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大庆站了起来,说道:“书记,你和楚乡长谈事,那我先出去了。”说完,抬腿就走,刚走出门外,又返进门里,对着楚天齐道,“楚乡长,记得我刚才说的事。”然后,快步出了屋子。
  宁俊琦径直走到办公桌旁边,示意楚天齐离开座位,她坐了过去。问道:“大庆也是请你吃饭?”
  楚天齐站在办公桌旁,说:“是,让我定时间呢。听你的口气,还有人请?”
  “是呀,我刚回去,郝姐就打来电话,他们两口子下午就从县城返回来了,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宁俊琦回答。
  楚天齐疑惑道:“她怎么知道我在乡里?”
  宁俊琦调笑着:“你的目标大呗,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吧,早上刘主席刚请完,这不郝姐、大庆都来约了吗。”
  “我看不是我的目标大,是他们都知道你在乡里,我还能跑的了吗?”楚天齐嘻笑着说,“你是怎么答复的?”
  “你往哪看呢?”宁俊琦这才发现,楚天齐正居高临下、眼睛不眨的看着自己脖子以下的部位。她把他的头向旁边推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说要问了你再说。”
  “问我?要不你答复她,今天晚上去赴宴。我明天再回,晚上我们又可以多待一晚。”楚天齐说着,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收起你的猪哥相,你想什么呢?美的你吧。”宁俊琦嗔道,“我已经回复她了,你一会儿要回家。”
  正说着,楚天齐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一看,是县城的一个号码,急忙接通了。

  “楚乡长,我是老要,你什么时候到乡里?哪天到县里报到?”手机里传出党政办主任要文武的声音。
  楚天齐回答:“要主任,我星期一到乡里,交接完就到县里报到。”
  “好,好,我知道了。没事了,我挂了。”要文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拿着手机,一脸疑惑的看着宁俊琦。
  “要主任电话呀?他肯定也是请你吃饭吧。”宁俊琦说到这里,调侃道,“看来你的人缘还可以嘛!”
  话音刚落,电话再次响起,是派出所赵钢的电话,也是要请楚天齐吃饭。他回复对方下周再说,对方才挂断了电话。
  “走吧,要不你明天也回不去。”宁俊琦说着站起了身,“楚大乡长,我给你当司机。”
  楚天齐不放心:“你早上刚喝了酒,不行吧。”

  “没事,没喝多少,现在也过得差不多了。路上也没什么车。”宁俊琦无所谓的说。
  “你可是守法好公民,怎么能酒驾呢?”楚天齐半开玩笑道。
  “这叫入乡随俗,乡干部不都这样吗?”宁俊琦说着,走了出去,“你赶紧收拾,我去拿车钥匙。”
  十分钟后,楚天齐坐上了那辆银色“现代牌”汽车。宁俊琦坐在驾驶位上,发动了汽车,慢慢的驶出乡政府大院。
  轿车的窗户摇下了大半,微风带着暖意,从车窗吹了进来,轻抚过人的脸颊后,从另一面的车窗又钻了出去。
  宁俊琦双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如瀑的长发在微风吹拂下,轻轻飘动着。她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脸颊上的微红已经渐渐退去,展现出的是一种恬静、知性的美。

  尽管开的很慢,半个小时后,车子还是驶上了进村的道路。
  宁俊琦没有像往常那样摇上车窗,而是任由车外的人向车里张望。在楚天齐和村民说话的时候,她还会配合的笑一笑,或问一问庄稼的长势,俨然一副楚天齐女朋友的样式。
  汽车刚停到门口,母亲尤春梅就走了出来,后来跟着楚礼娟、楚礼瑞和妞妞。
  妞妞一见面,脆生生的喊了声“大舅妈”。宁俊琦虽然没有明确答应,但还是慈爱的抱起妞妞,说了声“妞妞真乖”,把一包零食塞给了妞妞。妞妞从宁俊琦身上下来,抱着零食,蹦蹦跳跳的进屋了。
  人们从后备箱里拿下东西,一起进了屋子。宁俊琦把两个盒子递给了楚礼娟:“大姐,给你的。”
  “给我的?”楚礼娟看了一下宁俊琦,接过了盒子,迅速的打开了。两个盒子里是两双漂亮的女鞋,一双是粉色的运动休闲鞋,一双是咖色网状露趾露跟凉鞋。虽然粉色运动鞋的样式,和上次拿给宁俊琦的差不多,但楚礼娟却知道这双鞋的价格顶那双五、六倍,鞋子的品牌在哪呢。凉鞋光看样式,至少也和这双休闲鞋价格差不多,说不准会更贵。
  “真漂亮,比那天那双鞋好多了,得花不少钱吧?”楚礼娟红着脸说,“要不我要一双,那双鞋我给你钱吧。”
  宁俊琦一笑:“大姐,怎么这么见外?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妞妞在一旁插了话:“妈妈说的都是虚话,她光说不掏钱。”
  楚礼娟脸色羞的通红,大家却都哈哈大笑起来,宁俊琦跟着笑了,楚礼娟也笑了起来。

  正要过去看楚玉良,楚玉良却已经拄着一支单柺,自己过来了,宁俊琦自是一番问候。
  中午做的是米饭、家常炒菜和凉菜,宁俊琦在尤春梅的热情招待下,又吃了个饱饱的。
  吃完饭,楚礼娟撤掉了碗筷,没用别人帮忙,自己去洗涮了。妞妞缠着楚礼瑞,出去玩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宁俊琦、楚天齐和楚玉良老两口,大家开始说着一些闲话。

  四人中,尤春梅是主要提问者,先问楚天齐这次到县里上班的事。楚天齐没有说的太详细,只说是到县委办上班,级别由副科变成了正科。
  当尤春梅确认儿子工资长了,级别也高了,又是到县里上班,自是非常高兴,连说儿子有出息。却又不时念叨着“离的远了”、“分开了”的话语。
  对于楚天齐的工作,楚玉良没有多掺言,只是静静的听着。
  尤春梅放下儿子工作的话题,把关注点放到了宁俊琦身上。她喜欢的看着这个漂亮又懂事的女孩,说道:“小宁姑娘,来了好几次了,还不知道你是哪的家呢?”
  “大娘,我家是省城的。”宁俊琦如实回答。
  “哦,省城的,大地方。你多大了?家里都有什么人呀?父母是干什么的?”尤春梅继续问道。

  宁俊琦脸上稍微变化了一下,又恢复了常态,用手一指楚天齐,说道:“我和他同岁。”
  尤春梅正等着听另外问题的答案,见宁俊琦不说了,便追问道:“小宁姑娘,家里父母……”
  “你政审呢?问的这么详细,刨根问底的。”楚玉良打断了老伴的问话。
  其实,楚天齐刚才也注意到了宁俊琦表情的变化,以及回答母亲的提问时,故意避开了后面的问题。他明白她不愿意说,肯定有苦衷或是隐私,正不只如何礼貌的阻止母亲的提问。现在父亲打断了问话,给大家都解了围。
  经老伴一提醒,尤春梅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问话的不妥,赶忙转换了话题:“小宁姑娘,你们一块工作两年了,你看狗儿怎么样?”

  宁俊琦明白尤春梅问话的意思,她看了一眼楚天齐,说道:“狗儿表现可好了,工作积极,成绩突出,领导也重视,光喜欢他的小姑娘就好几个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