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2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倪家祁道:“我不招惹别人,但是就因为自己长得好看,所以别人总是来招惹我。譬如那个霍军,譬如那个吴明,还有你弟弟陈弘德,不过陈弘德只是嘴巴讨厌,别的倒也没什么,不像霍军和吴明,虚伪!”
  “啊”我吃了一惊,诧异道:“吴明?!”
  “是。”倪家祁冷笑道:“吴明他没告诉你他纠缠过我,而我没有搭理他么?”

  日期:2016-09-06 13:18:00
  我心中十分骇然,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如果这样的话,那吴明的话便有许多可疑之处。
  倪家祁盯着我,突然间神情变得柔和了许多,她说:“陈弘道,你对那些人都提防些吧,照顾好自己。”
  我诧异道:“怎么了?”
  倪家祁道:“我的直觉,那几个人,不像是什么好人。而你又太愿意做好人。”

  我心中涌起了一丝感激,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又道:“不过,你也别多想,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人,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坏人。”
  “是么?”倪家祁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对人好么?”
  我道:“这个,感觉你平时对人都挺冷漠的,但是,接触的多了,感觉你对人也挺好的。”
  “那是对你好。”倪家祁道:“对他们,我仍然是冷漠。”
  我立时想到王臣威求救时倪家祁的无动于衷,也想到倪家祁探看朱云山尸体时的面无表情,她确实对他们都很冷漠。
  倪家祁道:“这些人,道貌岸然,却没有一个不贪权好色。”

  “啊?!”我又吃了一惊,道:“他,他们都对你——”
  “不错。”倪家祁道:“不单单是吴明和霍军心思龌龊,王臣威、朱云山、李云飞、邓帆、熊飞、崔胜培个个都是一路货色!”
  我愕然不知所措,道:“这……”
  日期:2016-09-06 13:18:00

  倪家祁道:“你以为我说假话么?你们守夜的时候,你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么?”
  我道:“他们干什么了?”
  倪家祁道:“从你们来的第一天起,夜里,就有人轮番到我的宿舍外。最开始是朱云山和李云飞,后来是王臣威和熊飞,夜夜都有人来守门,个个来偷窥偷看。他们都有本事,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我睡得浅,稍微有些动静便能醒过来。那个叫熊飞的,十分流氓,常常扣门叫我,说要变些戏法给我看,说自己懂什么幻术……还有那个邓帆,他最叫人恶心!他会什么‘缩骨功’,竟把自己缩成一团,要从窗口里钻进我的屋里!但我也没饶他,用针扎了他一身,这些,他总没对你们说吧?”

  我听得目瞪口呆,简直是难以置信。
  倪家祁又道:“我为什么对你好,就因为你和他们不同。我从你的眼睛里看不到肮脏和龌龊,只看得到很纯很净的东西。”
  我见倪家祁直直的盯着我看,忙躲了目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举报他们?”
  倪家祁道:“我还没来得及举报,朱云山就疯了,霍军也死了,李云飞又失踪了,接二连三的,朱云山死,邓帆失踪,今天王臣威也死了……我就在想,是不是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力量,在惩罚他们。”
  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也猛地想起来那天夜里吴明所说的话,他说每个人都知道留在这里有危险,守夜不安全,但是却又都不愿意走,现在想想,原来竟然都是为了倪家祁?
  日期:2016-09-06 13:20:00
  邓帆那样胆小的人,宁肯去睡宿舍,也不愿意离开队伍;那个熊飞,被老二问到为什么留下来的时候,突然恼羞成怒;那个王臣威,对我和老二明显怀有敌意……这一切,如果都是因为倪家祁的话,倒真的合情合理了。
  可是,张元清和李云飞、朱云山显然是别有所图啊,那天夜里我听得清清楚楚……

  不对!
  我脑海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背上寒毛陡竖,是熊飞!
  是熊飞捣的鬼!
  我猛然站了起来,把倪家祁吓了一跳,倪家祁道:“你要干什么?”

  我道:“多谢你的提醒,我差不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倪家祁茫然道:“我提醒你什么了?”
  我道:“你刚才说人亲眼看见的,亲耳听到的,未必是真的。”
  倪家祁一笑,道:“你现在信了?”
  我道:“可最重要的不是这句话,而是你说的另一句话。”
  倪家祁道:“什么?”
  我道:“你说熊飞要给你变戏法,他会幻术。”
  倪家祁诧异道:“这又怎么了?”
  我道:“我一直都知道熊飞会幻术,却又从来没往他身上想过。如果,有些事情,我们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是幻术营造出来的呢?”
  日期:2016-09-06 13:20:00
  倪家祁脸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熊飞在捣鬼?!”
  我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找他!”
  我转身往外走去,倪家祁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我诧异道:“怎么了,倪军医?”
  倪家祁道:“你现在还受着伤,如果真是熊飞在捣鬼,你们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你会有危险的!”
  我道:“没事,我会叫张连长一起。”

  倪家祁道:“那天你不是说张元清也是坏人么?”
  我道:“现在想想,可能是我误会他了。他如果真是坏人,我的命留不到现在。本来很简单的逻辑,很简单的道理,只因为我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反而想不明白一些事情了。”
  倪家祁点点头,道:“你确实和他们不一样。对了,你的那件软甲我帮你清理好了,你穿上吧。”
  “好啊!”我喜道:“这样最好不过了。”
  倪家祁转身入内,不多时便捧着宝甲出来,递给我,道:“穿上吧。”

  我见她盯着我看,也不走,便觉老大的不自在,道:“你还进里屋去吧,你在这里,我不方便穿。”
  倪家祁道:“怕我看啊,有什么了不起的,体检的时候什么没看!”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进里屋去了。我站在那里,脸上一阵热,暗思:“这个军医,还真不能用寻常的眼光把她当女人看。”
  迅速的脱了外套,然后把软甲穿在里面,换好了以后,我正要喊一声告辞,突然瞥见倪家祁歪着身子就靠在里屋门口看着我,我吓了一跳,道:“倪家祁,你怎么偷看人呢!?”
  倪家祁一笑,道:“是不是要走了?”
  我道:“走了。”赶紧往外奔去。

  临到门口,我听见倪家祁喊道:“陈弘道,你以后别叫我倪军医,叫我家祁!”
  我头皮一麻,跑的更快了。
  日期:2016-09-08 17:37:00
  ———————更新线———————

  我头皮一麻,跑的更快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已经觉察出倪家祁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大一样,便想及早脱身,再别去招惹她。
  我往训练场地而去,等到的时候,发现只有吴明、老二、崔胜培和几个老兵在,张元清和熊飞并不在场。
  见我过去,正坐在地上说话的吴明和老二立时起身,吴明道:“大哥,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颇有些尴尬,也不知道现在是该叫他“吴明”还是该叫他“陈弘生”。但想起倪家祁说的话,我对此人心中便有芥蒂了。
  老二也问道:“哥,你胳膊咋样了?”

  我道:“没事,是皮肉伤,倪军医给我缝好了。”
  老二笑道:“我媳妇儿的手艺咋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