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60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听起来好像还是在自言自语,让我觉得这女孩情商很低,人家都不鼓掌,好不容易有个给你们鼓掌加油的,你还不领情。
  “现在还哪儿有看舞蹈发自内心鼓掌的,都是象征性的礼貌的鼓掌,走个形式而已,没有真正的欣赏,也没有真正的演员,更没有真正的舞蹈……”她说着,好像陷入了无限的哀思,眼皮沉了下去。
  我觉得她也有些滑稽,现在跳舞的,可不就是走个形式,搞点热闹么?再说你们也不是杨丽萍什么的,弄得好像真的像是搞艺术的,在哀叹一门艺术即将消亡一样。
  当然我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看到不远处柳如月和那个史记聊的火热,那史记不知道在小声的说着什么,逗得柳如月前仰后合,妆都笑花了,这让我很不爽。
  为了报复,我也试着跟这个姑娘深入的聊起来。
  “其实也不是。”我说道,“我倒是觉得艺术这个东西,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黑格尔在他的《法哲学原理》中就说过,存在的即是合理的,艺术是人类表达情感的方式嘛,只要人类还有情感需要表达,那这门艺术就是有生命力的,暂时的观众缺失,可能只是短期的消沉罢了。最起码,你们刚才的表演就很吸引人,尤其是你。”
  我最后没忘了加上一句,当然这些听起来头头是道的理论,属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纯粹是为了投其所好,连我仅仅读过的为数不多的一本哲学书上的话都用上了。人家黑格尔所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而那套关于艺术生命力的理论,则是我近期看的国内某愤青作家关于纯文学发展的探讨。纯粹是离看过的时间比较近,要不然早忘了。
  谁知道我的话击中了那姑娘,她听完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眼睛瞪的大大的,整个人像被打了一束光一样亮了起来。

  我不知道她是惊异于像我这样看起来毫无文化的人居然能说出这样装逼的理论,还是对我胡诌八扯的理论深感赞同  。反正看起来她真的很激动,像是找到了一个知己一样。
  “你说的真好。”她有些兴奋的说道,“你让我又看到了希望。”
  “我瞎说的,你别笑话我,我是个糙人,不懂艺术。”我笑道,虽然我也不懂她所谓的希望指的是什么,但我也担心因为一句瞎话误人子弟。
  “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为数不多的懂艺术的,一个是你,一个是史总监。最起码立场让我很佩服,反倒是我,倒有些动摇了。”她说道。
  虽然被她恭维为‘懂艺术’的一类,但和史记那样的娘娘腔摆在一起,还是让我很不舒服。
  我偷偷瞥了一眼那边的柳如月,像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反应,如果她对我的‘报复’熟视无睹,那我接下来可真不知道怎么跟这姑娘聊下去了,再往下,我可能就黔驴技穷了。

  让我窃喜的是,我看到柳如月正看着这边,我假装没看到,跟人家姑娘继续瞎白话,“练功很辛苦吧,你是不是从小就开始练了?”
  “是啊,我五岁就进了舞蹈队,你不知道有多辛苦……”她说道。
  后面的话我没有用心思听,因为我的注意力放在了柳如月那里,看她有没有什么反应。
  果然,我的‘报复’起到了作用,我从余光中看到她站了起来,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心里暗喜,她果然是忍不住了。
  “聊什么呢?看你们俩聊的还挺起劲。”她走过来笑着说道。
  “当然是聊艺术,跟你们这些艺术家在一起还能聊什么。”我笑道。
  “那你可找到对手了,杨洋是我们团里最有艺术家气质的人,不过……你,也懂艺术吗?”
  柳如月也笑着说道。
  “我那两把刀,肯定是没有你们懂。”
  “他还挺懂的柳老师,至少他的见解我都赞成。”杨洋说道。

  “是吗?”柳如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意外。
  这让我很得意。
  “我收拾好了,咱们走吧。”柳如月说道。
  这明显就是吃醋的表现嘛,不想让我和人家继续聊了,我心里很高兴,但面上却装作十分惋惜的样子对那个叫做杨洋的女孩说道,“今天没时间了,我看不行咱们就下次聊吧。”
  杨洋笑道,“没关系,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没有演出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
  “好啊。”我连忙答应。
  杨洋看了柳如月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柳老师,可以吗?”
  我心里暗笑,杨洋这一刀补的正好。
  柳如月笑道,“当然可以啊,我又不是丨警丨察,还管着你们,走吧咱们。”
  “等会儿,杨洋你微信多少  。”我并没有见好就收,而是更进一步。
  杨洋开心的和我互换了微信,我们这才准备走,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样子。

  刚演完了全套,准备走,谁知道那个讨厌的娘娘腔史记又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说道,“柳老师,正好我也要买点东西,咱们一起吧。”
  柳如月看了我一眼,有些犯难,说道,“不必了吧,我就买个简单的东西,买完就回去了,你跟着我也逛不到一起。”
  “没关系,反正我也就随便买个东西。”史记说道。
  “你这是讹上我们了呗。”我笑着说道。
  史记很不开心,横眉说道,“刚教育完你,你又忘了,怎么说话呢?”
  柳如月看到,连忙说道,“行了行了,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吧,不过我可事先跟你说清楚啊,我就随便买个东西,买完就走了,到时候你可别说我不陪你。”
  “没问题没问题。”史记一听这话,顾不上跟我再较劲,简直要欢呼雀跃了。
  柳如月暗地里对我说道,“咱俩随便买个东西就走。”

  史记开车带我们来到了商场附近,他开的是一辆粉色的牧马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么爷们儿一车弄成这么娘气的,不过看起来,他干这个也没有少挣钱。
  外面阳光明媚,冬日的暖阳晒在身上很舒服,能见度很高,空气质量很好,滨海这城市就是这样,天空永远是湛蓝的,晴朗的天气占据着大部分时间。
  史记胳膊上挎着一个粉红色的跟麻袋一样大的包,跟柳如月走在一起,很亲密的说着什么,将我甩在了身后。
  柳如月一面走,一面赔笑,一面偷偷回过头来给我使眼色,意思是让我跟上去。
  我会意,指着地毯上的一个漏勺对柳如月喊道,“如月,你看这个漏勺是不是咱们就可以用?”
  柳如月一愣,随即会意,装作惊讶的说,“对对对,就是这种漏勺,找了好久了,原来这儿就有,行了,史总监,我就买这个漏勺。”
  史记走过来,拿起漏勺仔细端详了一番,不解的说道,“柳老师,你就买个漏勺?”
  “是啊是啊。”柳如月笑道。
  “可这种漏勺不是很常见么?有那么难买么?”史记不解的问道。
  “你可说错了,这种才是真难买,你看看,这种材质,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有了。”我连忙给柳如月打圆场。
  史记显然不相信我,求证于柳如月,“是吗柳老师。”
  “没错,就是,确实很难买。”柳如月回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