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5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房间,他脱去身上衣物,进洗手间痛痛快快的冲了个温水澡,裹着浴巾回到床上,无意间瞥过门口,想起不久前在那儿自己跟张薇“喝交杯酒”的场景,兀自有些激动,定定神,拿过手机,给女神丁怡静拨去电话,有日子不跟她联系了,怪想她的,今天既然有这个空儿,就跟她说说体己话,反正暂时也睡不着。
  电话很快就通了,彼端响起丁怡静平静却动听的声音:“这么晚了还没到家?”李睿奇怪不已,道:“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到家?”丁怡静嗤笑道:“你要是到家了,当着你老婆敢给我打电话?”李睿暗叹口气,笑道:“我们家静静真是冰雪聪明啊,我今天在双河出差,太晚了就没回去,现在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头,唉,要是你在就好了。”丁怡静没理会这句亲热话,说正事道:“我上周把咱俩分手的事告诉我妈了,她听后很不高兴,骂了你几句,我说是我看你不顺眼,主动甩了你的,她这才舒服了点,却又骂了我一顿,怪我没跟你领证结婚就让你又亲又抱的,大意是嫌我不自爱。”

  李睿叹道:“宝贝儿,让你受委屈了,都怪我,没有担当。”丁怡静还是没理会他的话,自顾自的道:“虽说我已经给我妈打了预防针,她再见到你不会逼你跟我结婚了,但你以后还是要躲着她走,别被她碰上,否则跑不了一顿臭骂。”李睿道:“嗯,我会躲着她的,不过一般情况下是碰不上她的。你说到结婚,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说是国外有几个岛国,都很小,也很容易入他们的国籍,花点钱就能成为他们那几个国家的公民,要不这么着,咱俩从中挑一个岛国,偷偷入了他的国籍,然后用他们的国籍领证结婚,在国外举行一个婚礼,你说好不好?”

  丁怡静听后嗤笑道:“你这是糊弄谁呢?糊弄我妈还是糊弄我?我妈那边已经用不着糊弄了,而且这样也糊弄不了她;我这边,更不用你糊弄,不用结婚人都是你的了,干吗还要搞这么复杂?”李睿心情百味杂陈,叹道:“我这不是糊弄你妈,也不是糊弄你,应该是糊弄我自己吧,因为我始终都想娶你当媳妇。”丁怡静道:“爱一个人不是想着得到她,而是始终爱着她。”李睿仰面倒在大床上,道:“我明白,我其实是觉得不能给你一个归宿,很对不起你。”丁怡静反问道:“你这样操作就能给我归宿了?回到国内,又有谁知道我是你老婆?”

  李睿笑道:“你自己知道就行啦,我不用谁知道,我只对你负责。”丁怡静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反对,只道:“你先入了那个什么岛国的国籍再说吧……”
  两人聊了一刻来钟,后来丁怡静困了,李睿便只能挂了电话睡觉。睡前他又给姚雪菲打去电话,看她是否平安到家,得到确认之后,这才放心的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他做了个绮梦,梦里房间门不知道怎么的就给开了,一个女人从门外跑进来,身材不错,但看不到头脸,直接跳到他身上,三下五除二已经跟他鱼水交融。梦境中的感觉总是那么的真实与强烈,他很快就一泄千里。这时那女人打开床头灯,露出了真面目,赫然是张薇……
  次日早上醒来,李睿回忆起这个短暂却颇为真实的梦,兀自有些心情亢奋,心中越发钦佩古人那句名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当他看到自己那湿漉漉的裤衩时,立时又被兜头浇了一桶冰水。他此次陪宋朝阳来双河调研,打的是一天的时间,当天去当天回,谁知道调研要用那么久时间,最后又留宿在了双河?因此根本没带换洗衣服,这可该怎么办?马上洗了吧,在出发之前肯定是干不了;就那么穿着吧,不仅难受,气味还特别难闻;出去买一条新的吧,这大清早的,哪个商场会开门?

  他皱眉苦思,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决定:把裤衩洗干净,装进塑料袋里塞进公文包深处,然后真空出阵,等回到市里再想办法,估计短短的两三个钟头里不会闹出什么笑话。
  “好端端的谁会想到我李睿没穿裤衩呢?”
  他哂笑两声,起床去洗手间沐浴洗漱。
  早上刚过八点,以宋朝阳为首的市里调研队伍便吃完早饭,与方青云等双河县领导班子成员道别后,乘车返回市区。临走之时,李睿再没看到赵纯,也没看到张薇。不过是一夜的工夫,两个女人却仿佛已经与他的生活完全脱节,消失在了滚滚红尘之中,留给他的只有那梦境一般的回忆。
  九点出头,宋朝阳与李睿主仆二人已经赶回市委。两人各自处理了下手头的文件与公务,宋朝阳就急匆匆赶往市府,打算面见代市长于和平,跟他沟通一下昨天去双河县九坡镇调研时所做出的决定与部署。
  昨天一天,宋朝阳可是做出了不少决定,其中有两个决定,是关乎“首扶会”的重大事项,一个是选定了两个作为样板的受灾贫困村,第二个是对所有受灾贫困村进行村落美化,市里需要对其拨款。这两件事需要上常委会讨论,众常委一起研究决定,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一个人可是做不了主。所以他回来后第一时间去找于和平沟通,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支持。
  这也反映出了宋朝阳温和良善、注重团结的性格,换成一个嚣张跋扈唯我独尊的市委书记,根本就不管你市长那一套,我决定了就是决定了,你市长高兴也罢不高兴也罢,就是这样了,你不服上常委会上反对我去,反对不了就闭嘴。
  其实宋朝阳真要是这样干,也不是不行,以他现在掌握着过半常委的强大实力,是可以压倒代市长于和平的,不过凭力量压倒对方,很可能会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弹,不利于班子团结,更不利于大局。在任何时候,和谐都是压倒一切的。
  赶到于和平办公室,宋朝阳没把李睿留在外面,带他一起走了进去。
  主仆二人与于和平见面后,彼此各自问候寒暄几句,固然是来客表现得尊敬持礼,主人也表现得相当热情厚道,给不知道三人关系的人见了,还得以为三人关系有多好呢,谁又知道三人之间早已是势同水火?

  寒暄几句,二人被于和平让座在沙发上,于和平自己也陪在首座。宋朝阳开始说起正事,于和平听得非常认真,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
  李睿安安静静的坐在宋朝阳下首,也非常认真的倾听,有次偶然抬头,却发现斜对面墙角距地两米高处,贴着一张黄纸朱字的类似道士画的符咒一样的东西,宽有一指,长有一尺,上端粘贴在墙皮上,下段随着屋里的微风轻轻摆动,其上的符咒笔画繁复,密密麻麻,看上去倒也不太难看,还透着几分艺术的味道,只是怎么看怎么透着股子诡异。
  日期:2015-08-12 06:3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