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请教请教书记几个问题。”肖娜很是柔媚的说。
  肖娜明显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浴后的肖娜脸上泛着红晕,皮肤更加的粉白和细嫩,美人出浴那种感觉真叫人着迷。

  华子建迷糊着说:“奥,那来坐吧。”
  肖娜就顺势坐到了华子建的床边,华子建闻到了那种久违的女人香,他觉得内心的**不可遏制的膨胀和升华,血液上涌,呼吸变得佝促起来。
  夜深人静,昏暗的灯光,男女异性相处,何况华子建是血气方刚又数月不近女人,于是一切似乎应该就要自然地发生了。
  肖娜伏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种骄傲也随之升起,可以让这样一个有权势的美男子臣服在自己身下,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今晚他是一定会臣服自己。
  带着醉意的华子建也有点忍不住了,他身上有了一点颤栗,而她美丽的脸庞泛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红晕,她脸上带上了几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玫瑰般鲜红的嘴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邀请:“我愿意,愿意为你付出。”。
  华子建在这个时候,他一下字又想到了江可蕊也这样对自己说过这话,他就有了一种清晰的感觉,他看着肖娜,虽然她很妩媚,很诱人,也很让自己心动,但华子建还是客气,但坚决的拒绝了她,说自己要好好休息,明天有个重要会议。
  这个叫肖娜的女孩,满眼都是失望和黯淡,她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书记,竟然会就这样的拒绝了她,看起来这个人并非像贺凌旭想象的那样好对付了,她只好离开了华子建的房间。
  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并不顺利,四家煤炭公司都想当第一大股东,都想绝对控股。经贸委田主任感到无能为力。就把事情向冯县长作了汇报。
  这种事,冯县长也感到头痛。最近的烦心事真是不少,想进洋河县开煤矿的人还真不少,打招呼的,批条子的,都有背景和来头,哪一方神仙都不能得罪。
  但眼下,洋河县煤炭已经出现恶性竞争的态势,按理说,不能再增加煤矿了,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一个人背后是一张,连华子建最近都有点顶不住了。
  煤矿生产确实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事,特别是招的矿工很多都是农民工,付的酬劳很低,因此很多人都想开煤矿,有权有势的人都把钱投到煤矿上,投资回报率是极高的。最近想进来开矿的人,冯县长都是婉拒的,他明白自己刚上来,不能把洋河县煤矿这个摊子搞乱,搞乱了,最后的麻烦就是自己的了。
  他心里清楚,这时候这个黑脸要靠自己来演了,不能把华子建推到前台,致于煤炭销售公司谁来控股,他心里比较倾向王老五,这个人实在,人品正、可靠。现在争得最厉害的是贺凌旭,他摆出了一幅势在必得的架式。说实在话,这个问题的处理更为棘手。他决定找贺凌旭谈一谈,试试他的口风。
  冯县长拨通了贺凌旭的电话:“贺老板吗?我是冯建啊,你现在方便吗?”
  电话那头响起了贺凌旭的声音:“啊,冯县长啊,最近好吧?冯县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冯县长说:“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来一趟我办公室,我有事找你聊聊。”
  “冯县长,我一会就到。”贺凌旭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没多久,贺凌旭就到了冯县长的办公室。两人一阵寒喧之后,就转入正题。
  冯县长帮他泡上了一杯茶说:“贺老板,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田主任他们拿了一个方案,我呢,想听听你的想法。”
  贺凌旭一听是这事情,就说:“冯县长,我这个人,你可能清楚,也可能不清楚,我不喜欢弯弯绕,组建煤炭销售公司这一点我没意见,但有一点,我贺凌旭必须控股,否则一切免谈。”

  冯县长眉头皱了一下,他对贺凌旭这个口气和自己说话,心里很是不满意,但像这样财大气粗的主,冯县长也不好发作,他就说:“贺老板,你的资金实力我们一点都不怀疑,按理说呢,组建股份制企业,主要是以资本为纽带,政府不应该干预,以前组建的公司不少,象这种情况我还是头次遇到,贺老板见多识广,有没有好的主意。”
  贺凌旭大不咧咧的说:“冯县长,好主意我没有,但让我陪他们玩,他们还不够格。”
  冯县长耐心的继续说服他:“如果你们几位就股份的组成达不成一致意见,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很可能流产,我也是替各位着想,替洋河县着想,试图找到一条形成我们洋河煤炭经济强势的比较可行的途径。”
  贺凌旭依然强硬的说:“市场就是竞争,有时甚至是白热化的。我们贺家有商海打拼的传统,这一点我不怕。”
  冯县长有点温怒,感到再没有聊下去的必要,就礼节性的说道:“耽误了你的时间,贺老板,看来我们的观点还有待统一。”
  说完就站了起来,贺凌旭也不想这么快就妥协,他还要撑一下,所以也就客气的离开了。
  贺凌旭回到了自己煤矿,就召集了会议,他也要不断的分析目前的局势,销售科李淼科长正在汇报当月的销售情况:“这个月我们销售的煤炭是一万二千吨,据我们了解这个销量在洋河四大煤矿是绝对的第一,但问题是,现在销售价格与成本倒挂,销一吨就得亏40块钱,销得越多亏得越大,这个月我们亏了48万,这场价格战我们还要不要打。”
  主管销售的副经理徐峰:“我作过摸底,这场价格战,说穿了,就是我们与君歌煤矿在打,金维和坑口根本就没有参与,我算过一笔帐,我们一个月亏了48万,君歌煤矿亏了20多万,金维和坑口的销量是不行,但利润反而比我们好,基本持平略有盈利。”
  贺凌旭皱着眉头问:“他们的价格不降,煤炭是怎么销掉的,有什么绝招?”
  徐峰连忙讨好的说:“王老五这个人,在商海中的个人信誉非常高,一些大客户非常地认他这个人,金维呢,主要是抓了几个沿海外资企业的合同。”
  贺凌旭没有想到,自己动用了多大的力量,把老爸的关系都用上了,还是没有玩过王老五和戴维斯。尤其是王老五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的,不简单。他想哪天一定得会会王老五。
  贺凌旭冷冷的对他们说:“这些钱,我贺凌旭亏得起,我就不信有人会放弃便宜去买贵的,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三个月,半年,一年呢?我倒想陪他们玩玩,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李淼,这一仗,你继续给我打下去。”
  煤价已经低得出奇的离谱,君歌、金维、坑口煤矿都面临着巨大的销售压力。
  这样的局面让华子建也有点受不了,但现在是市场经济,政府也不能老是干预啊,他考虑了很长时间,决定就算是犯点错误,也要管上一管,华子建就很快的召集了一个会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