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5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自然是不能不去,还没下班,冯县长和林副县长就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来等他了,在华子建办公室里,林副县长还唠唠叨叨的说冯县长抢了她的生意,本来她是要今天请华子建的,没想到冯县长竟然提前下手了。
  冯县长就笑这说:“林县长,等明天吧,明天我们都去你家,我帮你拉人,谁不去我和他急。”
  林副县长一听,呵呵的笑了说:“这话可是你说的,今天的人,明天一个不少,都拉我家里去。”
  华子建也笑了,说:“你们也不怕麻烦,每天见面的,扯皮聊天的还不够啊,还要晚上去扯,真拿你们没办法。”

  林副县长就说:“扯皮是扯皮的事情,你回来了,这一个春节我不表示一下意思,我心里过意不去。”说这话的时候,林副县长是很真诚的,对她来说,她是欠华子建了很多人情,但一直也没有一个可以回报的机会,人有时候欠了别人的情,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下班以后,大家就一起去了冯县长的家里,他们在一起到不怎么觉得,但对外人来说,这就是个不得了的事情,整个洋河县县委和政府首脑一个没缺的都到了,不要说看到他们,就是听一听这写名字,都让人恐慌。
  一般情况是很难凑这样齐的,大家都是重要人物,每天都有推不掉的应酬,相互间也有说不清的纠葛,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今天是洋河县新派势力的盟主华子建亲自参加,所以不管是谁,也不管谁和谁心里有疙瘩,平常都不坐在一起,但今天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借口不来,就算是有很重要的接待和应酬,也是一定要推掉的,连齐副书记也早早的到了。
  冯县长的老婆是妇幼保健院的院长,今天也是请假在家,还带了他们院的几个美女护士来做帮手,饭厅是明显的小了点,桌子就直接的放在了客厅中间。

  一会的时间,几个漂亮小丫头就把满桌子摆上了美味佳肴,真的让华子建是眼花缭乱,
  鸡鸭鱼肉,香菌、干笋、蘑菇、五香腐干、鸡瓜,猪舌头等等的一阵上来,就算是没多少胃口的人,也都会想吃那么几口了。
  中间就放上了一个砂锅,冯县长的媳妇揭开砂锅盖子,里面是一锅的虾丸鹅皮汤,那香气就立即充实了整个房间,华子建没等人家招呼,就站了起来说:“同志们,这么香的东西我可是忍不住了,来,都过来做吧。”
  大家是离开了沙发,先坐了上来,冯县长和妻子也是连忙的吆喝大家上座,但官场有固定的座次,比梁山好汉排座次还要讲究,就算这里是私人的宴会,所有的规矩还是不能打破,谁该坐哪还得坐哪,如同鸡上架鸟归巢,各有各位,烂熟于心,扫一眼,就能迅速排出自己的位置。
  那冯县长的老婆和她们妇幼保健站的小丫头们也不桌子,就给他们忙活着,一会倒水,一会传菜,这几个县长享受着如此待遇,心里自然是很高兴了,在小姑娘面前,那都是需要表现一下,一个个是话也多了。
  说说的就说不到正经上了,一会那黄副县长就问冯县长的媳妇:“妹子啊,你们妇幼保健院看病到底怎么样啊。”
  那人家自然说没问题了,后来还告诉他们:“最近院里来了一个坐诊的专家,是省城来的,看的可好了,黄县长和郭县长,你们两个应该去看看。”

  这黄副县长和肖副县长就忙问:“为什么就我们两个去看,他治什么的?”
  冯县长的媳妇就笑笑说:“治肾病的。”
  这桌上几个人都看着他们笑了,他们两个才知道上当了。
  那黄副县长吃亏了是吃亏了,但一点都没显示出来,反倒说:“你们那医生啊,我知道,前几天不是还和人家吵架吗?”
  这就有点出乎冯县长媳妇的意料之外了,她是院长,很注重院里的管理,她疑惑的问:“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吵架了,我都不知道.”.。

  黄副县长也有点惊讶说:“吵的那么凶,你当院长的都不知道,我看你这院长也不合格。”
  这一说倒真把冯县长的媳妇说愣了,忙问:“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吵架。”她一面问黄副县长,一边看看身旁的几个院的的小丫头,这几个都是莫名其妙的摇摇头。
  黄副县长就说了:“那天是一个女的去找你们那专家,说前一天男人来看病,这专家给男的开了一些壮阳补肾的药,并在药袋子上,写到:每日1-2包。但这专家岁数大力,那个横写的有点短,不太清楚,回家以后,这男的以为是每日12包,当下就喝掉了12包,第二天,这女的来找老专家。
  老专家问:“怎么样?我配的药很有效吧?”
  这女人就闹了起来,气愤地说:“有效!实在太有效了!害的我老公,到现在那玩意还直直的杵着,棺材还盖不上盖呢?”
  这一下大家算是听出来了,知道黄副县长报复了一下冯县长的媳妇,大家一起轰然大笑起来,就连那几个小护士,也偷偷的抿嘴笑了起来。
  闹腾了一会,就说到了现在社会风气上,肖副县长又说了:“你们不知道啊,我们县政府开小车的王师傅,前些天上街,在路边一个美容院遇到一个小姐。小姐就挑逗他说:帅哥儿,和我玩玩儿?
  这王师傅心里鄙视人家,也就想收拾一下人家,他就问:多少钱?
  小姐说:200块。

  王师傅就埋汰人家小姐说:就你这样子还200元,太贵啦!20块怎么样?
  把个小姐气的,脸都青了,小姐就气愤不已的说:那你还是找别人去吧!我没工夫陪你。
  王师傅看埋汰了人家,心情愉快的回了家,过了一天,王师傅与妻子上街,路上又遇上了那个小姐,王师傅装作没看见,继续与妻子有说有笑地从小姐旁边走过。
  没想到后面传来了小姐的声音:“哼!20块的就是不怎么样!”
  又是笑了一阵子,那林副县长就说:“不过我们县上是不是应该对这些打击一次啊,我看现在有点不像话了。”
  华子建只是笑,并不说话,有很多时候,想说的话是不能说的,说出来了就显得太没有城府了,做大领导的,最关键的是要有点神秘感,让部下们感到似乎近在咫尺,而又相隔天涯,永远让部下捉摸不透。
  让他们从你的一个表情,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里,去捕捉有价值的信息,然后再作出推断,让他们永远生活在惶恐、迷茫、战战兢兢的状态中,摸不清自己下一个的动作到底是什么,手中的权力利剑到底刺向何方,这样他们才时刻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对自己诚惶诚恐,充满了尊敬,再没有了向自己的权力提出挑战的非分之想,安安心心、本本分分地做一个奴才,为自己服务到底。
  其他人也就不好在扯这件事情了,到底现在的华子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副县长了,不是当初刚来时候那么喜欢直接,裸~露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