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34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帅哥就别叫了,我这样的算不上帅哥,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说道,“住就住吧,反正也宽敞。”
  “你要不就别住这儿了,还是回去吧,万一你老公他生气呢,不过来找你怎么办?”柳如月说道。
  “怎么?”张雅说道,“你就这么着急赶我走,怕我破坏你们俩的好事呀。”
  “不是,我觉得夫妻吵架也不至于,非得让他来赔礼道歉呀,你老是这样,他也会烦的,你主动承认一次错误,也没什么。”柳如月说道。
  “不行!”张雅态度坚决,“他不来找我,我就坚决不回去,让我自己回去,我丢不起那人。”

  “可这事本来就是你无理取闹,人家也没什么错呀。”柳如月说道。
  “谁说的,惹我生气就是他的错。他怎么会没错。”张雅说道。
  张雅固执的不肯自己回去,非得等她老公来接她,看来她平时也是被她老公骄纵惯了,所以才这么自信。从她们的谈话中听来,以前张雅也是校花级的人物,后来大概是玩够了,才嫁给了她现在的老公,反正也是各种优越感,各种公主病,他老公脾气很好,一直挺包容她的  。所以才造就了她现在的傲气。
  当然再住一晚对我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大不了下次上卫生间的时候注意点就是了。
  可是第三天第四天依旧是老样子,张雅的老公一直都没有来接她,从她和柳如月的聊天中可以听的出来,这情况可不多见,我看她也渐渐有些按捺不住了,可偏偏又死要面子,柳如月怎么劝都不肯。
  终于某一天的晚饭后,她还是松了口,决定第二天回家去。
  早晨我和柳如月把张雅送上了车,柳如月很开心,她离了婚,不想张雅也重蹈她的覆辙。
  但是她也没有开心多久,当天晚上我一回家,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女人在哭,我还以为柳如月怎么了,急忙打开门,冲了进去,却发现柳如月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哭。

  而是从另外一个卧室里传来了哭声,伤心欲绝。从哭声可以判断,这女人就是张雅。
  “怎么了?她怎么又回来了?”我问柳如月。
  柳如月也十分生气,黑着个脸,半天没有说话。
  “王八蛋!真想一刀捅死他!”柳如月恨恨的说道。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你这是要捅死谁呀?”

  “当然是张雅她那个王八蛋老公!”柳如月恨恨的说道。
  “她老公怎么了?”我不解的说道,“你不之前劝张雅的时候还说她老公好,会疼人什么什么的,这会儿又怎么了?”
  “那是我瞎了眼!我算看透了,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柳如月不解气的说道。
  “到底怎么了?”我问道,“能不能说事?”
  柳如月叹了一口气,说道,“她今儿早晨回去了,一开门发现她老公和别的女人躺在床上!”
  “原来是堵床上了。”我说。
  “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还打了她,把她给赶出来了!你说可气不可气?真不是个东西!”柳如月恨恨的骂道。

  “我觉得这也不能全怪人家。”我说道,“你那朋友太蛮不讲理,再好脾气的人也不会一直忍耐,这跟她自身也还是有关系的。”
  “她无理取闹,他就可以跟别的女人睡觉?”柳如月说道,“这就是他出轨的理由?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得,怪我多嘴。”我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赶紧去劝劝吧。”
  “她不开门,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哭,我也急坏了。”柳如月说道。
  她话刚说完,张雅的门就开了,她鬓发散乱的走了出来,眼睛哭的红肿,像两个大桃子一样,疾步冲进了厨房,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见她拎着一把菜刀气势汹汹的就冲了出来,一面走一面骂道,“我他妈活劈了这个王八蛋!”
  我和柳如月颓然变色。
  我和柳如月急忙拉住,张雅这女人的劲儿真大,我们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控制住,把刀藏了起来。
  然后张雅又哭着跑回了房间,继续哭起来。
  柳如月也没有心思吃饭,所以没有下厨,我也只能出去吃了。
  我出去吃了个饭回来,发现张雅竟然还在房间里淅淅沥沥的哭着,这女人可真能哭,柳如月依然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
  “她一直没有停的在那哭吗?”我问道。
  柳如月点点头。
  “那她肺活量真是可以,佩服。”我说道。
  柳如月扑哧笑了,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都出了这么大事,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你不是也笑了么。”我说道,“你也没进去再劝劝,这么哭下去,再哭出什么毛病来。”
  “劝了,没用。”柳如月说道。“她是真的伤心。”
  “既然这么伤心,那早干嘛去了,早为什么不能对人家好点。”我说道。
  “你看,你又来了。”柳如月说道。
  “我说错了吗?”我说道,“这夫妻双方都得是互相包容和体量的,哪有总是让一个人包容的  。”
  “啧啧,听你说的,好像是结婚多少年了似的,你一单身小屁孩,哪来的经验。”柳如月说道。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我没结过婚,我爸妈还没结过吗?”我说道。
  “没个正经。”柳如月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能无限包容另一个女人,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也只有一个。”我说道。

  柳如月十分有兴趣的问道,“谁呀?”
  “我爸。”
  “是吗?”
  “我说的是实话,从小我妈就特别能无理取闹,有的时候我都看不下去,但是我爸就是能忍,一忍就是这么多年,有的时候,我都挺心疼我爸的。我有时候还跟我爸开玩笑,说,你找这么一老婆,一辈子不累吗?”我说道。

  “那你爸怎么说?”
  “我爸说,你不懂,你妈那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心里疼我着呢。我说我可美看出来,我反正不会找这么一媳妇。我爸说,你小子还挑三拣四,你能找到一肯嫁给你的就烧高香了。”
  柳如月笑了,说道,“你爸说的对,一针见血。”
  “少来,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像我妈那样的,我也接受不了,你想我这样脾气的都接受不了,更别说她老公了,我想这些年恐怕也是忍耐够了,才整了这么一出。”我说道。
  “别瞎说,我刚才想了想,我觉得她老公可能也是一时气糊涂了,才想了这么一招气她,我明天得找他去谈谈。”柳如月说道。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说道,“我觉得他是被逼疯了,才想了这么一招,这种人最可怕,一旦出手就没有商量和回旋的余地。”
  柳如月显然不信,但我想她早晚也会认同我的观点。
  “你早点睡吧,我去再劝劝她。”柳如月说道。
  我便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听柳如月在外面劝张雅,隔着门,声音瓮声瓮气,听了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我没想到我竟然又回到了那个梦里,在梦里见到了那个少丨妇丨。
  她的出现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本来以为我会早点见到她,在柳如月住进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在梦里见到她,因为那段时间我的荷尔蒙分泌很旺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