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19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没隔几日,叶平宇突然打电话给他问他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引起省纪委领导的高度重视了?没想到叶平宇很关心这事,张言伟立刻告诉他,省纪委领导另有考虑,没有对这个事情作出安排。
  叶平宇一听,便知道省纪委的人没有重视这个事情,看来张言伟的地位太低了,在省纪委说话肯定不管用,如果要想让省纪委重视这个事情,必须得由他来出面才行。

  叶平宇想了一想,就让张言伟起草一个调查报告,把相关的情况讲清楚,然后交给他,由他来作出处理,一听到叶平宇这种安排,张言伟就是感到很意外,自己的领导不重视,没想到这国土厅的领导倒是很重视,居然要亲自来处理这个事情。
  张言伟一下子信心大增,回去之后,专门起草了一份报告,把整个调查到的情况写得清清楚楚,当然他不能署自己的名,现在他相当于叶平宇的秘书,只不过把报告起草好了就行。
  起草好了之后就交到了叶平宇的手中,叶平宇看了看,感觉不错,这个张言伟看来也是一个秘书人才,把整个报告看了一遍,然后想了一想,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既然省纪委的领导不大重视这个事情,那他就得想法让省纪委的领导重视,而要想让省纪委的领导重视,必须得由更大的领导签字才行。
  叶平宇想了一想,便拿着这份报告又去亲自找任布松,由于这个事情涉及到保密,他没有经过省政府办公厅进行转达,而是直接拿着报告去找任布松。
  见到任布松以后,叶平宇就把在省农垦公司的情况向他报告了一下,然后就把调查报告交到了任布松的手中,任布松看了一看,感觉这个事情也是很严重,现在一些国有资产在不声不响之中就流失了,如果再不加以重视,势必会越来越严重。
  想了一想,任布松就在上面签了字,表示要严肃处理,但由于他是省长,并不分管省纪委工作,所以在表明完态度之后,又写上一句,请劲怀书记批示。
  任布松就让省政府办公厅将此份报告转交到了省委办公厅,请张劲怀进行批示,张劲怀是省委书记,他可以批示省纪委直接进行查处,而他如果直接批示了,或许省纪委会高度重视,但是总是不大符合组织程序,让张劲怀知道一下也比较好,能让省纪委更加重视起来。
  张劲怀突然接到这份调查报告后,也是认真看了一遍,看到任布松在上面的签字,顿时也是沉思起来,这是国土厅向任布松打的报告,任布松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交到他这里来,也算是尊重他的存在,而报告里面的事情看上去也是有些触目惊心,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是省委省政府共同的责任,这个事情肯定是要进行处理的了。

  考虑成熟之后,张劲怀大笔一挥,便将报告签给了省纪委书记王法泉,让王法泉进行处理,王法泉一接到这份报告就是吓了一跳,这份报告居然是省委书记省长两人都签字了,说明这个事情是非常的重要,两位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达成一致意见了,作为省纪委书记,他没有第二个选择,必须坚决地查处。
  立刻把牛照才叫了过来,王法泉便安排他来查处这个事情,牛照才不知道是什么事,等到一看报告的内容才知道就是张言伟报告的事,但没想到转了一圈居然有了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人的签字,他登时有些紧张,如果让王法泉知道他接到张言伟的报告之后,并没有引起重视,王法泉肯定得批评他。
  “立即成立一个专案组进驻省农垦集团,查清所有的问题,然后上报省委省政府,这是人家国土厅发现的问题,前些日子不是说我们配合省国土厅搞什么土地监察吗,我们派去的人怎么没有发现问题?好好把这个案子给办好了,报告给主要领导。”王法泉就是向牛照才作了吩咐。
  牛照才就是急忙答应着,王法泉只是这样随便问问,并没有质问他的意思,现在他关键是要把这个案子给办好。
  牛照才在接受这个任务之后,立刻就把张言伟给叫了过来,问他是怎么回事,张言伟虽然知道这是叶平宇向上面汇报的结果,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就表示自己也是不知道,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要进行什么批示,他也不可能知道。
  问了半天,牛照才感觉张言伟不可能有本事让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人签字,这事大概是国土厅发现后主动向上面汇报的,既然是这个样子,他也不去怪张言伟了,张言伟对情况最为熟悉,现在还需要张言伟来办理这个案子。
  牛照才立刻根据王法泉的要求成立了专案组,省农垦公司刚刚应付完省国土厅的调查组,结果紧接着省纪委的专案组就是进驻了,省纪委的专案组进驻就与省国土厅调查组的进驻性质不一样了,这说明省纪委发现省农垦公司的问题了,可能要处理人。
  一时之间省农垦公司里面就是人心慌慌,担心着谁会出事,结果省纪委的专案组进驻没几天,不把省农垦公司的一位副总给带走了。
  这名副总一被带走,整个事情就揭开了盖子,而让叶平宇想不到的是,这名副总最后交代了与陆国丰内外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的事实,而在当时陆国丰还没有什么实力,手中也是没有多少钱,但是通过购买省农垦公司的这块地一下子发了家,而当时为陆国丰和他牵针引线的人居然就是赵怀珠!
  赵怀珠时任东江市委书记,与这名公司的副总的关系较好,陆国丰想在省城搞房地产,苦于没有门路,便央求着赵怀珠给他托关系,走后门,拿下省农垦公司这一块地,但是拿下来后,他又觉得自己开发比较麻烦,便转手卖给他人,从中赚取差价,一下子让他攫到了第一桶金。
  而在赵怀珠调任江东省副省长之后,正好分管国土工作,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如鱼得水了,渐渐地在南江市混出了名堂,并且与蒋彬等人搞在了一起,而如果没有这第一桶金,他现在大概还是在家乡搞建筑的小包工头。
  现在省纪委的人一得知这个情况,心里面就是犯起了嘀咕,赵怀珠可是一名副省长,他在中间牵针引线,到底应当负什么责任?还是不负任何责任?按说这名副总没有提到赵怀珠在这里有权钱交易的行为,而且省农垦公司只所以将地卖给陆国丰,除了赵怀珠的面子,更多的是陆国丰向他们行了贿,如果陆国丰不行贿的话,恐怕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如果是这样一个情况的话,如何认定赵怀珠在其中存在的违纪责任?

  但不管有没有责任,省纪委必须得如实上报,让省委和省政府主要领导知道,至于省委主要领导和省政府主要领导如何处理,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日期:2016-07-1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