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6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怪他着急,实在是这个变化很可能影响到他的大计,进而影响到他的政绩,毕竟新建一所高校与建设一所分校可是差得远。老百姓都知道“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道理,何况是他这个市委书记?
  杜民生点头道:“是这样的,但省教育厅是不是看人下菜碟儿就不知道了。省厅的意思是,根据各个地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产业布局、地区优势、发展方向等等,来确认高校的教育内容与培养人才目标,再通过这一点来确认是新建还是合建。譬如咱们青阳,作为全省第一农业大市,市内农业人口多、可耕种土地多、旅游资源丰富,所以省厅的初步意思是,让省农业大学跟咱们青阳合建一所分校,重点打造现代农业、畜牧养殖、果木种植、旅游商务、健康养老等专业学科……”

  “啪”的一声骤然响起,宋朝阳直接拍桌站了起来,满面怒色。
  别说他不高兴了,就连旁边听着的李睿都很不高兴,青阳市本来第二三产业就不发达,省教育厅应该考虑到这一点,大力扶持青阳市建设发展有关工业与第三产业的学科院校,让青阳市能够得到相应的背景、人才与氛围环境,积极发展工业与第三产业,补足短板,可现在倒好,省厅根本不给你发展的机会,你不是农业人口多嘛,不是可耕种土地面积多嘛,那你就继续搞农业吧,可现在傻子都知道,国内农业已经发展到瓶颈了,很难再有什么新的进境,最突出的一个表现就是,老百姓种地已经不赚钱了,甚至是赔钱,倒是可以学习欧美等国家的现代农庄(场)模式,可国家对于土地的相关政策却又不松口,等于是只能原地踏步,可以想见,就算青阳市多了这么一所农业大学的分校,也没有任何意义,顶多是每年毕业很多重新回到农村的顶着大学生光辉的农民而已。

  就省教育厅这个提法,举个形象点的例子就是,青阳市是一个只会土里刨食儿的穷小伙,而邻居靖南、东州等地市都是家里开工厂、煤矿的高富帅,眼下青阳终于有发展的机会了,向省教育厅这个老师傅恳求教育资源方面的支持与倾斜,这老师傅却说,你家里穷,别想着开工厂煤矿了,我还是教你继续在土里刨食儿吃吧,当然我会让你刨出来的食儿更多一点点……可这又有什么用?以现行国家政策来说,从土里刨食儿吃怎么可能致富?也就是说,省教育厅一个小小的计划就灭绝了青阳加速加快发展的希望与前景。

  不过要较真儿的话,省教育厅的提法也有一定道理:你青阳市本来就不具备发展工业与第三产业的条件,城市工业基础薄弱的让人笑掉大牙,商贸也不发达,你还想发展工业与第三产业院校?建起来干什么用?教出来的学生毕业后还不是得去省城找工作,难道要留在青阳等领失业救济金吗?你就只有农民与土地,你不搞农业学科还想搞什么?
  李睿想到这又暗暗叹气,真是越穷的越穷,越富的越富啊,按这样搞下去,再下去十年二十年,青阳还是现在的青阳,别想有什么进步。
  宋朝阳拍案而起后,气得都笑出来了,冷笑道:“呵呵,让省农大跟咱们青阳合作建校,省教育厅还真瞧得起咱们青阳啊,让省内大学里排名末流的省农大跟咱们合作?那省教育厅的意思,就是让咱们青阳的莘莘学子们全都学习农业技术呗?大力培养农业人才?继续给省城提供价廉物美的生活资料,最好永远被困在第一产业的圈子里发展不起来,从头到尾都只是踏踏实实的种粮养猪,那样省城就永远不愁没有粮食猪羊可吃了?”

  这话虽然有些偏激,却也不无道理,杜民生苦笑着叹道:“没办法啊,咱们青阳就是这个条件,似乎也只能发展第一产业。不过抛开这个不提,省里的教育资源归属划拨太不公平了。按省教育厅的意思,既然咱们青阳市有着最好的农业发展基础与条件,那省里干什么不把省农业大学直接划拨到咱们青阳来呢?却只许省农业大学跟咱们青阳合建一所分校,这实在有点欺负人。省农业大学根本不算是什么好学校,在省城的十几所大学里,排名算是靠后的了,可尽管这样,省里却也不撒手,真是令人心寒啊。”

  宋朝阳冷笑道:“不单是教育资源划拨,其它的资源划拨,什么时候又有过公平?我以前在省里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到了地方上,真是……真是想要骂娘啊。城市靠什么发展?就是靠的资源,连资源都被某些人控制在某个狭小自私的圈子里,城市又靠什么发展?难道一个偌大的省,只建设一个省会就足够了?真是气死我了!”
  杜民生与李睿对视一眼,都是面现无奈苦笑,这种事,就算真的气死也没有用处啊。
  -----------------------------------------------------------------------------------------------
  推荐《仕途之春:血色缠绵》

  简介:为了上位,我做了领导的奴隶,为了上位,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为了上位,我无奈之下含泪走进领导的闺房……
  书号:3048028
  宋朝阳生了会儿闷气,问道:“民生,省厅这个意思就算是决定了?”杜民生摇头道:“只是初步打算,还没作为正式规划写下来。”宋朝阳眉头舒展,道:“那就是说,我们还有运作的机会?”杜民生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想办法跟省厅领导沟通一下,让他们将我们青阳合作建校模式改为新建大学模式,或者更改一下合作大学,从而免去与省农大这个末流大学合建的尴尬?”宋朝阳连连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省农大本来就够烂够没有名气的了,再建个分校出来,只能是更烂更没有名气,用脚想一想都知道,有几个学生会报这所分校读书,到时候可能连生源都招不足,真要是那样的话,建这所分校还不够丢人的呢。怎么样,你有没有问过你那位朋友,这样可以操作不?”

  杜民生叹道:“没问过,不过即使没问过,我也已经知道答案,肯定是极其不好操作。新建还是合建,名牌大学出马还是末流大学出马,都是省厅与各大院校领导经过协商后得到的结果,肯定是平衡了各方利益的最终结果,想要试图更改的话,极有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会触动多方神经,引起很严重的利益失衡,会导致不可控的情况发生。其实想一想,省里排名靠前的大学有山南大学、电力大学、邮电大学、铁道学院、医科大学、工业大学、建筑大学等,可是这些重点大学又怎会跑到咱们青阳来建设分校?咱们青阳市的基础条件决定了,只能跟省农大合作,只能走第一产业这条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