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4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可蕊白了华子建一眼,说:“一天就想那事情。”
  她松开了电话,对宁主任说:“那行吧,我们一会过去。”
  放下电话,江可蕊想到了华子建刚刚说的话,又是一阵的脸红,她就提起粉拳汪华子建身上擂了几下,华子建有点莫名其妙的,后来看看江可蕊桃红满面,也就知道是刚才那话的缘故了,他呵呵的笑着,说:“打吧,打是亲,骂是爱。”
  江可蕊也就住手不打了,两人拥在了一起,又说起了那水汤呱唧,毫无营养,莫名其妙的情话了。
  晚上在宁姐家里吃饭,华子建就在自己带的包里,拿出了两瓶五粮液来带上,他们怕晚上喝酒多,江可蕊就没有开自己的车,下去打了葛车,很快就到了宁姐住的地方,这是一幢很漂亮的小别墅,独门独户独院,两层楼,别墅还有室内车库。
  房间里更是具有浪漫与庄严的气质,头顶是天蓝色彩绘,装饰着金色百合花图案,脚下是黑
  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尽显雍容华贵,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单单看一看这房间,华子建就知道这宁姐的老公很不简单了,宁姐热情的招呼着他们,今天宁姐表现出一位典型的江南女性的魅力,一米六几的格子,说不上高挑,但绝对有形。象宁姐这模样,走在大街上,还是有那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今天你根本看不出她在电视台那种霸气来。其实宁姐在家里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挺实在的家庭主妇,别看这房子很大,但是被打理得挺干净的,走进去就有那种很舒爽的感觉。

  宁姐招呼说:“华书记,您来了。快坐快坐。”
  听到宁姐这样称呼,华子建笑了笑,“宁姐叫我名字吧,这样显的亲切一点。”
  宁姐就笑着说:“好,那就叫你子建。”
  从楼上,宁姐的老公就下来了,华子建和江可蕊都一起招呼了一句,几个人介绍了一下,华子建知道这宁姐的老公姓张,是个**,现在都时兴叫官二代,在省政府的文教厅里当副厅长,不过人看着还算客气,华子建和他说上几句话,两人就找到了共同的语言,什么柳林市的谁谁谁,两人都认识啊,还有文教厅的那个处长,就是鼻子章的有点偏的那个,华子建陪着吃过饭啊,江可蕊对着宁姐做个鬼脸,伸伸舌头说:“这两人。。。。”

  宁姐也就笑了起来,泡茶,上水果,一看华子建还带来了两瓶酒,宁姐就责怪了几句,那宁姐的老公也说:“你还大老远带酒来,我这酒多的都消化不了,行,今天喝你的,但走的时候我给你装几瓶带上。”
  华子建也就客气了几句。
  这里他们在聊,江可蕊和宁姐就到厨房收拾菜去了,过了一会,华子建走过去,看着厨房里的两人笑道:“江小姐,你也会做菜?看不出来啊?”江可蕊笑了,“那是你没口福,我做的饭菜可好吃了。”华子建就笑着看了看她们俩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华子建又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跟宁姐他老公聊天。大约等了一个把小时,她们终于把饭菜搞好了。厨房里飘来一股香浓的鸡汤味。
  华子建就忍不住喊了句,“很香,味道应该不错吧!”
  江可蕊笑嘻嘻地将炖好的鸡端上来,还一边道:“农村里养的土鸡就是不错,不过现在的鸡都变种了,不是那种很纯正的土鸡。这鸡肚子里好多的油,被我掏空了。”真正的纯种土鸡,也就二斤多左右,不过能有这样的好口福,还挑剔什么?等他们两把几个菜都端上来,摆满了一桌子。华子建就开了瓶酒,给众人倒了一杯。
  宁姐说道:“我平时不喝酒的,今天晚上就破例敬您一杯怎么样?”

  华子建笑道:“既然破例,一杯哪够?”
  宁姐说,“那不行,我喝多了会闹笑话。”
  她老公也说,没关系的,在自己家里,喝醉了也没什么笑话。
  但在华子建的记忆里,好像上次宁姐在洋河去拍片,也是喝酒的,或者在家里她要表现的温文尔雅一点吧,华子建就不能来揭穿这个事情,好像宁姐真的不会喝酒一样。

  倒完了酒,华子建带着端起了杯子,刚站起来,张副厅长就道:“你这是干嘛?在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坐下,坐下,我们这是私人聚会,吃家常饭。没那么多规矩。每天在那种场合下,你还不嫌累?”
  说的华子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坐下来,“那我和可蕊敬您一杯总行吧!”“要喝酒行,敬就免了。大家图个痛快,别破坏了气氛。”宁姐的老公这么说。
  宁姐不敢多喝酒,华子建端杯子的时候,只是浅浅的意思了一下。华子建也就笑笑,呡了一小口酒,放下了杯子。
  宁姐站起来给华子建和江可蕊舀了碗汤,华子建尝了一下,赞不绝口。江可蕊要开车,喝了一点脸上微微有些红润,倒是更加逗人喜爱了,女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喝得上脸的时候,那表情,那眼神挺逗人喜欢的。这顿饭吃得就没有太大的意思了,比起华子建在洋河县,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情,今天这顿饭有点清淡了,好在这宁主任两口子还随和,让华子建和江可蕊没有感到多少拘谨。

  吃完饭,又稍微的坐了一会,华子建就和江可蕊告辞离开了,
  两人走路的时候,江可蕊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挽上了他的手臂,两个人就这样散步似地走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切都那样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两个人走在一起,慢悠悠地散着步,十分默契,谁也没有提出要打车,华子建手里提着东西,是走的时候,宁姐的老公装给他的几条中华烟。

  街道上风依然很寒冷,吹得人脸上凉嗖嗖的。就象小孩子调皮的手,不经意擦过你的脸胧,江可蕊打了个颤,身子向华子建靠子靠,两人距离拉得更近了。
  “你喜欢散步吗?”晚风下,江可蕊扬起绝美的容颜,微微偏着脖子笑看着华子建。
  华子建不得不承认,“我很少把时间花在散步上面,也许是没有找到这种感觉。看来,人生不能太匆忙,总把自己弄得象钟表的秒钟似的,就会错过了人生最美丽的瞬间。”
  江可蕊嫣然一笑,样子很有几分动人,再加上今天晚上喝了些酒,那脸色一抹红晕,看得华子建就有些恍然若梦。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情怀,深藏不露的才子啊。”江可蕊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很漂亮,美丽的笑容,让这夜色凭添了几许魅力。
  风,象怕打搅了谁的浪漫,变得柔和了。月色,不知在何时升起,恬静地看着这片蒙胧的大地。两个人走在晚风里,笑得那么亲密,走得那么优雅。江可蕊的优雅,竟然象慢慢融入了自己生命里一样,让华子建突然之间有了这种错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