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40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距离,想要更进一步,恐怕比较困难,因为我们之间隔着太多东西,想要跨过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当然,对于我来说,有这样一种优势,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我每天都可以看到她,每天晚上能吃到她烧的菜。从厨艺这方面来衡量,柳如月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优秀的太太,她只是看手机上的菜谱,就能变换着花样,做出各种我见所未见的菜来,而且还相当可口  。
  有的时候,下班早,我跟着她去市场上买菜,和她一起跟小贩为一斤黄瓜砍价,像一对刚刚新婚的夫妻那样,我想,也许这就是幸福吧。
  我也知道,我和她之间,这种平静的幸福只是暂时的,她不会一直在这里跟我住在一起。
  大约几天后,我那个当丨警丨察的同学打来电话,告诉我柳如月的丈夫金大中找到了。
  其实在我心里,我当然是愿意没有这样的消息来打扰我们,我不愿意把这样的消息告诉她,我宁愿忽略她的过去,希望她没有过丈夫,也没有过孩子,而只是她一个人。
  但是一想到她每天都在受着想念女儿的煎熬,我还是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柳如月。

  柳如月当时就请了假,匆匆忙忙的就赶到公丨安丨局去了。
  金大中和她女儿果冻都在,我那丨警丨察同学告诉我,找到金大中以后,金大中很不配合,只说是带孩子去旅游了,不愿意带孩子来警局,是他勒令金大中将孩子带到这儿来。
  柳如月一见果冻,眼泪就下来了,直扑了上去,死死的将孩子抱在她怀里,放声痛哭,好像她一放手,那孩子就要从她怀抱里飞走一样。她女儿也很久没见柳如月了,也在哭。
  哭了一会儿,金大中对柳如月说道,“好了好了,孩子也见着了,我得带她回去了。”
  柳如月站起身来,将孩子挡在她身后说道,“你把孩子带哪儿去了?”
  金大中冷笑道,“你这什么话,我拜托你搞清楚,孩子已经判给我了,我想带她去哪就去哪,关你什么事?”
  “判给你了,我也有和孩子见面的权利,你凭什么不让我和她见面?”

  “我没有啊。”金大中坏笑道,“我只是带她去了趟外地,旅游了一趟而已。”
  “你放屁!”柳如月说道,“你带她出去也得通知我一声吧?”
  “我没有这个义务。行了,你少废话,我要带女儿回去了。”金大中不耐烦的说道。
  “不行,女儿今天归我。我要带她,我都多久没见她了。”柳如月说道。
  “你想得美!”金大中说道,“我告诉你柳如月,自从你跟我离婚开始,我就打定了主意,今天也就是我发善心,你以后想见女儿怕是困难了,嘿嘿。”
  “你敢?”柳如月也喝道。

  “你试试看,走,果冻,咱们回家。”金大中说着就一把拨开柳如月,想从她身后带走果冻,柳如月哪里肯放手,伸手就跟他撕扒起来了。
  我见状连忙上去帮忙,一把就将金大中从柳如月身边弄开,将她们护在了自己身后。
  “怎么着?想动手是不是?”金大中怒气冲冲的盯着我。
  “你干什么?你给我老实点!”我那丨警丨察同学对金大中说道。
  “我没干什么?我就想带我女儿回家,这没错吧丨警丨察同志,我有抚养权,我带自己的女儿回家,他们俩在这阻拦我,你不管他们嘛,这还有没有王法了?”金大中倒是倒打一耙  。
  “我心里有分寸,你不许动手,信不信我把你扣下。”我那同学说道。
  他说完,将我和柳如月叫道一边,说道,“让他们走吧。”
  “不行!丨警丨察同志,他把女儿藏起来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见面了,就不能让我带回去一晚上吗?求求您了。”柳如月说道。
  我那同学面有难色,说道,“这个确实比较难办,你就算告他也得走法律程序,现在他毕竟还是监护人。”
  “不能想想办法么?”我问道。

  柳如月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别为难他了。让他们走吧。”
  回来以后,不出所料,柳如月又变成了那个魂不守舍的模样,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哭泣。
  我看在眼里,十分着急,但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晚上,我帮柳如月叫了外卖,但是她粒米未动,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电视。

  连续两天,她也没有去上班,也没有洗漱,头发乱蓬蓬的,像个住在山洞里的原始人。
  我知道,如果再不想想办法,她恐怕要疯了,就算不疯掉,恐怕也得饿死了。
  晚饭的时候,我走过去,对她说,“如月(我第一次这么叫她,以前好像也没有叫过名字,反正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一个人发声,肯定是说给另外一个听的。),你这样坐在这儿不吃不喝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把你女儿抢回来吧。”
  柳如月听了这个,眼睛一亮,看着我,问道,“你有办法了?”
  “走,先吃饭,边吃饭边说。”我说道。

  “不吃了,你说吧,我不饿。”柳如月急于知道。
  “不行,你吃饭我就跟你说,咱们边吃边聊。”我说道。
  “你真的有好办法?”她问道。
  “当然,你吃了我就告诉你。”我说道。

  “好,我吃。”
  我们还是在楼下那家西餐厅吃东西,我点了丁骨牛排还有黑椒料汁,柳如月惊讶的看着我,“你都记得我爱吃的?”
  没错,虽然我不是太懂,但是我那天却记住柳如月爱吃的牛排和料汁,我不知道是我记性太好,还是有意记住了。当然我也不能承认。
  “我瞎点的,你别臭美了。”
  柳如月吃了几口,就急不可耐的问我,“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啊。”
  “你先吃,吃完再说。”我说道,“而且,不许狼吞虎咽,得慢慢吃。”
  “好  。”柳如月就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吃了,才问我,“快说吧。”

  “这个……其实我暂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我只是怕你不吃不喝,饿坏了身子。”我说道。
  柳如月有些失望,刚才还亮着的眼睛顿时就熄灭了,但她还是有些感激的看着我,说道,“谢谢你啊。”
  “不过呢,这个事我觉得咱们还是得走法律的手段,你在这儿干着急也没有用。”我说道。
  柳如月似乎没有什么信心,说道,“金大中势力太强,我斗不过他,走法律,恐怕还是没戏。”
  “虽然希望不大,但是我觉得还是得试一试。这样吧,你这两天太累了,就在家歇着吧,我请假帮你跑一跑律师事务所,咱们干等着也是没希望,还不如试一试呢,我就不相信全中国就没有一个正义的律师?全部都受他金大中摆布?”我说道。
  我的鼓励似乎对柳如月起了作用,她的眼睛里逐渐燃起了一点希望,虽然不是很多,但最起码是有的。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班,而是去了几家律师事务所,将柳如月的情况给他们介绍了一番,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结果没想到我一语中的,全中国还真是没有一个正义的律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