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5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小楼,李睿小声吩咐那王警官道:“帮我跟你们领导说一声,如果这个万金有再在里面大放厥词,扯什么有关宋书记或者我的话题,那就狠狠教训他,打得他说不出话来为止,甚至永远都不能说话也没关系,就说这是我的意思,有问题可以找我确认。不过呢,万金有从今天开始应该会老实下来,不会再闹,我这么说只是预防万一,麻烦你转告一下吧。”
  王警官陪着笑说道:“好,没问题,我一定转告。不过他在市局也待不了多久了,等审清了就要送到看守所去,等宣判后再转到市第一监狱里去。当然,那两个地方也都是咱们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看好了也就是了,保证那老小子不能胡说八道。”
  李睿道:“嗯,那就多麻烦你们了。”王警官笑道:“小事一桩,李处您不用太客气。”
  他陪着李睿走进主楼,又要把他送出去,不过被婉拒了。二人在主楼门前台阶上道别。
  李睿走出市局大门时,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段小倩,有日子不见那个小辣椒了,心里还是挺想她的,看看今明两晚有时间没有,如果可以抽出时间,就去医院里探望下她。
  “呀,李睿?”
  李睿还没来得及到路边打车,就见马路对面走来三四个女警,为首一个三十七八岁年纪,身穿制服,秀发齐肩,生着一张不太标准的鹅蛋脸,容貌颇为秀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少丨妇丨独有的成熟与风情,赫然是个令人眼前一亮的警花。
  李睿看到这个年纪稍大些的警花,也是又惊又喜,笑着停步,打招呼道:“沈主任!”

  这女警正是市公丨安丨局办公室的副主任沈元珠,李睿的老朋友,也能说是老相好,当然只是纯粹的相好,迄今为止不存在那种关系。
  沈元珠笑呵呵走到他跟前,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从局里出来啦?”
  她身边那几个女警见她要跟朋友说话,跟她打过招呼后进了局大门,原地只剩二人。
  李睿跟她开玩笑道:“我过来请你吃饭,结果没找着你,只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沈元珠又好气又好笑,妩媚的横他一眼,嗔道:“少来,真要请我吃饭,干吗不提前打个电话?”李睿笑道:“开玩笑啦,我过来办点事。”沈元珠道:“办什么事?用我帮忙吗?”李睿道:“不用,已经办好了,你这是去哪来啊……”
  两人寒暄了几句,李睿告辞要走,沈元珠见他还要打车走,便主动提出开车送他。李睿跟她客气两句,见劝服不了她,也只好答应。沈元珠回局大院里开上自己的座驾,出来后在门口接上他,径直往青阳宾馆驶去。

  李睿坐在她的私家车里,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这种愧疚心情来源于两处,一处是之前曾经多次拒绝她的幽会诉求,感觉愧对美人情意;另一处是多次请她帮忙,今天又承了她这么一个小小人情,欠她的人情已经太多太多,却无法偿还。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人家,心里酸溜溜的不是味儿。
  沈元珠却似乎已经忘记了过往的情怨,一边开车一边跟他闲聊,语气亲热随意,还跟以前对他一样。
  车到青阳宾馆东门停下,李睿下车前对沈元珠道:“什么时候不忙我请你吃饭吧。”沈元珠笑眯眯地说:“那敢情好,咱俩可是好久没一块吃饭了。”李睿解释道;“年前年初的忙结婚诸事来着,年假过完以后就又忙起工作来了,一直也没得空。”沈元珠奇道:“忙结婚来?”李睿解释道:“二婚。”沈元珠点了点头,道:“不错,呵呵,恭喜你了,梅开二度啊。你确实得请我吃饭,不对,是请我喝喜酒。”李睿笑道:“你等我电话吧,不过你就不用准备份子钱了。”沈元珠戏谑的觑着他,道:“本来我也没说要出啊。”

  二人对视一眼,一齐笑起来。
  说笑了这几句,也差不多了,李睿嘱咐沈元珠回去路上开慢点,说完推门下车,站到路边目送她驾车离去,此时回想起,自己能够有幸与这位姐结识,还是当时的市公丨安丨局长冯卫东促成的呢,结果弄来弄去,却是自己把老冯搞到大牢里去了,真是造化弄人啊,想到这深深叹息。
  他等看不到沈元珠座驾的影子了,却也没有立时走进宾馆后院,而是掏出手机,找到电话簿里孙淑琴“孙二”那个号,给她拨了过去。
  他要把刚才被万金有威胁的事告诉她,也算跟她互通有无,当然,也是趁机跟她聊上一会儿,谁叫心里已经印上她的影子了呢?
  电话接通后,李睿也没跟彼端的伊人寒暄,先把刚才探监万金有的事一股脑的跟她讲了。
  孙淑琴听后气得不行,咬牙切齿的道:“他简直不是人,他比畜牲都不如,畜牲都不像他这么无耻……老天爷真是不开眼啊,为什么不打雷劈死他呢?”李睿柔声安慰她道:“犯不着因为这种人生气,气着了可是自个儿难受。”孙淑琴嗯了一声,赞道:“还是你机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李睿心比较细,嘱咐她道:“这回算是躲过去了,可难保这事儿将来不被宋书记知道。咱们得未雨绸缪,统一口径,就说当日我本来是要去卧室里救你的,但你害羞,出声阻止我了,我只好让高紫萱那丫头进去,然后她给你解绑救了你,从头至尾,我什么都没瞧见你的。”

  孙淑琴道:“好,我记住了,可这事光咱俩统一口径不行啊,也得让那个高紫萱知情啊。”李睿道:“放心吧,她那边不会有事的,保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事到临头再找她帮忙撒谎也没问题。”孙淑琴沉默半响,忽然问道:“最近宋朝阳跟那个姓朱的女人又见面了吗?”李睿知道她问的是朱海英,道:“见了一次,不过是谈公事,朱海英要来青阳发展,想让宋书记照顾她生意。不过她只现了一面就又消失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她去哪了,可能又回省城了吧。你问这个……其实你还是很爱宋书记的对吧?”

  孙淑琴不说话了,似乎被这句话击中了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李睿心里有点别扭,酸溜溜的不是味儿,小声道:“要不你跟宋书记还是和好吧?咱……咱俩,也还恢复到以前那样?”孙淑琴冷淡的道:“你见过镜子摔裂了,粘起来继续用的吗?裂痕已经产生了,无论如何也合不上了,勉强合上,也是面子上的合上,心再也合不到一起了。”却只说了她跟宋朝阳的关系走向,没提跟他的。
  李睿暗叹口气,那天晚上老板做得确实太过分了,吵架归吵架,干吗把朱海英拉进来,还示威一般的跟她出去过夜,这可好,直接把孙淑琴的心给伤透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唉,估计老板要是得知孙淑琴的内心想法,可能死的心都有了,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如果老婆的心都伤了,闹得家人不和睦了,那当再大的官又有什么意思呢?
  孙淑琴又道:“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之所以问这个,并不是关心他宋朝阳,更不是喝朱海英的醋,而是想确认他是不是还跟朱海英来往,既然他们还在来往,那我就放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