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2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起刚才倪家祁的举动,再一听老二说“我媳妇儿”,我忽有种莫名的愧疚感,便笑了笑,没有回话。转而问他道:“张连长和熊飞呢?”
  老二道:“张元清带着熊飞去问话了吧。”
  吴明道:“毕竟王臣威死了,总得写些材料。”
  “哈!”崔胜培笑道:“说曹操,曹操到。那不是回来了么。”
  我抬眼一看,果然瞧见张元清带着熊飞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张元清一副雄赳赳、气昂昂,大军凯旋的势头,熊飞却垂手蹒跚走路,双掌乱搓,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日期:2016-09-08 17:37:00

  崔胜培调侃道:“你们瞧那熊飞,没了硬币玩,就像是没了魂儿一样。真是个贪财的人啊。”
  两人走近,张元清看见我,道:“你伤势怎么样?”
  我道:“没有什么大碍,皮肉伤。”
  张元清“嗯”了一声。
  我到此时,才发现张元清看我的眼神中实是满满的关切之意,并无丝毫的伤害恶毒之心。我愈发坚定我的想法和推测是对的。

  我理了理心情,然后目视熊飞,道:“熊飞。”
  熊飞浑身一抖,神情忙乱的看向我,就似乎是我冷不丁的喊了声他的名字,他受惊了一样。他道:“怎么了,班长?”
  我道:“刚才练习掷弹的时候,王臣威就站在你身边,对吧?”
  熊飞道:“是的。”
  我道:“你也看见他朝吴明投掷手榴弹了,对吧?”
  熊飞目光一闪,又点头道:“是的。”
  我道:“那你为什么不拦阻他?”
  熊飞目光一沉,道:“我还没有来得及。”

  我道:“你离他最近,又早看见他动手,难道喝他一声,说句话提醒他的时间都没有么?”
  熊飞勃然变色,道:“陈弘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日期:2016-09-08 17:37:00
  张元清、崔胜培和老二、吴明听见我问话问的奇怪,也都诧异起来。
  老二是不管我的对错,只管护着,便道:“熊飞,我哥问你为啥不提醒一下王臣威,那能有啥意思?身为战友,身为同志,你不该提醒他么?!”
  熊飞“哼”了一声,道:“是王臣威自己要害人,我怎么会知道?我还以为他是闹着玩的!陈弘道你这么说就是在挑拨关系,让吴明心里记恨我对不对?你安得什么心?!”
  熊飞的神情变化已经尽在我眼中,我心中已经大致可以笃定,便冷笑一声,道:“熊飞,我看想害吴明的人不是王臣威,而是你!”

  熊飞一惊,继而怒道:“你胡说八道!”
  老二、吴明、崔胜培等人也各自惊诧。
  张元清狐疑道:“陈弘道,你把话说清楚些。”
  我道:“我的意思是,王臣威之所以会对吴明下手,是因为他中了熊飞的幻术。”

  “啊?!”众人皆惊。
  熊飞叫道:“你胡说!陈弘道,我跟你有什么冤仇?你这么来诬陷我!”
  “是不是诬陷你,我说完你再辩!”我环顾众人,道:“你们都忘了么,王臣威说他当时掷弹的时候,看着前面明明是靶子地,结果却投掷到了吴明的头上。试想一下,王臣威如果真的想杀吴明,会当着咱们这么多人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么?”
  日期:2016-09-08 17:38:00
  “是啊!”老二道:“王臣威又不是信球。他当着咱们这么多人的面去炸死吴明,图啥呢?”
  吴明、张元清、崔胜培也点了点头。

  熊飞大声道:“他本来就不正常!”
  我道:“他很正常,只是因为你在他身边,而你是幻术高手,你施展幻术,让他中了招,他以为他看到的是靶地,其实却是吴明的脑袋!”
  熊飞大叫道:“放屁!”
  张元清瞪了他一眼,道:“你让陈弘道把话说完!心里没鬼还怕人说么!?”
  熊飞恨恨的闭嘴。
  我道:“在事后,熊飞你是第一个出面指证,说自己看见王臣威朝吴明投掷了手榴弹。在逼的王臣威当众翻脸之后,又是你用硬币杀了王臣威!这些都是巧合么?真的是你误打误撞的击中他的咽喉了么?不是!这是你蓄意杀人灭口的!因为你怕王臣威事后回想起来,会想明白是你捣的鬼!”
  熊飞正要辩解,张元清喝道:“陈弘道接着说!”
  我道:“至于熊飞为什么能在烟雾的包裹下打中王臣威的咽喉,其实很简单,当时王臣威在向倪家祁求救,他听到了王臣威的声音,根本不用看他的方位,便能辨别出王臣威咽喉的位置,以熊飞的本事,听声辨位,做到一击即杀并不难!”
  日期:2016-09-08 17:38:00
  崔胜培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大点其头,道:“原来是这样的啊!妙!妙!还是班长的脑子好使,您要是不说啊,我一辈子都想不出来!”

  熊飞面红耳赤,目露凶光,瞪着我骂道:“放屁!放屁!你放屁!你空口无凭!血口喷人!”
  “证据?”我冷笑一声,道:“人都是你杀的,你还要什么证据?!”
  熊飞道:“那是误杀!”
  我道:“那你的证据呢?”
  熊飞怔了怔,继而脸颊抽搐,道:“陈弘道,你成心找我的事儿,非要跟我过不去是么?!”

  我道:“是你作恶太多,我容你不下!那天夜里,我被李云飞袭击,看见张连长和李云飞暗中密谋,又感觉是被李云飞和张连长围攻,以至于误解了张连长,那也是你弄出来的幻术!”
  老二道:“原来那天也是这大狗熊捣的鬼啊!”
  崔胜培道:“班长怎么知道是幻术呢?”
  我道:“因为我现在仔细回想,那天夜里,我在睡梦中被惊醒,是因为受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气侵袭,后来跟张连长以及李云飞打斗的时候,也总觉得张连长的阴风厉害,却没有见到张连长用别的招数。这很奇怪,张连长要是想杀我,必定竭尽全力,那是要用他的阴眼的,怎么可能会只用阴风攻击我?而且,我从前跟张连长交过手,了解他的本事,他怎么会只有那一点手段?只有阴风而没有实招?这就是很大的破绽。后来,真正的张连长赶来救我的时候,只看到了李云飞,而我身上的伤也只有李云飞的‘血煞掌’印,并没有张连长的印迹。这一切,十分不合理,当时却推敲不出原因,现在归结起来,只有一个解释——我所见到的那个张连长根本不存在!我那是中了熊飞的幻术!”

  日期:2016-09-08 17:39:00
  “招啊!”崔胜培拍手道:“班长你这么说的话,一切就全都合情合理了!啧啧,熊飞啊,没想到你的城府这么深啊。”
  “你闭嘴!”熊飞骂了崔胜培一句,又冲我说:“陈弘道,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一面之词!”
  “不是。”刚才只听不说的张元清忽然开了口,他瞥了熊飞一眼,道:“我在李云飞的尸体上找到了一根钢丝,细如牛毛。你瞧一眼。”
  说话间,张元清把手在身上一摸,然后又高高的举在空中,只见阳光照耀下,一根极为纤细的白毫熠熠闪亮,那正是一节钢丝!
  熊飞的脸色蓦然大变。
  张元清道:“我那时候没想明白,这钢丝究竟是谁的武器,刚才陈弘道一说,我突然明白了,它正是你熊飞的武器。一个擅长幻术,精于戏法的人,会用它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