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41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的律师看了案宗以后,要么摇摇头告诉我,这事没有办法,说证据证明女方生活作风有问题,难度太大。要么就要一大笔钱,这笔钱对我和现在的柳如月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我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感到万念俱灰,想想晚上回去以后,可怎么跟柳如月交代,她一定还等着我带给她好消息呢。
  这可怎么办?我点了一根烟,坐在律师事务所的台阶上,一个人无奈的抽着。

  很多时候,我们听到的真理,往往是钱不是万能的,有很多东西都比钱重要。而我们遇到的情况得出的结论却截然相反,在这个世界,钱,确实是万能的。
  如果有了钱,至少我遇到的这些不幸和烦恼,还存在吗?我大可以用钱砸的这帮狗屁律师屁颠屁颠的帮柳如月把女儿从金大中手里夺回来。
  但现实是没有钱,我心里真的很想帮柳如月一把,我不忍看她如此难受。如果我有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帮她。我想,要是我现在有那一百万就好了,能不能找老板把那一百万提前支出来,但显然,这完全没有可能。一来我还没有答应老板,二来项目还没有开始运作,前景未知,他又怎么可能把这么一大笔钱提前支给我?
  我正想着,突然看见一辆红色的驶入了律师事务所的院子里,从车上下来一个风姿绰约女孩,她身材高挑打扮时髦,穿着一身紧身短裙,戴着墨镜。
  一下车就在打电话,说我就在下面,你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的身影匆匆忙忙的走了下来,那不是别人,正是刘天明,他大概由于着急,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台阶上抽烟的我,而是一溜烟跑到了那女孩面前。
  我以为他跑过去会抱住那女孩,没想到他过去以后,用一种谨慎而又十分愤怒的语气低吼道,“你怎么到这儿来找我了?不是说好了不来我单位找我的么?”
  我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计上心来。
  回到家以后,果然,柳如月正在家里翘首以盼,等待我带来消息。
  我当然没有告诉她一无所获,而是告诉她,有一个律师收了案宗,说有可能有机会,将案宗带回去研究了,说尽快回复我们。
  柳如月看起来很高兴,虽然不能说是看到了事情的转机,但毕竟是有了一分希望,这总是好的。
  第二天,我一早去上班,先去跟老板谈了一下合作的事,我向他表示我愿意跟他合作,但我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我的股份必须以法律形式来呈现,第二,我希望拿到月薪,分红能够以月度的形式向我支付。
  老板考虑了一番,告诉我,第一个条件可以答应,但是第二个够呛,因为首先广告公司的回款比较慢,他手里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支付我的提成,如果我非要以月度的方式坚持支付,合作只好搁浅了。
  这是我提前做好的准备,其实今天提这两个条件,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只是双保险而已,他只要答应其中一个,就完全没有问题,把股份以法律文件写成,就有了法律依据,就算是年底分红,我也不怕他会赖账。
  因此我便答应了老板,他很开心,竟然还客气的站了起来像合作伙伴一样跟我握手,我觉得这倒也大可不必。
  谈完合作的事,我又跟他请了几天假,我告诉他我得好好准备一番,他痛快答应,让我回去好好准备,初期项目的资料很快就到,其实我请假是有别的目的。
  下午,我首先去跟猴子把他的座驾借来,猴子开始当然很不情愿,因为我虽然有驾照,但是没怎么摸过车,他当然有些担心,但是上次的事,他于心有愧,磨叽了几句,便借给我了。

  我开着车子,带着相机,来到了刘天明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我并没有进去,而是将车子停在了门口,静静的观察,等着刘天明出来。
  我完全小看了等待和监视的无聊,当我等了三个小时还没有见刘天明出来的时候,我简直已经坐立不安了,这个时候我开始佩服那些为了抓到嫌犯而伺机等待的那些丨警丨察了,他们可以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进行蹲点监视。
  我一直等到下班,律师事务所的人陆陆续续开始下班,我想,这个时候他应该出来了吧?但是没有,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还是没有出来。
  柳如月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去,饭已经做好了,我告诉她,我这里还有点事,让她先吃。
  挂了电话我开始想,这孙子不会没有来上班吧?那我岂不是白等了,为了不继续傻等下去,我决定先下去探一探。
  谁知道就在我要下车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辆,停在了不远的地方,我便又回到了车上,继续耐心等待。
  果然,过了一会儿,就见刘天明拎着包一路小跑跑了出来,上了车,车子开出,我拍了两张他上车的照片,便急忙跟了上去  。
  车子停在了一家西餐厅,然后他们上了楼,我从戴了顶鸭舌帽,然后跟了上去,很不巧的是,他们进了包厢,我没有办法,只好出来继续在外面等着。
  虽然他们很谨慎,我没法拍到他们一起用餐的画面,但既然他们谨慎,这更加说明他们俩之间是有问题的。
  只要他们有问题,就不怕抓不到他们的证据,这就是我的计划,只要有证据可以威胁刘天明,那么不愁他不替柳如月好好打官司。我知道,这招其实挺恶心的,但是对付这样的人,你非得用点恶心的招。

  等了一会儿,我看见他们走了出来,下楼梯的时候,那女的想挽着刘天明,但被刘天明拒绝了,并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我想出来以后,他们应该要直奔主题了吧,但是我想错了,那女的直接送刘天明回了单位,刘天明开了自己的车回家了。
  我一直跟到他家,看到刘天明上了楼,这让我感到郁闷,难道他们并非我想象的那种关系?
  我在刘天明家单元楼门口待了会儿,华灯初上的时候,我看到刘天明带着一个长发少丨妇丨,还有一个孩子出了门,那孩子手里还牵着一条雪纳瑞。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应该是他的老婆孩子。
  看来今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于是我悄然离去。
  第二天一早,我继续来到刘天明的单位蹲点,等了整整一天,却毫无所获,晚上他和那女人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就回家了。
  这让我有些灰心,难道他们真的不像我想的这样?
  连续好几天,风平浪静,我仍然一无所获,这让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不安。
  晚上回去,柳如月问我,我只是敷衍,那边还没有给消息,让她耐心等待,柳如月告诉我,她女儿果冻最近连幼儿园都没有上,她很不安,我则安慰她让她不要焦急,肯定会有办法的,但我心里却一筹莫展,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
  当然,我还是决定监视一个礼拜,因为现在的状况,除了这个办法,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帮到她。

  终于,这一天,我的坚持获得了汇报,这天,九点钟的时候,他出去了一趟,我跟了出去,发现他只是去见了个客户,回来以后,再没有出去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