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3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大多数陆军高级将领的经历类似,山下从陆军幼年学校毕业后顺利进入了陆军士官学校,1905年从该校第十八期步兵科毕业。1916年从陆军大学第二十八期毕业时山下成绩优异,是该期的军刀组此席。凭借该成绩山下被优选到德国留学,期间还兼任了驻瑞士的军事研究员。这一时期山下有幸结识了骑兵第二旅团旅团长永山元彦少将的大女儿久子,这个女人后来成为山下的夫人。从陆军幼年学校毕业一直到赴德国留学这段时期,山下系统地接受了军国主义教育,成为一个典型的日本军人。

  1922年,回到国内的山下担任了参谋本部军事课编制班班长。1926年回到母校任陆军大学教官。1927年2月22日,山下再次奉命出任日本驻奥地利使馆武官,多年的旅欧经历开阔了山下的视野。回国后的山下加入了由少壮派军官组织的著名军国主义团体“一夕会”,并在1929年8月1日晋升为陆军大佐。
  一年后的1930年8月1日山下出任步兵第三联队联队长,首次来到了野战部队。他的前任联队长就是统制派的总瓢把子永田铁山大佐。做事认真的山下疑似有洁癖,到任联队长的第一天,他首先视察的地点竟然是联队的厨房,还戴着白手套去擦拭锅台是否干净卫生。遇见这样的联队长,士兵高兴了司务长可算倒了血霉了。山下做事谨慎,严守秩序,对于来访者要求必须事先预约。因此很多人把山下看成是充满野心的军人政治家类型人物。

  脖子粗、头大的山下喜怒不形于色,外表迟钝却内心似火。他的体重有90公斤,与日本1911年制造的37毫米口径平射步兵炮重量相同。参加军事演习的时候,一匹战马不能长久承受他的体重,因此一定要有替换的马匹。恰好当时37毫米步兵炮也是安排两匹马驮运,加上山下的嗓门和步兵炮的炮声一样宏亮,因此“步兵炮”便成了山下的第一个绰号。虽然马快被累死了,但这一颇具威力的绰号反而成了山下今后一个理想的晋升资本。

  山下终生的挚友泽田茂中将——他之对于山下恰恰就像堀悌吉之对于山本五十六——曾经说:“在日本陆海军中,大个子是争取更高地位的一个有利条件。日俄战争以来很多大将都是大个子。大山岩元帅如此,山县有朋元帅和乃木希典大将个子都很高,海军中的米内光政和野村吉三郎也都是大个子。像海军的东乡平八郎元帅和山本五十六大将这样身材矮小的人,要想晋升到高位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山下也由于高大的风貌得了便宜。”

  除了具有身材魁梧、学习成绩出色的条件之外,山下还有一个一般人不具备的优势。后来他娶了陆军少将永山元彦的长女久子为妻,而永山少将在日本陆军高层有着广泛的人脉。就这样凭着学历、能力、裙带和风貌,山下很快受到了当时皇道派首领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等人的高度关注。
  由于当时皇道派实际掌握着陆军的大权,1932年4月11日山下离开野战部队后调任陆军省军务局军事课课长,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职务,山下凭此第一次进入了高层权力中枢。日本陆海军大致相同,军官的发迹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军政系统即陆军省或海军省,另一条是军令系统,也就是参谋本部和军令部。在陆军军政方面第一个基层重要岗位就是军事课课长,军令方面则是作战课课长,在获得上述职位后再向军务局长或作战部长晋升。重要的位置自然就孕育着重大的风险,这个职位很容易陷于各派的权利斗争之中,特别是当时统制派和皇道派殊死搏斗的特殊时期。位不高但权重的山下利用其岳父的关系,逐渐成为皇道派除首脑人物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之后的少壮派实力人物。

  1934年8月1日山下晋升陆军少将,跨入了高级将领的行列。第二年3月15日,山下又调任陆军省军事调查部部长,主管宣传和意识形态,同时掌控和引导青年军官的思想动向。此时的山下少将已经被皇道派青年军官称呼为“我们的领导者”,到他家里访问的年轻军官是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二二六事件”的主要策划人安藤辉三大尉和矶部浅一大尉等人。在谈到对时局的忧虑时,山下也确实对这些年轻人说过“象冈田启介这样的首相应该杀掉”之类的话。

  有充分证据表明,山下深度介入了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特别是荒木、真崎两大将的言行常常有山下少将追随其后,他占据着叛乱军官和上峰之间上传下达的关键位置。事件爆发之前,叛乱军官首领人物、山下的得意门生第三联队第六中队中队长安藤辉三大尉及一些叛军首领频频出入于山下的官邸和私宅,连他们起草的“崛起宗旨书”都是在三天前经山下亲自修改和润色过的。参加叛乱的1400名官兵中,有850人来自山下曾经担任联队长的第三联队。事件爆发之后,叛乱军官还到山下家中请他出面主持大局,在年轻军官要求天皇重用的人员名单上,山下少将也赫然在列。以荒木贞夫为代表的“皇道派”将领竭力为政变军官开脱并发表《陆军大臣告示》,这个《告示》的起草人正是山下奉文。要说山下与“二二六事件”没有关系鬼才相信。

  叛乱被镇压之后皇道派完全失势,统制派迅速掌控了陆军大权并开始清肃皇道派。荒木、真崎等皇道派头面人物被打入冷宫,同样作为皇道派实力人物的山下亦未能幸免。曾经有过这样的说法,参与叛乱的几个联队都要被撤销编制,其中自然包括山下曾经担任联队长的第三联队,如果那样山下就准备在联队奉还军旗之日申请退职。但后来天皇允许联队继续保留军旗,山下于是决定继续留在军内。

  留是留住了,但也必须因此受到惩罚。犯下大错的山下很快被贬出中央,到朝鲜龙山担任了第二十师团第四十旅团旅团长,相比很多被打入预备役的人来说尚属幸运。他的前任旅团长就是调任关东军副参谋长的陆军少将今村均,——未来负责荷属东印度攻略的第十六军司令官。山下的这次调动据说是前陆相川岛义之和新陆相寺内寿一给了特殊照顾的。寺内寿一与山下的岳父永山少将是日俄战争时期的挚友。还有一点,寺内在野战部队的起步也恰恰是山下曾经服役的第三联队。

  日期:2016-09-08 23:31:42
  (正文)
  在日本陆军中,旅团长属于一个比较尴尬的角色,当然独立混成旅团除外。在平时管理中大事一般由师团长作主,小事下面的联队长直接就办了,所以对山下来讲在朝鲜的这一段基本算是赋闲。虽然属于“虎落平阳”,但其周围的同僚都知道他曾是权力中心的人物,只不过因为特殊事件被“贬”至此,所以对他还存有几分敬畏。连日本驻朝鲜总督宇垣一成大将都对山下青眼有加。广田弘毅内阁倒台时,宇垣接到了回国组阁的大命。当时宇垣越过军司令官小矶国昭和师团长三宅光治等人直接找“年轻人”山下商讨问题。山下劝宇垣不要回去搅混水,因为他之前主导的“宇垣军缩”让娘家人痛彻骨髓,不可能得到陆军的原谅和支持。但一时鬼迷心窍的宇垣还是想回去试试。后来宇垣果真因为陆军不派陆军大臣而组阁失败,事实证明山下的判断是准确的。

  山下常因“二二六事件”导致天皇震怒而心存愧疚,从那以后他一直很忌讳谈到这一问题。一旦必须说起时山下往往会摇着头说:“做了对不起天皇陛下的事情,今后不努力赎罪可不行。”为了表示虔诚和悔过,每次更换办公场所,他都会不顾办公室的实际情况,将自己的办公桌朝向日本东京,因为那里有他对之谢罪的天皇陛下。此节在文章开头部分已经提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