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7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在市北区西北与高开区交界的地方,有个村子叫东水村,村名取名于地理位置,正处于绕村而过的桑白河东边,因此得名为东水村。五年前,经由市北区政府招商引资,引入了一家台商企业,那家企业在村里上游兴建了一座大型化工厂,据说年纳税好几个亿,是市北区税收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化工厂开起来后,前几年还没事,可是近几年,却出了状况,先是村民们发现地下水遭到了污染,几乎不能饮用,随后村里多了好多患癌的人,又陆陆续续的死了好几个人。

  村里也有明白人,猜着应该是那家化工厂对村子的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要不然不可能出现这么多非常明显非常重大的身体健康问题。于是村民们联合起来,要村两委与街道办带头,请区里就此事给个说法。区里出动了环保分局,对当地环境主要是水环境进行了检测,但并未检测村里地下水,只是检测了那家化工厂排出的污水,而最终的检测结果却是完全达标,一点污染都没有。区环保分局抛出了一个论调:既然化工厂排放污水完全符合国家污水综合排放标准,那就不可能对土壤与地下水造成污染,也就没必要再对土壤与地下水进行检测。

  村民们也都不是傻子,根本不信这样的检测结果,可巧村里有户人家,他有个侄子在市北区环保分局工作,他那个侄子就偷偷告诉他,说环保分局在采样检测的过程中根本就是在和化工厂联手演戏,在糊弄外人,里面有很大的猫腻。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村民们都愤怒了,都要去区环保分局说理,这是前天晚上的事儿,村民们约好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早上,一起去市北区环保分局门前上仿,跟局领导讨个说法,据说还要抬着棺材去。可这事儿不知道怎么的泄露了,昨天一早,市北区政府就派出了大队丨警丨察,以维护稳定和谐的名义,入驻东水村,严密看守村子通向外部的所有通道,严禁任何一个村民外出。

  村民们哪是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的对手啊,全被限制在村子里,一动也不能动,敢怒不敢言。这样过了整整一个白天,到昨天晚上,村民们实在熬不住了,无可奈何之下,被逼在一份由市北区公丨安丨分局出具的责任书上签了名按下了手印,保证今后再也不冲撞对抗政府机关、再也不组织集体上仿、再也不搞群体性聚集事件,否则就被公丨安丨局拘留,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村民们签了责任书之后,入驻东水村的大批丨警丨察才依次撤离,不过东水村所属街道的派出所却还留了人在村里,监视着村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尤其是那几个情绪最激动、之前组织集体上仿的村民,同时他们也都是受环境污染伤害最严重的家庭户,家里要么有人死了,要么有人患了癌症,派出所针对这类人,严加看防,二十四小时派人在门口看守,就算出去买个菜都不被允许。
  这是昨天晚上与今天早上已经发生与正在发生的事情,事态本来是被市北区政府和区公丨安丨分局严格限制在东水村这个狭小的村落范围内的,绝对走露不了风声,就算走露出去,也只会传出一星半点儿的在东水村所属街道的行政区域内,而不会搞得全区乃至全市皆知,更不会传到市领导的耳朵里。可世事就是这么奇妙,你越想掩盖的,就越会传到别人耳朵里;那些你想要天下人皆知的,却往往不会传出半点。今天早上,就有人给市委秘书长杜民生打来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个情况。

  这件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不严重,甚至市北区政府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将这起事件完全压了下去,但久经宦海的杜民生却清清楚楚的看到,这起事件并没有被处理干净,就仿佛一个已经点燃的火乍药包,虽然暂时把它埋到土里,看不到它点燃时生出的火星与烟雾了,但导火索并未被熄灭,只要燃烧到头,照样会产生巨大的爆炸,到时候埋下这个火乍药包的人,一个都跑不掉,还可能牵连更广。市北区政府这样做等于是在自欺欺人。所以,他一早就赶来宋朝阳这里,向他汇报了这件事。

  李睿听后鄙夷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市北区政府哪个领导负责这起事件的,怎的目光如此短浅、虑事如此懒惰、行事如此幼稚?他这到底是解决问题呢,还是激发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呢?就连自己一个小小秘书都知道,对待这种事件,就如同治理洪水一般,只能疏导,不能硬堵,怎么那些动辄副处正处、官场经验丰富的领导就不懂呢?是因为其中牵扯到了巨大的利益,还是他们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呢?

  宋朝阳忽然冷笑两声,道:“让公丨安丨局派人围村,简直是闻所未闻,这是谁的主意?”杜民生道:“市北区长赵小涛。”宋朝阳哼了一声,道:“我猜也是他,别人的话,公丨安丨局也不买账啊。”杜民生道:“他不知道怎么考虑的,虽然暂时解决了群体性上仿事件,却加剧了社会矛盾,也埋下了祸患,更是没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处理方式武断粗暴,很不好。”
  宋朝阳点点头,转头吩咐李睿道:“马上给赵小涛打电话,让他半小时内赶到市委,我要见他。哼,他今天要是不能给我说出个道理来,我可不会轻饶他。”
  李睿闻言马上从公文包里掏出市直机关联系名册,找到赵小涛的名字后,用那部工作手机给他办公室座机打去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无人接听,李睿只好又转而拨打他的工作手机,这回总算是拨通了。
  彼端响起一个沉稳磁性的中年男子声音:“喂,您好,是市委吗?”李睿心说他倒机灵,从手机号码就判别出了来电者,不过这也是大多数领导干部的必备技能,也算不上是本事,道:“请问是赵区长吗?”彼端那男子忙道:“我就是,您好,是市委办公厅的李处长吗?”李睿当着宋朝阳与杜民生两位领导的面,也没空跟他寒暄说废话,道:“是我,书记有事找您,您来一趟吧。”赵小涛听得一惊,忙问:“找我什么事?李处长,方便不方便透个气?”李睿道:“您过来就知道了,再见。”说完也挂了电话。

  宋朝阳让他交代给赵小涛,半小时内务必赶到,但他并没说这话,因为他知道,就算不说这句话,赵小涛这个区长在得到市委书记召见之后,也会尽快赶过来的,身在官场,谁有胆子让上级领导久等?
  这个电话打完,三人离开青阳宾馆,前往市委上班。今天虽然是周六,但对这三人来说,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大事小情,加班都不一定能够完成,何况是不加班呢?因此,只要条件允许,周末就尽量加会儿班。
  李睿坐进办公室没一会儿,市北区长赵小涛就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他忙起身相迎。
  赵小涛心中忐忑,见到他这位市委一秘,上来就走到他跟前,伸手跟他握手的同时,小声恳求道:“李处,能不能透露一下,到底是什么事?”
  李睿一脸茫然的道:“我不太清楚,您进去就知道了。您稍等,我去跟书记说一声。”说完转身走向内间门口。
  赵小涛见他不肯说,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情,还是知情却不告诉自己,前者有一定可能,后者也不是没可能存在,如果是后者的话,那里面的水可就深了,想到这越发紧张,只觉全身不得劲。
  宋朝阳听李睿进屋通传后,道:“让他进来。”
  李睿便又出屋,请赵小涛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