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729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07 18:01:58
  yen番外
  ===========
  车子快开到家楼下的车库时,陈主任给我来了电话,怕信号不好,停在了一旁接听。
  现在我们间有个很有趣的现象,陈主任爱打我电话多过打给小乖,而靓妈爱打给小乖多过打给我。

  每周陈主任习惯了会给我几个电话,有时会每天打来聊聊,我们间越来越像朋友,刚开始时我会很正经和她聊,到现在,语气会很轻松,什么都可以说。
  比如她不听爸爸话乱吃些什么东西时,我会说:“主任你不乖,夏末遗传你的基因实在是太强大了。”,她会像小孩子般嘻笑,也紧张再三强调千万不要给小乖告状,不然会抓住她的把柄。
  今天她打来问我们房子的事,还有大概什么时候才回老家,老家的水果很快成熟了,我听着很开心,也想回去,但要安排出时间,小乖刚上任另一项工作,所以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回去。
  “噢,对了!你们回来时看能不能买到以前上海那个老牌子的花露水?那个很好用,老家很多蚊子。”她交代着。

  “嗯,好的,去老城区的小百货店应该有,上次和末儿有见过,当时她还很惊讶还有得卖,这是我们小时候常用的。”我知道她说的哪种,但一时说不出名字来。
  “说起这个,你知道她小时候做了件什么傻事吗?当时把她奶奶气得一天都没吃饭。”她说着笑了起来。
  “呵呵,怎么了?”每次听她讲宝贝的糗事都很感兴趣,要知道能气老人家吃不上饭的可不是件小事。
  “她刚上小学那时,暑假我们回老家度假,那里什么都好,就是蚊子多,当时每天给她洗澡会在浴缸里放几滴花露水,她特别喜欢这味道,每次都要求我放多点,我就和她说几滴很够用了,还和她说这花露水有多神奇,不单能防蚊子叮咬、止痱止痒,还能提神醒脑,在老百姓家是必备的神水。她一听就以为这是能治百病的好药水,就不再要求我多放了,还心疼的让我省着点用,我为我的教导还得意了一下,这孩子总算听话了。谁知道后来的几天,她就闯祸了。她把她奶奶辛辛苦苦养大的几只鸡全都给毒死了。”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肯定是与花露水有关。

  “她的解释是中午看见那几只鸡闷闷不乐的样子,想起了我说的神奇花露水能醒神,于是跑回浴室把大半瓶水倒进了鸡食槽里的食物上,她说那些鸡喝了神水后精神起来了,翅膀使劲扑腾着,还不停地叫。当时我听了差点没笑出来,能不叫吗?那些鸡都痛苦快死了,那是在挣扎啊!结果你知道她又做了什么造孽的事吗?她看见那些鸡“活”起来了别提多高兴了,于是她在鸡断气前再加重了两钱,把剩下的花露水都喂完了。”

  “两钱,哈哈!主任,你描述的太逗了。后来呢?有没被处罚?”我已经被小时候尹夏末笑死,恨不得坐着时光穿梭机回到那个时候掐一把她的脸。
  “她眼睁睁看着那些鸡倒在她面前,吓得大哭,她奶奶闻声赶来后了解了事情看见那些可怜的鸡死掉了差点没晕过去,虽然她没有责备夏末,但心情肯定不好,毕竟这是她辛苦养了一年的,还准备给夏末补身子,结果都没了。后来不用我说教,她就主动和奶奶道歉,主动面壁思过,还主动写了一份检讨书,你尹爸让她大声念出来,她乖乖照念,其中一段话笑翻了全家人,而我很想钻洞去。”
  “哈哈,她那句写了什么?”把车子再开近一点花槽旁,直接熄火认真的感兴趣的听着。
  “她写的是[妈妈没把我教育好,欺骗我花露水是神奇药水,导致我犯了错事,鸡们都死了,她也应该给鸡们说对不起和鞠躬,还要和奶奶写一份检讨。],我当时听了就懵了,而且她这么小还会用[导致]这词,虽然写成了[倒至],[鞠躬]不会写,用拼音写成了[ji gong ]。”
  夏末!你真行!(边打字边笑中……)
  ===========
  日期:2016-05-07 22:29:25
  大学时光 yen
  ===========

  高中就参加过军训,到大学刚入学不久又迎来了第二次军训,说实话,不喜欢。想起高中那时像罚站的在太阳底下暴晒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姐妹们都吐槽迷彩服太大了,不是很合身,而夏末拿的那套却很适合她,穿起来很精神,她扎起了高高的马尾,眼睛特别有神,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刚开始觉得这只是纯粹的欣赏,但从军训的第一天开始,我的双目像被“绑架”了一样,死死地盯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她。
  管弦系的队列刚好站在她声乐系队列的斜对面,我能清楚的看着她,她做的每个动作都很标准,很认真,修长的腿踢着正步的时候很帅气很好看。可是被她的鬼马表情动作给逗笑,由于太阳猛烈,站的时间也过长,她的脸上都是汗水,想擦又不敢动,她索性挤皱着脸把汗水给挤走,还顽皮的伸出舌头舔了嘴角的汗水,接着露出一副很苦的表情。看着她的可爱,很多次紧咬着下唇忍着不敢笑,突然觉得军训不是那么累了。

  在一次拉歌大会上她成了焦点,教官让她带领大家歌唱,可是她非常害羞,怎么也不肯站起来,最后被同学们硬拉拽才肯唱。当时的她脸红透了,第一次看见人的脸可以红成那样,我的心居然跟着她紧张起来,莫名的加速跳动,看着她羞涩的开唱,我的脸也胀热着。当她渐渐放松了心情进入状态唱着的时候,我内心松了一口气,嘴角上扬,她唱得真好听,而且我很喜欢看她唱歌时的神态,很美,很好看!

  不知不觉我喜欢观察她,很期待军训完的午饭和晚饭时间,她总会很开心的拿着饭盆坐在我身旁大口的吃起来,和我分享她们系里的趣事,有时喝错了我的饮料也不知道,看着她吃饭很香的样子自己也会多吃几口。
  “你怎么每餐都吃那么少?不吃多点会没体力“罚站”的哦。”她关心的说着我。
  “我也想吃多点,可是实在吃不下了。”郁闷的看着碟子里的饭菜。
  “那我帮你吃了这些排骨吧。”她说着夹起了我碟子的肉,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小喜悦,也有点惊讶,她居然不嫌弃我碰过的饭菜,因为之前姐妹说她是个洁癖的人,筷子都是自己备用的。
  “夏末,你真可爱。”微笑的看着她,忍不住说了这四个字。
  “通常夸一个人可爱,也同时说明这个不是怎么的美丽哦。”她鼓动着嘴巴吃着饭顽皮的笑道。
  “不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她的话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哈!好吧,不过被夸还是很开心的。”她的脸又开始红了。

  姐妹们喜欢“欺负”她,全体第一次在浴室tuo光她衣服的时候我心里出现了一种很矛盾的心态,又想参与,但又不愿她们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很想保护她。当有这种反应时,被自己吓到,我是不是哪根筋出现问题了?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一个女孩?
  军训的最后一天,她没有参加,原因是她被学校抽选了去和别的大学有一场音乐交流会。习惯了每天看着她在操场上的一举一动,突然她不在了,心里莫名的失落,脑里想的都是她的样子。
  晚上学校举行了联欢会,同学们放开心情和教官们互动,大厅里非常热闹和欢乐,我在搜寻着她的身影,斯洁说她还没有回来。
  “那个声乐系的尹夏末是你们宿舍的吗?”系里的一位男同学走过来和我聊了几句后直入主题。
  “嗯,怎么了?”
  “今天一天都没看见她了,晚上也没见她来,是不是生病了?”一个男生那么直白的询问,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喜欢了她。
  “没有!”笑着的回答了后去找天希她们,在行走的过程中,心里泛起了一丝醋意,不是吃男生的醋,而是吃她的醋,我竟然不想别人喜欢她,内心满满的抗拒着。
  “夏末!”在和姐妹们聊天时,天希大声的嚷了一声。
  看向前方,她穿着一条深蓝色的小短裙,一件白色的短T恤,一双白色的板鞋,背着黑色的背包,头发散开来,微笑朝我们笑走过来。全场只有她穿着休闲服,她的出现让很多男生怔怔的看着,而我,也被她迷住了,微张着嘴唇,心跳的速度快到自己的手在微抖,那种悸动与心动在内心萌芽,渐渐开始变酸,直到酸麻,麻到心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这滋味从来没体验过。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