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2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04 22:10:00
  ———————更新线———————
  我先在伤口周边自行封了穴道,又将那弹片一把拔了出来,张元清已经叫人去请倪家祁来了。
  崔胜培在旁边笑道:“不碍事,不碍事的,皮肉之伤。不过,班长也是倒霉啊,今天刚一不穿那软甲,就挂彩头了。”
  “滚恁娘了个蛋去!”老二骂道:“再说风凉话我扇死你!”
  崔胜培也不恼怒,只“嘻嘻”笑道:“失言了,失言了,我不说了,不说了。”

  张元清道:“怎么回事!?那手榴弹是谁掷的?!”
  我瞧见王臣威的脸色煞白,像是受了颇大的惊吓,心中思忖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熊飞已经说道:“我瞧见好像是王臣威掷出去的的。”
  “什么好像。”崔胜培道:“就是王臣威掷的,我看得清楚楚。”
  王臣威目光一闪,慌忙道:“不,不是我!”
  吴明突然清醒了似的,蹿上去一掌打在王臣威胸口,王臣威似乎理亏,不敢闪避,又似乎是,猝不及防,被吴明打了个正着,当即“哇”的一声,吐出半口血来,往后趔趄。
  日期:2016-09-04 22:10:00

  吴明愤怒的五官都扭曲了,还要再打,早被张元清按住,喝道:“住手!”
  吴明厉声道:“王臣威,你是玩火器火药的绝顶高手!刚才那枚手榴弹,如果不是班长替我踢开,便是落在我的头上炸开!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命!”
  王臣威捂着胸口,拼命摇头,道:“我没有,我没有!”
  张元清问我道:“你应该也看见了,是王臣威不是?”

  我只好说:“是,我当时看到是他。”
  王臣威兀自摇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明目张胆的害吴明,而且在多人都瞧见的情况下,却又拼死抵赖。
  张元清道:“王臣威,这里至少有三个人都明明白白的看见你干的事情,你不认还有意思么?嗯?!说!为什么这么做!”
  “我正的没有!”王臣威道:“刚才,我是对着前面的靶地投掷的,我没有要害吴明。我,我跟他又没有仇,我为什么要害他?”
  “这正是我问你的!”张元清厉声道:“邓帆和朱云山是不是你做的!?”

  正在此时,倪家祁带着药箱匆匆赶了过来,也不理会众人,径直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胳膊,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道:“怎么又是你!?能不能爱惜一点自己的身子!?”
  我也颇觉无奈。
  日期:2016-09-04 22:11:00
  老二在旁边忍不住道:“我大哥是为了救人!这个王臣威要杀吴明,用手榴弹崩他,我哥仗义出腿,救了吴明一命。”
  王臣威低声道:“不是这样……”
  “救人了不起么?!”倪家祁呛了老二一句,道:“救别人一命,搭上自己一命,值么!?”
  我道:“不是没搭上自己的命么……”
  倪家祁又瞪我一眼,道:“逞能!走!”

  我奇道:“往哪儿走啊?”
  倪家祁道:“跟我回去医务室,你这伤口太长太深,需要清理,需要打破伤风针,还需要缝针。”
  我回头看了看吴明和王臣威、张元清等人,王臣威紧张的像一只被人追逐的兔子,张元清则道:“你去吧,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班长。”吴明走了过来,面上的神态看起来颇为动情,他说:“您刚才舍身救我,没有您,也就没有我了。我这条命是您给的,恩同再造!”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咱们是兄弟,救你是应该的,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日期:2016-09-04 22:11:00
  “不,没有谁救谁是应该的。”吴明摇了摇头,道:“班长,我本来就是个无名无姓的孤儿,今天您救了我一条命,我以后就有名有姓了。我跟你,姓陈,既然是陈弘道救的,我从今就改名‘弘生’。”
  我吃了一惊,道:“你不必这样的。”
  老二也道:“这,这听着就像是我们麻衣陈家‘弘字辈’又多了一个人似的。”
  吴明坚持道:“反正以后我就叫陈弘生了!我也管您叫大哥!”
  我还要再说话,倪家祁已经不耐烦道:“你们有完没完?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我讪笑道:“走。”
  倪家祁当先走去,我朝众人点了点头,然后跟在了倪家祁身后。
  走了不远,便听见身后张元清喝道:“熊飞、崔胜培,把王臣威抓起来!”

  “不是我!”王臣威大吼一声,道:“你们不能冤枉我!”
  “老王啊,你就认了吧。”崔胜培的声音传来,道:“兄弟可不想跟你打架,你,哎!哎!你干什么!?”
  我急忙回头去看,只见身后浓烟滚滚,王臣威正张开大嘴,往外喷烟吐雾,那烟雾弥漫的极快,瞬间就把张元清、崔胜培、熊飞、吴明和老二等人包裹在里面了。
  “咳咳……”

  众人纷纷咳嗽,也四散乱跑,但是那烟雾好似有灵性一样,裹在人的身上,无论人往哪里跑,那烟雾也都没有散掉。
  王臣威号称“烟王”之子,本事确实也有独到的造诣!
  日期:2016-09-04 22:11:00
  这种情况下,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我往回走去,冲王臣威喝了一声,道:“王臣威,你不要一错再错!”
  王臣威停止了喷云吐雾,扭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吼了一声:“陈弘道!”拔足便朝我冲了过来,与此同时,他将手一挥,一颗鹌鹑蛋大小的黑色圆丹朝我飞了过来,我侧身一闪,那圆丹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响,浓烟大起!

  我不知道那烟中有没有毒,不敢大意,立时屏住呼吸,施展起“纵扶摇”身法来,提步腾挪而起,凌空越过王臣威的头顶,王臣威仰面张嘴又要喷,我的脚尖在他下颌一踢,“啪”的一声响,他上下颚撞在一起,似乎还咬到了舌头,当即满嘴流血,痛的捂着脸颊抽搐,再也不喷烟了。
  我落在他身后,他听见声音,回身一掌削来,我眼疾手快,后发先至,右手抢出,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王臣威“啊”的一声惨呼,身子已经不能调动如常。
  我左手有伤,不能乱动,右脚早起,在王臣威的两腿膝盖弯处接连踢下,他仰面跪倒,呼喝不止。
  我大声喝道:“王臣威,你还要再打么!?”

  日期:2016-09-04 22:12:00
  王臣威渐渐的脸色通红,挣扎不动,但是他忽然朝站在远处的倪家祁望去。
  倪家祁神色冷漠的看着我们这边,王臣威开口哀求道:“快救救我。”
  我稍稍一怔,他怎么求倪家祁救他?
  再看倪家祁,她无动于衷,毫无反应。

  “倪——”
  王臣威又要再说话,突然“嗤”的一声响,王臣威的话戛然而止,喉中“咯咯”怪叫。
  我急忙低头看时,只见王臣威的咽喉处钉着一枚硬币,多半枚已经没入他喉中!
  我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把右手一松,王臣威仰面倒在地上,双目圆整,咽喉处“汩汩”冒血,人已经死了。
  “这……”
  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倪家祁见状,走了过来,低头翻看王臣威的眼睑,又看他咽喉处的那枚硬币,然后站了起来,道:“他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