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屋地上已经摆上了餐桌,水杯、筷子和饮料、白酒、啤酒已经放在了桌上。他们三人刚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刘文韬的媳妇已经把一盘生黄瓜,和一盘西红柿端了上来。
  “宁书记,这些生吃更有味,先尝一尝。”刘文韬笑着。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好,我先来一根。”宁俊琦说着,从盘子里拿起一根黄瓜,掰了一截给了楚天齐。拿着手里剩下的半截,吃了起来,边吃边频频点头,说着,“就是有味,有味多了。”
  “吃的有味就好,一会儿你往回拿点。”刘文韬媳妇说着,把几样小咸菜和一碟花生米放到了桌上。
  “连吃带拿,不好意思呀。”宁俊琦开着玩笑。
  刘文韬接话道:“宁书记,吃的好吃就行,一会儿多拿点,书记都说我家种的菜好吃,我得多有面子呀!”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切好的火腿肠、酱牛肉上了桌,凉拌土豆丝、拍黄瓜也端了上来。
  “书记,来点白的还是啤的?”刘文韬征询着意见。
  “我就不喝了,一会儿还得开车呢。”宁俊琦推辞道。
  刘文韬很是热情:“那怎么行?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多少也得喝点儿。小楚要是着急回家的话,让他下午坐班车回。”
  话已说到这份上,宁俊琦不能再客气了,便说道:“那我来一点白的吧。”
  宁俊琦喝白的,刘文韬和楚天齐自然也是白酒。
  这时,刘文韬媳妇把一盘肉炒西芹和一盘蒜蓉西兰花也端上了桌。
  刘文韬站了起来,手端酒杯说道:“宁书记,你能来,我老刘确实挺高兴,第一杯敬你,小楚陪着。”
  宁俊琦手端洒杯,站了起来:“刘主席,谢谢您的邀请和款待。”
  “宁书记,你俩坐着,就我站着,我就站这一次。”刘文韬边说话,边用手示意着。
  宁俊琦只好坐了下来。
  三人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刘文韬坐了下来,然后各自吃了几口菜。

  刘文韬又端起了酒杯,说道:“小楚,你就要到县里上班了,老哥这杯酒就算给你饯行了。县里不比乡里,尤其是县委、政府那里,要比我们这里复杂的多,你一定要小心谨慎,防着别人的暗算。”说到这里,刘文韬自嘲的一笑:“我也没在县委工作过,这也就是我道听途说的罢了。”
  “谢谢刘哥,我记住了。”楚天齐端起洒杯,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小楚没问题,到哪都是好样的。来,干杯,老哥祝你官运亨通。”刘文韬说着,举起了酒杯。
  “来,我也陪着,祝咱们小楚同志前程远大。”宁俊琦也举起了杯。
  三人又是满饮了一杯。
  一盘肉炒现黄花菜上了桌,紧接着一盘腌葱叶熬豆腐也端了上来。

  “嫂子,别忙了,这么多菜,吃不了。快坐下来吃吧。”宁俊琦招呼道。
  刘文韬媳妇一笑:“农村人也没什么好吃的,宁书记别见笑。你们吃 ,你们吃。”说完,她走了出去。
  吃了几口菜,刘文韬端起了第三杯酒,郑重的说道:“宁书记,我和小楚是好兄弟,他要到县里上班了,你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现在乡里有些人想搞小动作,我老刘也感觉到了。我虽然没什么能耐,但在青牛峪也待二十多年了,多少还有一些关系。我表个态,凡是你有用的着我老刘的地方,尽管开口。你放心,他们翻不起多大的浪头。”
  听了刘文韬的话,宁俊琦很感动。刘文韬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我支持你宁书记。现在随着楚天齐的离开,接下来的形势肯定很严峻,冯、王联合是一定的,如果再加上个陆勇,自己的处境会很难。现在刘文韬有这样的表态,非常难能可贵。

  宁俊琦明白,刘文韬现在已经相当于退居二线,没有什么可求自己这个乡书记的。但自己虽然贵为书记,却面临着诸多可能的多路围攻,有刘文韬这个“老青牛峪”相助,那自己无疑增加了实力。刘文韬虽已没有实际的权利,但他毕竟在青牛峪二十多年,又做过多年的副乡长,肯定能给自己很大的帮助。而且,在选举这些事情上,乡人大主席团主席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
  宁俊琦真诚的说:“谢谢您的支持,刘主席。”
  刘文韬一笑:“就叫我老刘吧。”
  “好,那我也随小楚那样,叫你刘哥。刘哥,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小妹一定不会客气。”宁俊琦郑重的说道。
  听到书记称呼自己“刘哥”,又自称“小妹”,刘文韬很是高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宁俊琦和楚天齐也跟着喝干了杯中酒。
  九点多的时候,早饭才结束。
  刘文韬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但依旧摇晃着送了出来。他高兴,真的高兴。今天宁书记到了自己家吃饭,而且还专门站着恭恭敬敬的敬了自己三杯酒,称呼自己“刘哥”,他怎能不高兴?
  刘文韬和以前的乡书记都喝过酒,有的还来过自己家喝,就是和县领导也不止一次喝过,但她更看重宁俊琦今天上门吃饭、喝酒。
  自从宁俊琦到乡里后,刘文韬就对这个新来的年轻小乡长印象非常好。他觉得她有水平,对自己这个老同志很尊重。随着了解的加深,他还觉得这个来自省城的小姑娘,既有气质又很朴实,干工作也很务实,心里装着老百姓。他从心里敬重这个比自己小了将近二十岁的女孩。而且宁俊琦今天一到家里,既有礼貌,也很随和,显然是拿自己当成了朋友,而没有做作,更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架势。

  今天这顿饭,宁俊琦喝的相对较少,只脸颊略有微红。楚天齐喝的也比刘文韬少一点儿,加上年纪、体力的缘故,他只觉得身上热乎乎的,还没有到头重脚轻的地步。
  告别刘文韬,宁俊琦、楚天齐二人向乡里走去,在沿途不时遇到打招呼的人,二人都礼貌的给予了回应。到乡里后,二人回了各自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刚抽完一支烟,杨大庆就过来了。
  “大庆,你没回去?”楚天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乡里?”

  “当然知道了,我还知道书记也在。”杨大庆坐下来,话里有话的说道,接着话题一转,“楚乡长,你什么时候去县里上班?”
  “组织部要求在月底前报到,我准备移交完就去,下星期三、四吧。”楚天齐回答。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喝顿酒,你看今天行吗?”杨大庆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今天不行,我还得回家。你还挺有意思,是要给我饯行吗?”楚天齐笑着道,“咱哥俩就不用了吧,你也没挣几个工资。你什么时候去县城,我请你。”
  杨大庆也笑着道:“楚乡长,你这是瞧不起人,那我还非得请你了,预约个时间吧,你定。”
  “这还是霸王硬上弓呀,我想想……”楚天齐调侃道。
  正这时,门一开,宁俊琦走了进来。
  “大庆也在呀。”宁俊琦看着杨大庆说道。
  日期:2015-08-15 06:2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