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口,楚天齐轻轻敲了敲门,没人答话。他又加重了力度,敲了几下。里面传出宁俊琦的声音:“门开着呢,进来吧!”
  楚天齐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开了,他走了进去,屋子里没有宁俊琦。楚天齐关上屋门,叫了一声“俊琦”,套间再次传出宁俊琦的声音:“进来吧,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
  楚天齐心里话:说是说了,可你也没说进里屋呀!
  想到“里屋”两个字,楚天齐不由得抬头四顾了一下。他这才注意到,外屋的窗帘已经拉上了。他要干什么?大白天的就要亲热?也太开放了吧?想到此,他不禁一阵心猿意马,回身把门上暗锁悄悄锁上,然后慢慢向套间走去。
  套间虚掩着,楚天齐轻轻推开了屋门,看到里面的情景,他的眼前就是一亮。顿时明白她为什么在电话里是那个态度了,分明是她故意那么做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现在这个惊喜。虽然里面场景和他想象的不是一回事,但却让他心中很是温暖,还有一点激动和渴盼。
  不大的套间里,靠床的位置,摆着一张小餐桌。餐桌上摆着一盘凉拌土豆丝,一盘拍黄瓜,一小碟切好的火腿,一小碟切开的咸鸭蛋,还有一个用盘子扣着的盘子。这整个一桌下酒菜呀,莫非要喝酒?
  “楞着干什么?帮帮忙。”宁俊琦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手里正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素炒西兰花。

  楚天齐憨憨一笑,接过盘子,放到餐桌上。
  “我洗一下手,马上开饭。”宁俊琦说着,走进了卫生间。
  楚天齐跟了过去:“你这什么时候弄的?”
  “你走后不久,要主任就给我弄了一个电炒锅,一个电饭锅,一张小餐桌,还给弄了一些小厨具。”宁俊琦边洗着手边说。
  楚天齐看到,卫生间里,在靠东墙的位置搭起了一个小餐台,电钞锅和电饭锅都在上面放着。在卫生间中间位置挂着一块布帘,把东西两侧成功的分开了,平时都拉住的。

  一个是因为地方有限,只能这么利用,另一个主要是由于宁俊琦的卫生间特别干净,否则是没法这么将就的。
  “快去,把酒打开,今天我们喝一点。”宁俊琦用手一指床边靠墙放着的一瓶红酒,说道。
  还好,有红酒起子,楚天齐很快打开了红酒,拿过高脚杯,每人倒了少半杯。
  宁俊琦坐到了桌上,楚天齐坐到对面的方凳上,他拿开那个盖着的盘子,桌子上立刻多了一盘红黄相间的西红柿炒鸡蛋。

  宁俊琦已经摘掉了围裙,上身只穿着一件低领的半袖居家服,下*身是同款的七分裤。由于刚才的忙活,加上天气炎热,她的脸色红扑扑的,脖项间还有细密的汗珠,甚是诱人。看着宁俊琦这样的打扮,楚天齐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不就是一个妻子的样子吗?他痴痴的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
  “嗨,眼睛长锥子啦,想什么呢?”宁俊琦娇嗔道。
  听到她的娇嗔,楚天齐才回过神来,但一时不知说什么。忽然,他想起在路上想到的一件事,便脱口而出:“防我同学”。
  本来以为他要说出一些腻乎的情话,没想到却说出这么几个字,宁俊琦不禁略有些失望,只“哦”了一声,没有回话。
  看到宁俊琦这么不重视,楚天齐急道:“俊琦,你是不是没听进去,我让你防着我的同学。”
  “知道了,我不是一真防着他吗?”宁俊琦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楚天齐强调:“我是说,不光要防着冯俊飞,也要防着陆勇,更要防着他俩和王晓英联手。”

  “防陆勇,防他们联手?为什么?”宁俊琦显然重视了,语气很郑重,还用胳膊撑在桌上,双手托着脸颊,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主要是我的一种感觉,你还记得有人给冯俊飞报信的事吧?”楚天齐严肃的说道,“当时我们都觉得有内鬼,我觉得陆勇的嫌疑最大。一去党校,我俩就是同一个宿舍,他还主动把好的床位让给了我。我挺感谢他的,也想和他更近一些,但他在平时却和我比较远。这让我有些不理解,所以怀疑他有可能是为了让床位而让床位。”
  “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宁俊琦显然不认可他的说话。
  楚天齐一笑:“当然,我这有点‘拿好心当驴肝肺’的意思。但是你想啊,我们这个班里有将近六十人,玉赤县只有我们两人,所以他是最有可能和冯俊飞接触的人。另外,我们市平均每两、三个县一个名额,而玉赤县却一下子给了两个。这有没有可能是从上面直接多要的一个?赵书记没说我这个名额是另外要的,那么他的那个名额就极有可能直接来自上面。那么又是什么人下了这么大辛苦呢?”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宁俊琦想了想,什么也没说,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还有,从平衡的角度来看,他的那个名额肯定不是赵书记一派的,很可能是和赵书记对立一派的。尤其是这次,他从向阳镇调到这里,也有疑点。他在向阳镇连丨党丨委委员都不是,到这儿后,一下子成了丨党丨委委员、常务副乡长。虽然向阳镇比我们大,但要论这两年的发展,青牛峪要比向阳镇强的多,所以他这是超常提拔。试想,现在在县里还有哪派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啊,最起码不是赵书记一派吧。”楚天齐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当然我这只是怀疑,所以我只要你防着他,并不是先要对他怎么样,小心无大错嘛!”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个事。现在冯和王有联系的迹象,我想他们早就有联系,只是一直遮掩着。所以陆无论是他们哪个派系,都极有可能和他们联系在一起。如果他们三人联合的话,那我在乡丨党丨委的掌控力就会大大下降,甚至不排除被他们架空的危险。”宁俊琦点了点头,认同的说。
  说到这个话题,两人一时忘记了动筷子。
  “都怨你,菜都快凉了,你非要先说这件事,多破坏气氛。”宁俊琦噘着小嘴撒娇道。
  “我这不是怕你吃亏吗?”楚天齐解释着。
  “那你可以吃完了再说嘛!”宁俊琦依旧不悦道。
  楚天齐“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怕一会儿忘了吗?”说着,他用手一指杯中红酒,“酒能乱*性呀,当然也能忘事了。”
  没想到楚天齐把话绕到了那个词上,宁俊琦娇羞的说道:“讨厌,不正经。”
  “俊琦,你真美,人美心更美,我俩喝一杯!”楚天齐望着宁俊琦的眼睛深情的说道。
  “就会哄人。”宁俊琦嘴上这么说着,却已举起酒杯,和他碰在一起。
  就在楚天齐和宁俊琦喝酒、吃饭的时候,在县城的一个小区住宅里,一对男女也在谈论着青牛峪乡的事。不过,他们不是坐着,而是躺着。
  男人是玉赤县县长助理兼县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正二八经的副处级领导黄敬祖。女人正是青牛峪乡丨党丨委副书记王晓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