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2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他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却是如此义无反顾。
  没有人因为他流了泪,就觉得这个男人好欺负。
  没有人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有人胆敢站在他下山的路前,他就会没有任何顾忌地一剑劈将上去。
  所以拦在山门之前的许多人,都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路来。

  他们是畏惧么?
  不像。
  或许有人畏惧杂毛小道的威名,但更多的人,则是在痛苦。
  这个男人,不但是前代掌教真人指定的继承人,而且还是茅山宗曾经最为骄傲的榜样,他的事迹传遍了整个天下,并且让无数年轻人为之激励和自豪。

  尽管他并没有参与多少教门事务,但对于底层的茅山弟子来说,一个无为而治、又没有什么架子的掌教真人,更加让人喜爱。
  他永远都不会高高在上,就好像是你身边的朋友,而不是你想要顶礼膜拜的神灵。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让整个茅山都为之骄傲的男人,他宣布自革山门。
  他不再是茅山道士了。

  不再是……
  一种前所未有的憋屈和郁闷徘徊于无数茅山弟子的心头,我能够从他们的脸上、眼神中,瞧出那种极力掩饰的失望和悲伤来。
  所以他们的让路,是一种自发的行为,也许是在表达对方茅山上层的不满,也是在表达自己心头的敬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却拦在了正门口。
  茅山掌教,符钧。

  杂毛小道抓着手中的剑,一字一句地说道:“符掌教,你真的想好了么?我可要动手了……”
  符钧满脸通红,眼圈里也有泪水在打转,激动地对杂毛小道说道:“小师弟,为了一个江湖小杂鱼,你这样子真的值得么?”
  杂毛小道显得无比冷静,平静地说道:“符掌教,请不要叫我小师弟,你面前这人,叫做萧克明,他来自于句容萧家——你若是觉得我这一身手段属于茅山,若是想要自革门墙,就得先将一身修为给废除去的话,尽管过来,正好我也领教一下,多年未曾交手,你如今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符钧的脸色从激动逐渐转冷,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眼神变得冰冷。

  他说道:“想不到几十年的师门之谊,居然顶不过一个小角色,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杂毛小道不冷不淡地说道:“至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在这茅山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盼着我死呢……”
  “够了!”
  符钧脸色一恼,怒吼了一声,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你不把我们这些人当做师门兄弟,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今天这事儿到此为止,你离开茅山,即日我便会昭告江湖,你的所作所为,均与我茅山无关;至于你和陆言,直管离去,我不再拦你……”

  杂毛小道抱剑行礼,不冷不淡地说道:“多谢符掌教开恩。”
  说罢,他朝着我招手,说走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显得十分疲惫,似乎有些失望,又松了一口气似的,整个人紧绷着的精神在这一刻都没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拉了一下屈胖三,然后跟在了他的身后。
  我们缓步而行,杂毛小道在前领路,他十分颓丧,步履蹒跚,然而周遭的茅山道士在他走过的时候,都会弯下腰,向他鞠躬,表达出心中的敬意和不舍。
  一开始只有几人这般,而走到了后来,却形成了一种惯例。
  我走过刑堂长老刘学道的身边时,瞧见他也向杂毛小道弯了腰,当我瞧过去的时候,发现半空之中,有一滴泪水。

  泪水滴落青石砖上面,没有溅起一丝水花,便隐没于无形,当我以为是幻觉、再望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扭过了头去,没有再看我们这边。
  气氛是如此的凝重,只有此时此刻,我方才能够感觉得到,其实杂毛小道并非失败者。
  他执掌茅山宗并不算长的这段时间里,赢得了许多人的心。
  即便是不喜欢他的人,也都弯下了腰去。
  只有一人没有弯。
  那便是符钧。
  当杂毛小道目不斜视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这位掌教真人开口了,冷冷地说道:“师父他老人家虽然不在茅山,但却并未过世,他还在天山之上看着我们呢,你就这样走了,想好怎么跟他交代了么?”
  杂毛小道停下了脚步来,他没有回头,而是平视着前方。

  沉默了几秒钟,杂毛小道开口说道:“我虽然自革门墙,与茅山无关,但从始至终,他都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不认的,是你们这些人而已。至于交代,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如果日后有机会见他,该如何跟他交代吧……”
  符钧怒目圆睁,愤然说道:“我做的所有事情,问心无愧!”
  杂毛小道抬起了头来,微微一笑,说是么,我也是。
  说罢,他带着我扬长而去。
  三人一路走着,寻阶而下,一路上都有人躬身送别,不过大概是知道他的心情很差,没有人上前过来与他打招呼,我也不敢说话。
  出了清池宫,走到九曲十八弯的台阶之下,半山腰的时候,他方才收拾好心情,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来,冲我笑了笑,说对了,忘记问你有没有吃苦了。
  我摇头,说我倒是没事,只不过连累你这般……
  我语气低沉,而杂毛小道却是摇头苦笑,说无妨,其实自从掌教被撸之后,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免得日后不尴不尬,对谁也没有好处——对了,这位是?
  我就慌忙给两人介绍:“这是屈三,又名屈胖三,我最好的朋友;这是萧克明,我师父最好的兄弟。”
  杂毛小道没什么心情,朝着屈胖三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个身影陡然冒出,朝着我们这边倏然扑来。
  我吓了一跳——难不成符钧反悔了?
  我这边吓了一大跳,然而瞧清楚这人,方才发现并不是我预料之中的拦截。
  这是个姑娘,而且还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子。
  陶陶。
  我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的杂毛小道瞧了一眼,发现他的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
  陶陶拦住了杂毛小道,气呼呼地说道:“我听说你叛出茅山了?”
  杂毛小道苦笑不已,说真的是人言可畏啊,我这哪里叫做叛出茅山?我只不过是自革门墙而已,谈不上背叛吧?
  陶陶指着我和屈胖三,说因为他们?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不是。
  陶陶又问,说那就是因为他们将你的掌教真人之位给弄下来了?
  杂毛小道说这位置我本就不想坐,弄下来正好。
  陶陶的眼圈一红,说那你到底是为什么呢,爷爷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啊……
  杂毛小道说这个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