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7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部长,欢迎来白山区,这位就是丁书记吧,你好”。
  虽然丁长生空降白山区让很多人空欢喜了一场,因为一个地方的坑是有限的,而在坑有限而萝卜又比较多的情况下,都等着前面的萝卜被拔走,自己好机会填上前面的坑,可是空降一个人过来,这就意味着是外来的萝卜填了坑,本地的萝卜就只能是原地不动了  。
  可是和有些人明显的不高兴比起来,另外一些人明明知道这事不是自己能左右的,所以快速的转变自己的思想让人耳目一新,就像这位声音甜美,远远的伸出纤细白嫩小手的区委副书记,丁云露。
  “小丁,老陈去哪了?”贺明宣和丁云露碰了碰手,就松开了,他还在丁云露身后的那些人里找陈敬山的影子。
  “哦,陈区长还在楼上,那儿,那不是下来了嘛”。丁云露一转身指着区政府大楼说道。
  本来这话没有任何的歧义,但是经丁云露这么一说,尤其是在迎接新任区委书记的时刻,陈区长下来了,可不是嘛,没上去,就是下来了。
  白山区还有其他几个领导都在现场,本来都是硬着头皮来的,既然丁云露出面了,他们也就心安理得的缩在了后面,在这白山区混了那么多年,谁是谁的人心里都和明镜似得,孙传河背后是谁,陈敬山背后又是谁在撑着,所以陈敬山这次没上去,不代表丁长生在这里能呆长久,既然没点到自己头上,自己完全可以当哑巴,于是这些人就在人群里远远的看着跟在贺明宣身后的丁长生。
  “哎哟哟,贺部长,真是不好意思,接了个电话就把这事给耽搁了,快快里面请”。陈敬山一上来就先声夺人,而且上了和贺明宣握了握手后,一转身,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方向却是想把贺明宣引导到区政府大楼去。
  “老陈,来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丁长生同志,你们之前认识吗?”贺明宣明知故问道。

  这个时候陈敬山才像是新发现了丁长生似得,停住了脚步,向丁长生伸出了手,“长生同志,欢迎”。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话,却让很多人听出了话里的冰碴子味道。
  卡文了,我得捋捋。
  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自此之后,白山区怕是不肃静了,区长一上来就给区委书记甩脸子,这不是找事吗?虽然大家对这个叫丁长生的还不是很熟悉,但是好事者早就通过各方渠道打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陈敬山和丁长生一个是老当益壮,一个是年少轻狂,这以后的日子还不得热闹起来,当然了,在这种事情上,永远都有那么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看着陈敬山的表情,丁云露窝在心里的那股劲这才稍微的好受了那么一点,孙传河在时,在区里是一手遮天,虽然有市委书记唐炳坤撑腰,陈敬山时不时还和孙传河掰上那么一手腕,但是丁云露这个副书记的位置就显得很尴尬。
  因为那两人都太强,以至于强到可以真枪真刀的对着干而不需要她这个区委副书记在中间做个缓冲,意思就是谁都没拿她当回事,贺明宣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她隐忍,再隐忍,隐忍不代表退缩,而是看准机会再出手。
  就像是今天到门口迎接贺明宣和丁长生的到来,昨晚贺明宣特意打电话给丁云露,让她一定要做好表率,无论别人怎么做,她一定要做到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对于自己恩师的教诲,丁云露岂敢不听,这也是为什么区里那么多领导,唯独丁云露抢着出头的原因。(

  当然了,区里这些枝枝蔓蔓,丁长生是不知道的,他现在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
  “谢谢”  。丁长生的话也少的可怜。
  介绍了所谓的区领导相互认识之后,干部会议更是索然无味,贺明宣好像是早就料到这样的局面似得,价格丁长生送到,宣布了任命后,一刻也没有多呆,居然就这么回去了。
  热热闹闹了一个小时,接下来的时间,白山区区委区政府大院又安静下来了丁长生站在自己办公室里向外望去,正好看到陈敬山和几个副区长一齐往区政府大楼走去。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以为是丁云露来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出现在门口的是区委办公室主任文若兰。
  “丁书记,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想要汇报一下”。
  “哦,进来吧”。丁长生笑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虽然丁长生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找自己有什么事,但是丁长生打心里就存在着警惕,文若兰不但是区委办公室主任,还是区委常委,这么一个人被孙传河安排为自己当大管家,那么文若兰和孙传河的关系就肯定非同一般。
  “请坐”。丁长生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
  文若兰也没有矫情,直接就坐在了丁长生的对面,而且坐下后,就翘起了腿,这倒不是因为轻浮或者是不尊重丁长生,而是因为文若兰穿的是裙子。
  “丁书记,我是来向您辞职的,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职务您还是另找别人干吧,我干不了啦”。文若兰倒是直来直去,这倒是让刚刚还在警惕的丁长生大为惊讶,这个女人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哦?为什么?不是干的好好的吗?”丁长生不动声色的问道。
  “丁书记,我这人说话直,您千万不要见怪,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是上一任书记孙传河委派的,当时我也不愿意干,事太多,我一个女同志实在是兼顾不了,但是我和孙传河认识好多年了,我也就答应了,但是谁能想到会出后来那些事,所以,既然上一任书记不在了,您是新来的书记,是不是再找个新人接这个活,我干不了也干够了”。文若兰一针见血,毫不避讳自己和孙传河的关系,这倒是让丁长生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  。

  无论孙传河和这个女人有没有关系,现在几乎都查不到了,如果文若兰有问题,那么也只能是从其他渠道再进行调查,但是如果现在同意了她辞去办公室主任一职,那么就等于自己确实是对她心有忌惮,而且又因为孙传河是因为自己的查处才出的事,这样一来,刚刚上任,就得罪了一位常委,这可不是好事。
  “文主任,你这不是看我笑话吗?我虽然也是白山人,但是我却从没有在白山区工作过,我对这里可谓是两眼一抹黑,本来办公室就是服务区委的,你这个时候要是撂挑子了,那我可就真的没招了”。丁长生诚恳的说道。
  文若兰自然看不出丁长生这么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至少人家是在留自己,如果不然,就直接同意了就是了,而且这区委又不是没有其他副主任,任何一个拿出来都可以接自己的班,虽然办公室主任位置重要,可是又不是没人会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