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今天在哪呢?“梁健跟着就问。
  赵全德噎住,眼珠转来转去,透着心虚,半响,回答:“在家。“
  “我记得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你在家呆着干嘛呢?“梁健问。
  “身体不太舒服。”赵全德低了头不敢与梁健的目光接触。
  梁健笑了一下,说:“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多的呢我也不想再问你了,你只要告诉我齐威在哪里,其余的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赵全德还嘴硬:“我怎么会知道齐威那白眼狼在哪里?我要知道,早就亲自去把他揪出来了,这白眼狼给我挖了多大的坑啊!”赵全德显得很激动,好像他真的是不知道齐威在哪。可梁健不相信,他觉得,齐威一定会联系赵全德。这是一种直觉。
  而,事实证明梁健的直觉是正确的,在梁健不依不挠地盯着赵全德看了两分钟之后,赵全德终于松口:“他确实给我打过电话,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没和我说。”
  “那你能联系上他吗?“梁健心里一喜,忙追问。

  赵全德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后半夜的风,带着露水的湿润,拂在脸上,吹散了不少倦意。梁健抽着烟,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光影,一声不发。
  沈连清开着车,时不时地看他一眼,好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董大伟那边,您打算怎么处理?“
  梁健将手里烧了一半的香烟塞回嘴里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塞进了左手边的烟筒中,叹了一声,回答:“还能怎么处理。他自己不冷静,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现在还死了人,我就是想要留情也留不了了!而且,上次毕望的案子目前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有些人希望董大伟把毕望的案子一起背了,恐怕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王队长不是已经查到线索了吗?”沈连清着急地说。
  “线索不是证据。线索是需要时间去求证的。但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怕就怕,接下去不要出事才好。“梁健叹道。
  “出事?出什么事?“沈连清一脸不解。
  梁健没说话,半响,他给郎朋发了一条短信:“务必看好董大伟,千万不要再出事。“
  梁健担心的,不仅仅是董大伟再闹事,他怕有些人不想再看到董大伟活着。只有他死了,毕望的案子才能更顺利地安到他头上。毕望的案子一结,那永成钢业的案子也该结了。
  想起永成钢业,梁健就想到谷清源,也不知道他最近这几天怎么样。吴越那家伙,可不是个善茬。
  十来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太阳城门口。梁健看着后半夜依然灯火辉煌的太阳城,眯起了眼睛。

  梁健带来的人不多,王世根外加两个刑警,都穿着便衣。梁健和沈连清没有下车,王世根带着两个刑警走进了太阳城的大门。
  十五分钟后,齐威穿着一身浴袍被两个刑警押了出来,王世根跟在后面。
  梁健坐在车里,看着那个穿着浴袍的男人,几个小时前,他还无比威风地在永安乡里嚣张地指挥着,享受着那种高高在上的快感。
  人生还真是如戏啊!
  抓住齐威后,王世根说要连夜审讯,以免夜长梦多。但,齐威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好审讯的,不用齐威说,梁健也清楚背后的那些沟沟道道。齐威一个秘书又怎么敢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只不过,这个时候,齐威是不是会咬出其他人却是难以定论。而且,就算咬出来了,也未必能怎么样。赵全德是钱江柳一手拉上来的,而且今日这场面,未必没有钱江柳的意思在里面。
  梁建对王世根的积极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果然,一夜迷糊过去后,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王世根疲惫的声音里满是不甘心。
  “没想到这齐威的嘴这么紧,一口咬死那些都是他自己的主意,是他自己一心想出头,所以才一时冲动犯下的事情。“梁建听着他的声音,想着他说得时候应该是咬牙切齿的模样,没有多大的意外。他说:”齐威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王世根一愣,几秒后惊问:“梁书记,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件事,就算是个傻子估计也能看得出来,齐威这小子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做这样的决定,他背后一定是赵……”
  “好了!”梁建打断了他的话,没有让那个名字说出口:“事情的真相,我们都清楚这没错,但是,你仔细想想,就算齐威一口咬定是赵全德指使的,你就真的能把赵全德怎么样了?”

  “这毕竟是一条人命,难道上面还会……“王世根没说完,可能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并非没有可能吧。王世根在市局待了这么多年,以他的能力,完全有资格坐上市局的位置,可是他却一直被雪藏在刑警大队大队长的位置上这么多年不动,完全是有原因的。四十多岁的年纪,竟然还如此看不穿。
  其实,看穿并不一定是好事,就好像梁建自己,他也有很多地方看不穿,可是如今他已逐渐懂得进退。该看穿的还是要看穿,这并不代表放弃,或许只是一种迂回前进的策略。
  梁建叹了一声,对王世根说道:“有些话不用我说,你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齐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如果有人求情,不用管,尽管推到我这边就行。但至于这件事背后的那些东西,就不要在抓着不放了。”
  “我知道了。”王世根声音里还有些不情愿。
  梁建知道,他只是一时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个坎,给他点时间就好了。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一事,就问:“毕望的案子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没有,线索断了。那辆外地的车倒是找到了,是租车公司的,借车的人用的是假身份证,监控也调了,司机全程都带着鸭舌帽,看不到正脸。租车公司的业务员也对他的长相没什么印象,唯一一个线索就是这个男的脖子里有个疤,在耳朵下面的位置。从这些来讲,这个人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中国那么多人,事情也过去了很多天了,想要找一个脖子里有疤痕的男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不太可能找得到了。”

  听王世根说完,梁建皱了眉头,问他:“那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吗?”
  王世根回答:“目前只有这一条线索。”
  梁建心往下沉了沉,如果毕望的案子不能再短时间内有所突破,那么董大伟很可能会成为替罪羊。董大伟也是,好死不死,怎么就偏偏找到了那个地方。永州城那么大,他哪里不好找!
  在犯罪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凡是存在心理变态而引起的连环凶杀案,都会对某一特征有种特殊的惯性,很多凶手,会选择在同一个地点或者相似地点抛尸,也有些会在同一地方实施犯罪。这一点是有论证的。梁建担心,有些人既然能在昨天决心想除掉董大伟,那么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
  毕望是永成钢业那件案子的关键,他一死,如果找不到凶手,那么这件案子很难再翻出什么浪花来,梁建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谷清源背上那么大的黑锅,含冤入狱。如果是这样,那么永成钢业也会保不住。梁建就是一输再输。输并不重要,可是董大伟和谷清源他们是无辜的,梁建心里清楚。
  日期:2015-12-20 0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