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他都明白,所谓的加班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事好几年了,随着张蕊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她攀升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她以为自己不知道那些事,其实自己都知道,可是那又能怎么样,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被几个人绑到了一处山洞里,在那里,他体会到了死亡的味道,那种黑暗和死亡带来的恐惧使他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敢管自己老婆的事,他甚至从那之后很少碰自己老婆,因为他不想去死,他不敢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

  樱花会所的顶层,头顶上是静静的星空,柯子华和成功对面而坐,正在喝茶。
  “华子,你说丁长生今晚那个段子在说明什么?或者说他想说什么?”
  “这个,不好说,不过,我理解为这是对我们的警告,他这是要把我们送进监狱的节奏”。柯子华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柯子华在成功面前再也没有说过丁长生的好话。
  “有这么严重?”成功不为所动道。
  “有没有这么严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让他知道,有些事他不能做,有些人他不能得罪,国家和政府不是他丁长生家的,所以不要做那种强出头的事,否则的话……”
  虽然柯子华没说下去,但是成功却知道,柯子华对丁长生的厌恶程度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这让成功很是苦恼,很担心柯子华的不理智让自己的精心布局功亏一篑,柯子华个成功最大的区别是柯子华崇尚暴力,而成功更喜欢用脑子去做事,这一点,柯子华学到现在都没学会。
  丁长生是被张蕊连扛带拽的拖进别墅的,但是拖到客厅的沙发上时就再也拖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看不出,这小子还真是死沉死沉的”。张蕊自言自语道。
  可是扛到这里远没有解决问题,张蕊看了看拉着的窗帘,但是这里是客厅,真的要在这里吗,张蕊想到这里自己就脸红了,而且看着呼呼大睡的丁长生,就这么个样子能干什么呀?

  于是张蕊决定先不管了,自己先洗个澡再说,于是扔下在客厅里呼呼大睡的丁长生,自顾自的上楼去洗澡了,可是等她洗完澡再下来时,不禁大吃一惊。
  因为原本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丁长生居然不见了,这让张蕊有点毛骨悚然,再到楼下楼上都找了一遍,甚至连储藏室都找遍了,还是没有踪影,这么说来,他是走了?
  张蕊顾不得自己还穿着睡衣,就推房门走了出去,果然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自己明明记得已经关上了,这么想来,丁长生的确是走了,可是这里离市区还有好几十里路呢,他又没有开车来,这什么时候能走到市区去?
  想到这里,张蕊赶紧回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开车一路追了出去,但是追了一半路程后,张蕊放弃了,将车停在了路边,丁长生就是跑也不可能在这么一会的功夫跑出去十多里地去,这人去哪儿了?
  张蕊倒不是怕丁长生走,而是怕他半路出事,但是现在想来,在酒桌上的大醉以及在来的路上呼呼大睡,这都有可能是伪装的,这一切都让张蕊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这么一个老奸巨猾的人,成功居然让自己去勾引他,他把自己卖了可能自己还替人家数钱呢。  
  成功和柯子华正在喝茶,他的电话响了。
  “是张蕊的,这个时候打电话,不会出什么事吧?”成功嘀咕着,接通了电话。
  “喂,怎么了?”
  “出大事了,丁长生不见了”。
  “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成功在电话里追问道,他不理解张蕊这不见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 
  “我见他睡得和死猪似得,于是……”张蕊将大概情况说了一遍,听的成功是目瞪口呆,人怎么会不见呢?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成功听完这一切后,挂了电话。
  柯子华见成功脸色很不好看,但是成功没说,他也不方便问,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成功好像很反感自己在他面前说丁长生的坏话,所以他现在逐渐学乖了,最好是闭口不言。
  “丁长生不见了,在张蕊的别墅里不见的,你说他会去哪儿?”成功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柯子华道。 r
  柯子华倒是没感到意外,脸色平静,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似得,不过,成功既然问了,自己就得表态,于是说道:“这么说来,喝醉也是装的了?他这么做就是不信任我们了”。
  “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没这么简单呢,丁长生如果觉得我们是害他,肯定不会这么放开了喝,刚刚那么多酒都进了他的肚子,这一点你我都是亲眼所见,丁长生的酒量我还是知道一点的,那些酒足以让他喝醉了,他自己走不大可能,难道还有别人跟着张蕊?”成功推测道。
  “嗯,这就不知道了,要不要我让市局的人去看看?”柯子华问道。

  成功没说话,但是摇摇头,这事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所以不宜大动干戈,万一丁长生真是自己回去了,自己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吗?丁长生跟张蕊走了,自己又是怎么知道丁长生走了,所以派丨警丨察去找是不明智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我觉得不会出事,说不定他是真的装醉呢”。柯子华还是坚持丁长生是装醉。
  丁长生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而且梦里还有好事,梦到自己娶媳妇了,但是新娘子是什么模样没看到,一来是因为盖着红盖头,二来还没来得及掀盖头就下雨了。
  但是直到他睁开眼,才发现自己不是下雨了,而是在淋浴,天很热,而且自己有喝了那么多的酒,淋浴非常的舒服,可是他想抚摸一下自己的脸,捋一下自己的头发,但是没想到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动弹,这个时候,淋浴也停止了,他挣扎着半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被脱得精光,坐在一间房子里,自己屁股底下好像是马桶,而站在自己面前给自己淋浴的人却是一个男人  。
  “丁长生,丁书记,你醒了,挺能喝啊,来,喝点水醒醒酒”。说罢,男人又打开了花洒对着丁长生的脸就开始冲,还别说,丁长生还真是有点渴了,于是张开嘴喝了不少,可是这个家伙明显不是想要喂丁长生喝水,是在羞辱他,所以花洒淋水的不为基本都是在他的眉头处,这样一来丁长生就不敢喘气,否则就容易将水吸到自己鼻子里,颇为难说。
  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原本绳子可能是干的,这样一淋水,麻绳的就显得湿涩起来更为要命的是自己的双腿也被绑在了一起,同样是难以动弹,而在腰间,还有一根绳子直接将自己绑在了马桶的水箱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就目前的情况看,丁长生还真是难以动弹。
  “喝足了吧,睁开眼,看看我是谁?”男人终于是将花洒放下了,然后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丁长生面前,一屁股坐在上面,盯着丁长生,恨恨的样子。
  丁长生这才慢慢睁开眼,酒精的作用还没过去,丁长生虽然脑子里保持着一丝清明,可是依然脑袋昏沉昏沉的。
  日期:2015-12-18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