长生倒是没听说,他现在的脑子如同炸雷一般,猛然间想起宇文家的闫培功说过,中北省的常务副省长林一道很可能谋划着离开中北省,这样想来,如果真的是林一道,那宇文家在湖州的投资就很可能会危险了。
  “算了,这些事都还没公布,你就不要知道了,到时会知道的,我还有个会,先这样吧”。朱明水适时的扎住了自己的嘴,但是足够多的信息已然是为丁长生所掌握。
  放下电话,丁长生莫名的紧张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奶奶的,宇文家的投资才刚刚转移出中北省,林一道居然能循着足迹一路跟来,这是狗鼻子吗?
  其实丁长生早应该想到,只要是在国内,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虽然有势力范围划分之说,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都是可以交换的,林一道从中北省调到中南省,这里面有什么交易,谁能说得清?

  丁长生调一个刘振东到白山,都得通过唐炳坤点头,人家跨省区调动,都这么轻而易举,而且还是步步高升,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投胎绝对是个技术活。
  丁长生拿起电话想打电话,但是却不知道这个电话该打给谁?打给宇文灵芝,明显不合适,同时,他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林一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
  如果林家真的察觉到了宇文家的钱像是老鼠搬家一般到了中南省的湖州,这才接踵而至,这就意味着自己可能也进入了人家的法眼,那样一来,自己处处就得小心了,自己的一切都可能被监视,以林家的势力,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丁长生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宇文灵芝和祁竹韵都还在湖州,这是一个很麻烦的事。
  这一切难道是真的?丁长生还是有点不信,抱着最后的一丝侥幸,他给梁可意打了个电话,在他看来,梁可意在省委组织部工作,他老爹这次荣升为省委书记,对内情肯定门清。  
  “梁部长,最近可好?”丁长生打通了梁可意的电话后,笑问道。
  因为梁可意在组织部工作,所以丁长生一直都尊称她为梁部长,虽然梁可意反对,但是对丁长生也是无可奈何,任由他这么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