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8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门前热切地将减肥希望寄托在此趟出行上,家中物产过于丰富,对于江可蕊这个馋人而言,减肥的机率近乎零,谁想求仁不得仁,减肥计划居然会落空。不过华子建是一点都没感觉到江可蕊需要减什么,他感觉江可蕊已经很完美了,但女人嘛,估计都希望自己瘦的像妖精一样。
  这次,他们除了在桂林机场民航餐厅吃了顿超贵的香肠腊肉铁板饭 (价格是普通酒店的7倍,幸好服务员笑容甜美,生生将他们的怒气压了下来,唉,美女的力量是无穷的),一路行来,胃肠竟然未遭受太大折磨。
  前天酒店安排的自助餐,菜肴品种多,兼顾南北口味,还算满意。
  昨天安排了一桌,满桌深海鱼、烤乳猪及一些说不上名的海鲜等,江可蕊是浅尝辄止,倒专攻那一碟不显眼的辣椒酱,一同旅游的客人都是叹为观止,都说:“你这女朋友太好养活了,只要有辣椒即可打发。”

  说得一桌人全都开怀大笑。他们对武夷山印象也奇好,这应当归功于那位细心伶俐的导游,黄昏时,坐着当地特有的人力车慢悠悠游览小城,啃着路边摊上一块钱一只的卤鹅爪,听车夫如数家珍般细述历史典故,看来来往往神情各异的游客,一时心境空明。
  后来他们又去农庄品茶,那种现煮的大红菇汤味道极其鲜美,似乎连舌头都会吞下,众人纷纷购买,同游的三位山东同行更是每人五大袋——他们好象比江可蕊还不嫌麻烦。
  江可蕊也没少买,华子建当仁不让的就成了民工了,一个人手里提的也是,肩上扛的也是,这形象要是到了洋河县的街上走那么一圈,呵呵,一定是全县轰动,万人空巷了。
  他们晚间一同进餐,山东游客嫌饭店的啤酒杯太小,改用大碗,又嚷道:我们山东女子都能喝,所以你们也得喝。
  这群北方的狼,什么逻辑嘛?不过,这种情形不喝倒显矫情,索性豁出去,华子建也不是没酒量的人,他就端着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杀将上去——水浒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迈爽快也莫过于此吧?
  喝到后来,那几个山东的游客有点架不住了,没想到这年轻人这么厉害啊,他们那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干什么的,这小伙子在洋河县那是天天一两顿的酒在练习呢,一上桌子,都是敬酒,碰酒,领导酒的,哪像现在,大家自己喝自己的,对华子建来说,这样喝酒轻松多了。 再后来,他们到了庐山,上去一看,这山上有常住人口一万余人,所以也有平价超市,购物非常方便,毋须担心被宰没商量。

  华子建和江可蕊在一家小餐馆用餐,要了份庐山鱼块、麻辣豆腐、油淋青椒、西红柿蛋汤,外加一瓶啤酒,三菜一汤居然只花54元,口味也不错,实在是价廉物美。晚上的庐山的住宿更有一绝,山上所有宾馆一律打着大幅广告以吸引游客:一次性缴纳10元,可打一整晚国内长途。简直难以置信,这不明摆着亏本吗?总台小姐笑答,电信话费封顶。
  江可蕊激动得跑回房间,拿着电话一阵狂打到深夜——为电信作的贡献太多了,好容易逮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狠赚一把内心实难平衡——电话里江可蕊洋洋得意告诉朋友,按股市术语说,这也叫“补仓”。
  华子建就只能是摇头叹息了,他一放假最怕的就是打电话了,电话一响,心里就紧张,那个心思就到了洋河县,咯噔咯噔的老跳,生怕是洋河县有什么问题出现,没有电话那就表示一切支持,平安无事,现在他只能点上烟,看着江可蕊打电话,几次想靠近,来个亲热点的活动,都被江可蕊狂热的电话打断了兴趣。
  第二天,华子建望着笑意盈盈的游人渐渐远去的方向,想着深埋心底的前尘往事,太阳正一点一点地下滑,绚丽无边的晚霞和满目的青翠定格成心中一幅生动美好的画面,一刹那心底春光烂漫繁花似锦,心中忽就有种温柔的感动。在大自然里,人人都似返朴归真,他们不再设防,心灵就象一架临窗迎风的琴,被轻轻一拨,就发出余音袅袅的声响,沉醉而痴迷。现代生活紧张又充满激烈的竞争,在冷酷的现实面前,我们逐渐患得患失。此时,旅游就象一场放松身心的盛宴,准确地说,是一场心灵与旅游的盛宴,谁说不是呢?

  快乐总是这样的短暂,很快的,华子建和江可蕊又回到那个生活和工作的城市了,两人的思绪还在留恋那美丽的风景,对他们而言,时间往往是那样的紧张,每一次的相逢都是如此的令人回味悠长。
  他们先回到了省城,这新姑爷是一定要去看看丈母娘的,江可蕊一下飞机就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她妈妈接的,听到他们下午就要回来了很是高兴,就赶紧的告诉让阿姨准备了好多江可蕊喜欢吃的饭菜,然后焦急的等待着。
  过了个把小时就见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家门,乐书记也放下了正在看的材料站了起来,想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有没有在外面晒黑。
  江可蕊一下就放下了包扑入她妈怀抱,华子建有点讪讪的笑笑就向乐书记问了个好,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阿姨也把泡好的茶水送了上来,乐书记就问起他们在外面吃的,住的,玩的好不好,两个人就很客气的聊了起来,江可蕊和妈妈亲热完了又过来和他爸爸亲热起来,坐在旁边唧唧咋咋的说个没完,也不管乐书记喜欢不喜欢听,不过看样子乐书记还是听的很专注的,一点也没觉得烦。
  江可蕊撒完了娇就上楼收拾东西去了,华子建就陪乐书记又聊了几句,华子建也早就给家里去过电话,说了先回这面,老妈虽然很想早点见他,但也没好勉强他。
  过了一会,江可蕊一家人吃饭了,华子建在飞机上吃过一点,所以根本不太饿,也凑合着应
  付了一整,等吃完了饭,刚一坐下,就见省委组织部长谢部长走了进来,乐书记招呼了一声,华子建就赶忙亲手给端了一杯茶水过来。
  谢部长是第二次在乐书记家里看到了华子建,他几乎可以肯定华子建和乐书记的关系已经很不一般了,在听到乐书记平淡的给他说:“老谢啊,这是可蕊的丈夫,他叫华子建,你们见过面吗?”
  谢部长一听这句话,一下子就惊住了,他顾不得回答说自己上次见过华子建的话了,他急着问::“领导,你说什么,可蕊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可不能这样坑人啊,可蕊是我从这么小就看着长大的。”

  他就用手做了个比划,他比划的也太矮了,基本上和茶几一样高:“现在结婚我都不知道,这不行,这不行。”
  谢部长边说就很艰难的从沙发上撑了起来,头也不回就朝外面走了,乐书记连叫他两声也没有叫住,华子建赶到门口,见他已经走出了院子。
  时间不大,就见谢部长又返了回来,手里拿着个玉佩,进来举大呼小叫的喊着;“可蕊,可蕊,你看谢伯伯给你带什么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