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5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梅接过了华子建手上的稿子后,就把孟莉芙拉到了沙发上,给她讲了起来,孟莉芙是无可奈何,不听还说不过去,就只有耐着性子听,心里的那个气啊,可也没地方发,不管是华子建还是向梅,对她来说都是惹不起的人物。
  华子建看看她们讲的来劲,就抽个空子出去了。
  出去绕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向梅已经把孟莉芙打发走了,向梅刚要离开,见华子建进来,向梅就调侃的说:“书记,我把她给你打发走了,你不会怪我吧。”
  华子建一听就知道她在调笑自己,就装着很正经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我把她交给你就是不想让她烦我,听你这话好像味道不对。”
  向梅就笑起来说:“人家年轻貌美,谁见了都会有点想法啊。”
  华子建看着向梅这异常娇媚的脸庞和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也懒的再和她解释什么,只是摇摇头,又看起了文件。
  春节算是过完了,一切又恢复到正常次序,华子建又要开始忙了,他每天跟国家总理一样的忙,几个大项目让他很是牵挂,温泉山庄在过完年后,召集了更多的民工和设备过来,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安子若现在几乎是住在了洋河县成,除了偶然的和华子建碰个面,一起吃顿饭以外,每天都在山庄的工地上,也是很辛苦的。
  唐可可的生态园更是云集了各路人马,天天是热火朝天的和温泉山庄拼比着,希望能抢在前面开业。
  而五指山的开发也开始招标了,为此,齐良阳很费了一些脑筋,他一心想要让自己小舅子的公司拿下其中最具利润的土建项目,但政府招标办并没有给他多少机会,这让他很是郁闷,在常委会上因为这个不便说明的原因,他对五指山的项目说三道四,一直采取抵制和抹黑的方式,说这是劳民伤财的项目,说那地方离城太远,修好了也没有多少经济价值,说洋河县就是要参与,也不必把卖工业园改造项目的钱往里面投,那很不合算。

  华子建姑且听之,也懒得和他多说,依然是放开手脚,准备在五指山大干一场。
  对华子建这种态度,齐良阳深恶痛绝,他不会就此罢手的,他继续的在寻找战机,寻找陷阱,想要让华子建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修路方面华子建倒是没太费心,他只要严格的要求兼任着财长局局长的肖副县长,让他严把拨款,按进度,按质量,在交通局配合下,盯死这个项目就可以了。
  对洋河县古城维修这一块,华子建倒是经常关注,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项目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想不管也不成,每天看到,有一点问题都是逃不过大家的眼睛,随时的都有人来汇报和提出各种的建议,让华子建一刻也不得安静。
  这些都是县上的大项目,但根本的几项任务也很繁重,一开春就是春耕,虽然有专管农业的部门的县长,但华子建还似乎不敢大意,从化肥到种子,从资金到设备,从劳力到水源等等这一切华子建都要一项项的关注和不断的落实检查。
  还有洋河县的工业改制,承包和转让合并,重组工矿企业,这也是刻不容缓的大事情,华子建现在真的感觉时间不够用了,连江可蕊他也是好多天没有打过电话了,每天从外面回来,就想一头睡到床上去,还有那些什么红红绿绿的事情,根本想都不想,这人也怪,一但忙起来,好像下面也老实了,轻易的不会给华子建发飙。
  这样忙忙碌碌的就到了4月份,华子建也算是稍微的轻松了一点,因为春耕已经结束,他就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下,他想瞅个机会到省城去一下,但就这时候,另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
  就在几天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省地质队在洋河县发现了特大型煤矿,洋河县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目光,过去洋河也是有几个小型的煤矿,规模都不大,也一直没有找到大矿的矿源,现在省地质队一下就指明了洋河县地下竟然蕴藏着十分丰富的“黑乌金”。
  这个消息就像久旱后的甘霖,浇得洋河县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心滋滋润润,舒舒坦坦的。近来常听人这样说:上帝总是公平的,洋河县条件差吧?上帝却给洋河县这么丰富的煤炭。
  最高兴的当然还是县委书记华子建了,煤矿的开采很可能使洋河县在他这一任上打一个漂亮的大胜仗,这个机会是他难得的,也可能因此自己创造出辉煌,一但到了那一步,不要说秋紫云拿自己没有办法,说不上自己还能得到更重要的任用,何况自己还很年轻……想到这些,他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应该说这个消息带来的直接变化就是洋河县所有宾馆和餐饮的变化,他们感受最早也是受益最早就如同“春江水暖鸭先知”一个道理,旅馆、饭店就是洋河县“这一江水”暖起来的“探水之鸭”。
  新近的几天里,到洋河县来的人明显的多了,除了各方面的领导外,除了很多游客外,当然来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嗅觉十分灵敏的商人,他们都知道洋河县煤矿的开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千载难逢的商机和巨大的商业利润,洋河县煤矿就好比一块肥肉,一颗摇钱树,谁抢占到了先机,谁就能赚得个钵满瓢溢。
  来的人多了,旅馆、饭店的生意自然就在悄然间火了起来。
  今天,华子建办公室一开,门口围了不少人,都是等着见他的。有部门和乡上的领导,这些人他都熟悉,也有陌生的面孔,华子建有个习惯,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是先问问那些不熟悉的人有什么事,最后才能轮到那些熟悉的人。因为这,外来办事的人,对他特有好感。
  “找我吗?有什么事?”华子建对着一个四十来岁,头发有点谢顶的陌生人问道。
  “华书记,我是山西人,在山西开了二十多年的煤矿,听说洋河县出了大煤矿,也想参与开发。”这人很客气的说。

  “你好!”华子建边说边礼貌地与客人握手,“来开发煤矿我们欢迎,我们县领导班子明确分工,煤矿开发由冯县长负责,你先找找他。”
  “那好,那就谢谢华书记了。”客人很礼貌也很讨好的离开了。
  在秘书小张的安排下,华子建逐个接见那些来访的人,好在来人大多是例行公事或就某件事给书记象征性地打个招呼,没有什么大事。诸事一一处理完毕,华子建这才拿起刚才那个要开煤矿的人给他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山西君歌煤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君歌”,华子建猛然想起,前几天刚接到了副省长韩均慈的电话,向他提起过这个人,说这个人很有资金实力,在煤矿开采方面有非常成熟的管理和生产经营能力。
  副省长季均慈说到过他的企业,很现代,一年的利税上亿。
  现在想来,这副省长季均慈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华子建就不敢马虎了,虽然他和副省长季均慈也只见过一面,但有的人是不需要很熟悉,也必须给帮忙的。
  在一个,华子建也确实希望来洋河县投资的是有实力,有经验的企业,这样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到开采的效果,很多小企业,除了技术力量和资金设备跟不上以外,还经常的闹出一些事故来,这就比较麻烦了,三天两头县上都会因为安全事故到处消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