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5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打算得挺好的,可还没等驾车前往水库,就被老婆发现了,那份自杀声明也没跑了,也被他老婆抓了个正着。他老婆在这一刻还没产生害他的念头,只是纳闷的问他写自杀声明干什么。徐胜华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这一刻把自己的计划全盘告诉了她。在他以为,对方到底是跟自己有着几十年夫妻情分的老伴,在自己危在旦夕的时候,她应该会帮助自己出逃。可他根本不知道,他高估了他与他老婆的情分。

  他老婆听说他要出逃,当时就翻了脸,说你逃走可以,我不管你,但你得把这些年捞来的钱跟我平分,你捞了一百万就给我五十万,捞了一千万就给我五百万,否则你连门都出不去。徐胜华还指着那些钱过后半辈子呢,怎肯分给她一半,自然是直接拒绝。他老婆恼羞成怒,扯住他不让走。两人拉扯的过程中,徐胜华打了她一耳光。
  周元松说到这的时候,特意解释道:“你们千万别以为,那女人是因为被打了一个嘴巴,心中不忿,这才怒而杀人的,事实上并不是。两人夫妻关系一直很差,徐胜华当院长的时候又只顾自己捞钱,在外面风流快活,根本不管老婆跟家里,没往家里交过一分钱,他老婆早就恨他恨得要死了,再赶上这么一个关键节点,先被殴打,又分润不到他的钱财,新仇旧怨加到一起,这才产生杀掉他的想法。正好,徐胜华自己也要假自杀,那就趁这个机会杀了他,给他栽上自杀的名头,那他的大部分财产也就能被继承到她手里。因此说,徐胜华被害是有着多方面的诱因的,缺一不可。”

  宋朝阳叹道:“他是聪明过头了,如果他不写那个自杀声明,他老婆未必敢害死他。”
  周元松点点头,继续叙述案情。
  徐胜华老婆被打了一耳光后,反而冷静下来,告诉徐胜华,你不给我钱,我认了,谁叫我瞎了眼嫁给你了呢,但是你得给咱儿子留下一份钱,说完找出自己的银行卡给他,让他打一笔钱进来。徐胜华问她要多少,她也没多要,就要了十万块。徐胜华为了尽快摆脱她的纠缠,就答应了,回到卧室里,登录网上银行,给她转账。她自己呢,趁这个机会,走到厨房,拿出擀面杖,悄悄的走到卧室他身后,对准他后脑狠狠的来了一杖。她的力气虽然不足以一下打死徐胜华,但打晕他还是没问题的。事实上徐胜华也就此晕了过去。

  这之后,徐胜华老婆给两个亲兄弟打了电话,让他们赶紧赶过来帮忙。等两个兄弟赶到以后,她把徐胜华要携款潜逃的事讲了,又说明自己想要搞死他,想请二人帮忙下手,等事成之后,一人给他们几十万。她这俩兄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听说弄死他可以伪装成自杀,不用承担法律责任,还有几十万可捞,几乎是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姐弟三人商量已毕,制定了一个简单的杀人计划,随后便开始实施。

  这之后三人的行动,就跟专案组组长陈宽荣当日分析的一样了:姐弟三人中最小的那个,特别喜欢看侦探破案类小说,无形中就具备了丰富的反侦察经验,在他的建议下,兄弟二人戴上鞋套手套,将晕迷不醒的徐胜华背到楼下车里,再驾车前往高开区那眼露天机井旁的路边。至于徐胜华老婆,就留在家里,用于不在场证明。等赶到目的地后,兄弟二人把徐胜华从车里抱下来,一左一右的抱着走进田地,中途人为制造了他的脚印,等走到机井边上后,便把这个有着二三十年感情的姐夫抛了下去。徐胜华在晕迷之中就一命呜呼了,死得倒也舒服,没感受到任何痛苦。

  这之后,兄弟二人把徐胜华之前写的那份自杀声明留在现场,座驾也留下了,步行绕了个大远后,打车回家,装作无事人,只等徐胜华被确认为是自杀后,就可以从姐姐手里领取到那几十万了。
  三人自以为聪明,殊不知杀人前后留下来的破绽实在太多太多了,他们关注了动手时的细节,却未能留神动手之前的破绽。结果警方在调取徐胜华家小区门口监控录像的时候,发现徐胜华座驾在最后开出小区的时候,车里坐着最少两个男子。警方紧抓这一点不放,很快又确认在事发之前,徐胜华老婆的两个兄弟曾经来过小区。警方立即传讯姐弟三人进行讯问,结果很多问题三人不能自圆其说,而兄弟二人表现也明显异常。又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讯问,徐胜华老婆终于捱不住了,俯首认罪,交代了犯罪事实。

  听完案情,宋朝阳唏嘘不已,道:“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型案例啊。”说完又感叹道:“可怜徐胜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唉!”
  李睿心想,徐胜华尽管死得很惨,但之前吃喝玩乐、挥霍无度,也算是享受够了,他就这么死了,也并不冤,真正冤的是被他祸害的那些女教师,想看他被明正典刑也看不到了,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一死,也已经是最大的惩罚,相信那些受害女教师也能满意了。
  周元松走后,宋朝阳让李睿把市委组织部长吕建华叫到办公室里,谈了差不多半小时。李睿不知道二人谈话内容,但估摸着应该是宋朝阳吩咐吕建华做好王伟华调任市委副秘书长、张鸣芳调任市旅游局、孟洪斌升任市音乐艺术学院代理院长的相关组织工作。
  临下班前,李睿又接到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王辛的电话,王辛找他还跟上次一样,是催他尽快去办理福利房的交款手续,因为房子马上就下来了,再不交就不合适了。王辛向他表示,如果他手里没有现钱的话,那自己可以代他先付。另外,如果他实在忙得抽不出身,自己也可以让负责这个工作的会计去市委,提供上门服务。

  李睿自然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会计跑一趟市委,打算自己过去办,问王辛现在还能不能办。王辛说可以。李睿跟他问明具体位置后挂掉电话,进去跟宋朝阳请假。
  宋朝阳想了想,道:“我马上就回宾馆喝药,喝完估计也就顺便在宾馆吃了晚饭,晚上也没什么事,要不你就直接下班吧,交完房款就回去吃饭,顺便陪陪吕大小姐,呵呵。”
  李睿心中非常感激,心说还是老板待自己好,也为中午做出的跟孙淑琴断绝私情的决定而感到明智,点头应承下来,与他道别,出屋后收拾东西,拎包赶奔机关事务管理局。
  机关事务管理局并不在市政府大院里办公,但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距离市委市政府也不远,就在市政府对面靠东差不多两站地的地方。两站地,说远不远,说近可也不近,走着去要走上一会儿。可这么点路,打车又不值当,等公交更是费时费事,是以李睿直接甩开大步,走十一路赶了过去。
  路上他给徐达打去电话,问晚上是否一起喝酒。徐达居然说自己现在在北京,怕是喝不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