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2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子过去了。
  沈月也去打钱了。
  沈月先回来了,跟我说,已经打了五万到那卡上。
  我说好。
  沈月说,那卡的名字,不是监狱长的名字,是行政那边一个狱警的名字。
  呵呵,看来,我真是低估了监狱长,以她那智商,怎么可能用自己名字的卡接受贿赂。
  梅子也回来了。

  跟我说宋圆圆不愿意过来,说她在忙,让我下班后在我们监区门口等她。
  好吧,忙吧。
  下午,还没下班,下班之前,就接到了新的通知。
  关于对梅子开除的通知,改为了警告的处分。
  还好,监狱长还不是说是油盐不进的老家伙。

  不过,在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得住呢。
  五万,如果开除了梅子,没有五万,如果不开除,有五万。
  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留着,不过,下次可不能再去查什么了,万一被发现,真会搞出去。
  这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古代记载的小故事,一个衙门的小干部要升官县令,当打听到选的人不是他时,在次日公布新县令之前那晚,拿着一袋金条去找了管着升官的领导,第二天,公布新县令,成了这个拿着金条找领导的人。

  本杰明富兰克林说,如果你想要说服别人,要诉诸利益,而不是诉诸理性。
  道理说的真的是对极了。
  下班后,我站在监区门口,等宋圆圆。
  宋圆圆果然来了。
  我看看她,说道:“哟,今天还化了个小妆啊,要勾搭谁啊。”
  宋圆圆斜眼看我:“勾搭你哦。”
  她带着我一起去停车场。
  这家伙有车呢。

  一台漂亮的宝马淡蓝色小轿车。
  上车后,一起出去了外面。
  我说道:“新买的车啊,不错啊,还有那什么味道呢。”
  宋圆圆说:“之前想着不买,后来住院回来就买了。不早点享受,死了都没得享受。”

  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你赶紧趁早也享受享受我,不然死了没得享受。来,先亲个。”
  宋圆圆说:“不要脸。”
  我说:“那就亲嘴吧。”
  我探头过去,宋圆圆一下子推开我的头:“去哪里吃饭。”
  我说:“原来你今天说叫我等你,是想请我吃饭啊。”
  宋圆圆说:“明明是你说请我吃饭的!你都没好好请我吃过饭。”
  我说:“靠,上次请你吃的不算。”

  宋圆圆问:“什么时候。”
  我说:“那时候我们一起去那个什么地方了一起吃,还碰到了我朋友,安百井,记得吗。”
  宋圆圆说:“是什么时候,具体一点。”
  我说:“应该是去年吧,反正挺久了。”
  宋圆圆说:“哦你也知道是去年,你也知道很久了呀。”
  我说:“好吧,请你吃饭可以了吧。”
  宋圆圆说道:“不舍得花钱呢,小气鬼。”
  我说道:“你都开宝马了你说我小气鬼。”

  宋圆圆说:“开宝马就要请客呀。明明是你求我办事,你还不请客。”
  我说:“好吧我请我请。”
  宋圆圆说:“是不是嫌弃我不漂亮,所以不愿意,如果是别的女孩,你就请了是吗。”
  我说:“当然不是。”
  宋圆圆说:“反正我也有男生请我吃饭。好了我不让你请了。”
  这妞还会变脸啊。

  我说:“别这样子嘛。”
  宋圆圆笑了:“逗你玩的,看你认真的。”
  好吧,既然是逗我玩,就好了。
  她问我道:“你想吃什么,还是我请你吧。”
  我问道:“怎么又成了你在请我吃了。”
  宋圆圆说:“你都请我吃过饭,我不请你,这多不好呀。”
  我说:“那么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还是以前那句话,如果一个女孩,你约了她几次,请她吃饭了三次后,她却没有回请你,抱歉,你还是离开她吧。

  像那样的女孩,追求她的人很多也就罢了,问题是,她已经习惯了男人对她的好的。况且,她又不懂得对你感恩,也不是爱你,就是爱你也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的爱的表现出来,不踹了留着干啥。 ⑧☆⑧☆.$.
  以前,我和于晶晶交往的时候,就发一些很傻比的东西给我,例如她喜欢一双鞋,她就故意发到空间上,然后说好好看。
  然后我没有什么表示,她就会发什么,一些段子:她喜欢一双鞋,自己舍不得钱买。她就拍下照片给三个喜欢自己的男人并短信。第一位说喜欢就买吧。第二位说需要钱尽管说。她顿时觉得温暖多了。可迟迟不见第三位人回复,就在失望的时候,收到短信是第三位的,鞋我给你买了,出来吧,我在门口等你。故事总结:珍惜身边不玩嘴的人,因为说的完美不如做的实在,无论人生爱情或友情都需要一个做而不是只会说的人。

  我真的无法接受这种三观。你自己觉得贵让别人,就是喜欢她自己的男人买单这正常吗?还主动联系三个喜欢自己的男人,这是养三个备胎吧?这种女人是绿茶吧。烂故事后狗屁的总结或三观奇歪的人生哲理。这让我想到那句话,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连我的屎你都不愿意吃。
  唉,不怪人家套路深,只怪自己当时太煞笔。
  很快,她开到了夜市街那里。
  宋圆圆说道:“突然想吃小龙虾。这里也有很多的东西可以点,你想吃什么都行,我请客啊。”
  我说:“好,那就这里吧。”

  停好车,下车过去,坐下,点菜。
  点了饮料,我自己点了两只啤酒。
  挺不错这里的环境。
  宋圆圆吃着龙虾,没空和我说话,等她吃完了那一盘,她问我:“你怎么不吃呢。”

  我说道:“懒得剥。”
  宋圆圆说:“吃完了,还想吃。”
  我说:“点呗。”
  宋圆圆说:“好了,就这样子了。”
  我说道:“来干杯。”
  拿着酒杯碰她的饮料杯。
  喝了后,我倒酒了,说道:“对了,你不需要帮我查那个越狱的事了。”
  宋圆圆问我道:“为什么。”
  我说道:“唉,太危险了。”
  宋圆圆问我:“危险什么呢。”
  我说道:“的确危险,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宋圆圆奇怪了:“去帮你问问而已,有什么危险呢。”

  我说道:“好吧,我告诉你吧。%u44监区如果真的出了这事,然后她们会想办法隐瞒,跟领导说了,监狱长她们怕出事,怕被开除,也可能想办法隐瞒,如果我们去查,被她们知道,她们害怕隐瞒不了,一定把我们开除了。我们监区的一个女的去帮我问,结果就差点被开除了。”
  宋圆圆说:“我明白了。如果给她们知道我们查这个,她们真的会开除我们的。”
  我说:“对,的确是这样子的。”
  宋圆圆说道:“刚才你说如果真的出事了,她们会隐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