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7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说了声好,出屋去找杜民生,等见到他后,将宋朝阳的安排与自己的计划讲了一遍。
  杜民生听后摇摇头,道:“你现在去东水村暗访,很可能连村子都进不去,东水村所在街道派出所的民警还守着村子出口呢,而且敢于反映污染问题的那几户村民也都被控制住了,你根本见不到他们人,如果没有他们的介绍与指点,你怕是很难了解到实际情况。你又不能跟看守民警亮明身份,否则赵小涛他们很快就知道你去暗访了,接下来会处处提防你,甚至是给你下绊子,不利于你下一步工作展开。”

  李睿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杜民生想了想,道:“你如何进入东水村,如何找到村里人了解内情,这我帮不了你,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难题,但我可以在别的方面帮你。你等我打个电话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说完拿过手机开始打电话。
  李睿等他打电话的空也没什么事,便拿过他的保温杯去饮水机那里续水,后来又看到待客茶几上有两个用过的空纸杯,便也一并清理了。
  杜民生边打电话边看着他的举动,脸上现出欣慰之色。
  电话打完,杜民生清了清嗓子,道:“这次东水村里反映污染问题最积极也是最强硬的人,是一个叫刘二奎的老头,他很早以前当过东水村的村长。他的老伴儿去年刚因食道癌去世了,他小儿子今年又患上了肺癌,因此可想而知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去市北区环保分局讨个说法的群体性上仿活动,就是他组织起来的,不过未遂。现在他本人以及宅院已经被丨警丨察严密监视控制起来了,据说连只麻雀都飞不到他家里去。你要是有办法,就找到他,一定可以了解到所有你想知道的情况。”

  李睿苦笑道:“连只麻雀都飞不到他家里去?让您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我在执行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杜民生笑道:“总之你要小心,尽量不要跟看守民警发生冲突。当然,真要是有什么危险,你要第一时间亮明身份,相信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李睿道了谢,转身要走,杜民生又叫住他,指着他的衣装打扮道:“你这样过去可不行,真要是这副穿戴过去的话,哪是暗访去了,分明就是干部下乡,会被那些看守民警一眼认出来的。”
  李睿笑着点点头,心说就算您不说,我也会注意这一点的,可话说回来,自己好像只有这样的标准官场服装,难道为了这次暗访调查,还要再去买套衣服?
  二十分钟后,李睿驾驶着一辆普桑轿车,停在西二环北路路边的一家军用劳保用品商店门前,却没下车,而是隔着车窗观察店门口挂着的那些崭新的迷彩军服。以前,迷彩军服是军队士兵的专属用品与制式服装,可是后来随着军用劳保商店的普及以及军需品的市场化,这些价廉物美、结实耐用的军服慢慢走向了民间,逐渐被劳苦大众所接受。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很多工地上的小工和村子里的农民,都爱穿着军服干活儿。

  李睿现在的想法就是,买套迷彩军服穿上,假扮成东水村一个普通的村民,先混到村子里,再去找那个刘二奎,相信应该可以骗过那些看守他的民警。但李睿很快犯起了犹豫,因为他发现店里的迷彩军服都太新了,若真买下来穿到身上,反而会引起看守民警的注意与怀疑,毕竟村民都比较邋遢,平时干农活儿也比较多,不可能穿着崭新的迷彩服到处跑的。
  他思虑片刻,到底还是下车,进店买了一整套迷彩服,外带一双黑色懒汉鞋,出来后上车向北,驶往东水村。
  今天天气不算太好,多云,似乎预示着今天的差事晦涩迷蒙,不太好办。
  李睿虽然是市北区人,但市北区太大了,他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去过,更不可能到哪的路都认识,就譬如这个东水村,他以前听都没有听过,又怎么认得过去的路?还好知道这个村在市北区西北,一路往西北开就是了,快到的时候停车找路人打听打听,也就没问题了。
  就这样,他一路向西向北,偶尔停车打听,不断修正路线,终于在半个小时以后,驶到了一个向西、北、南分别延伸出去的丁字路口边上。他是从南边来的,而从这个丁字路口往西,走个一两百米,就是东水村的村口。
  这条路周边较为荒凉,四外都是野地,道路两边也没什么住家,更别提商铺了。李睿这辆车在路上一停,非常的显眼,显眼倒是不怕,关键是很挡路--这条路实在是太窄了,只有一条车道,勉强可容对向两车会车,他这车要是停在路边不动,就会很碍事。
  李睿略一思忖,把车开到旁边野地里停好,熄火后把身上衣服脱下来,换上了新买来的那套迷彩军服与懒汉鞋,准备停当之后下车锁车,稍微辨认下方向,刻意躲开进村的那条西向水泥路,绕着野地往东水村东南角走去。
  他知道村口有丨警丨察守着,开车进去肯定会被拦下询问,为了免除麻烦节省时间,便特意把车停在村外,绕行野地进村,正应了那句台词“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走了百十米,李睿望望四下无人,苦笑两声,蹲下身去,往地里一躺,如同懒驴那样在地面土层上打起滚来。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身上那套崭新的迷彩服已经变得脏污不堪,到处都是黄土黑灰,间或沾染着几片草叶。他又拿手在衣服上擦蹭几下,掸了掸,那些人为痕迹明显的脏污就变成了固着已久的模样,像是一个土里刨食儿的青年农民样子了。但是他整个人的气质并未因此发生重大改变,与身上的衣服格格不入,像是穿错了衣服,但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下就没什么破绽了吧?”
  李睿自得的笑了笑,目光却凝注在地表土层之上的那层黑灰上,刚才他一路走过来,也没发现这个特征,打了这几个滚后,终于看到了,心头暗疑,这层黑灰是什么?倒像是附近有什么煤矿或者炼焦厂?难道是那家化工厂排污所产生的?举目四顾,发现四外地里都覆盖了这样一层黑灰,再往东水村的方向望,远远可以望到两三座高大的烟筒,估摸着就是那座化工厂的所在,但那几座烟筒并没有冒出想象中的巨大黑烟,心里暗暗奇怪,记下这个事儿,继续前行。

  日期:2015-08-17 06:2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