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26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很开心,一面低头喝咖啡一面笑,笑了半天才,问我,“你知道吗,我最近正在找工作,你说我选什么专业比较好?”
  “这个得看你学的什么?或者对什么有兴趣?”我问道。
  “我学的是广告,但其实,我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当初报这个专业,也是随便瞎报的。就是觉得这个应该有点意思。对了,你帮我找个工作吧?你们公司招不招人?”她说道。
  “我们公司就是个小破公司,刚起步,你就别往我们公司跑了,没什么前途,你要想干这行,还是去大公司,有发展  。”我说道。

  其实为了她发展考虑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我确实不想让她去我们公司,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虽然我不知道会是什么麻烦。
  “哦,”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看了下表,发现已经七点半了,觉得应该回去了,因为这个时候,柳如月应该已经做好饭了,自从上次的倒饭事件后,我觉得我不应该辜负人家亲手做的美味。
  于是我说道,“很抱歉啊,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今天就先不聊了,咱们改天聊好不好?”
  她明显很不乐意,说道,“就这么不想跟我待在一起啊。”

  我站起来说道,“真不是,我确实是有点事,工作上的要处理。”
  “那好吧。”她也只好站起来穿外套。
  我去结了账,走到门口,我对她说道,“那我就先走了,改天联系。”
  “怎么联系?”她撇着嘴说道。

  “打电话啊。”我说道。
  “那你现在打给我我看。”
  我这才意识到我根本就还没有存她的电话,不光如此,连名字都还不知道。只好傻笑起来。
  她装作生气的拿过我的手机,将她的电话存上,我看了一下名字,郭晓婷。
  回到家,一开门发现柳如月果然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而她正在客厅里投入的练舞。
  我也就没有打扰,坐在沙发上观赏了起来。
  音响里播放着悠扬飒爽的马头琴乐,所以虽然她没有穿服装,我也能看出来,这是一支蒙古族的舞蹈。

  柳如月头发扎的紧紧的,穿着练舞的紧身衣,这让她的身材曲线更加完美,尤其那高高翘起的臀部,实在是让我难以把持。还是跳舞这个职业的姑娘太少了,而且外人见的也比较少,如果是像空姐护士这样常见的职业,那恐怕这种练功服也早就加入情趣内衣的豪华午餐了。
  只见她时而像小鹿一样跳跃,时而优雅抒情的甩臂,仿佛真的是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尽情挥洒一样,她跳的确实很好,动作优雅而标志,加上身材确实不错,颇具观赏性。
  所以说舞蹈确实不是所有人都能跳的,对形体还是有很大要求的,就像大家极度厌恶的广场舞,如果把那些臃肿的老大妈都换成柳如月这样的,恐怕情形就大不相同了。
  一曲毕,柳如月做了一个标准的下劈,完成了最后的亮相。
  我装模作样的鼓起掌来。
  柳如月收了最后亮相的动作,一面擦汗一面走了过来,我发现她情绪似乎不是太好。

  这让我莫名的心里一紧,难道她看到我和郭晓婷约会了?
  “跳了半天饿了吧,快过来吃饭吧。”我有点心虚,有些讨好的对她说道。
  当然我觉得我这个心虚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就算她真的撞见了,那我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释。
  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心虚。
  她没有说话,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又放下了。
  “你怎么了?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我问道。
  “你那个丨警丨察朋友那里有没有消息?”她问道。
  原来是想她女儿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还没通知我,我明天再去找他一趟。”我对她说道。
  她点了点头,“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吧。”
  “嗯,你就别担心了,如果时间到了的话,报人口失踪,能够找到你女儿的话,我想过了,咱们出钱再找个好律师,跟他好好打打官司,看能不能再帮你把女儿夺回来。”我说道。
  她听了后有些惊异的看着我,我并不是说给她听听而已,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我看着她被女儿的思念之苦折磨,实在是很不忍心,虽然我不知道跟金大中打官司有多少胜算,但是我觉得应该再试一试  。
  当然我也知道她惊讶的原因,我说的‘咱们出钱’,当然意思就是我出钱咯,她刚才找到工作没多久,当然没有什么收入。我们确实非亲非故,我肯出钱,她当然会感到诧异。

  “那可是不少钱。”柳如月说道。
  “我不知道得花多少,”我说道,“我这两年也存了点钱,没事,不够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嘛。”
  她看着我,似乎有些感动,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找到他再说吧。”
  我点点头,说道,“放心吧,肯定能找到。”
  她情绪仍然很低落,每次谈及女儿,她总是如此。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语言上无论怎么安慰,恐怕也没有什么用。
  我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上次去三亚买来的那个梦游娃娃,本来我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献个殷勤来着,但是现在看她如此低落,便拿了出来。

  “送给你女儿的。”我说道。
  她更加惊讶,“这个好贵的呢,你干嘛花这个钱?”
  “你女儿喜欢嘛,我相信她总会回到你身边的,到时候再给她,我想有这个娃娃的召唤,她也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我笑着说道。
  柳如月没有说话,我看到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说了一个谢谢,便连忙站起来收拾碗筷,去厨房了。
  我想,她是不想让我看到她的感动。
  收拾完,大概是为了表示谢意,柳如月破天荒的给我冲了一壶咖啡。
  我虽然不是很爱喝着东西,但人家一片好意,我哪里肯拒绝,和她一起看碟片的时候(柳如月现在已经被我带的开始和我一起看悬疑片了,虽然每次都吓的直往我怀里钻,但却乐此不疲,每次都还非要跟我一起看,一起打赌猜谁是凶手。),我就全部都给喝光了。
  谁知道这咖啡惹了祸,晚上我完全失眠,翻来覆去怎么换动作也无法睡去。
  挣扎了半天,没有办法,我便躺在床上用手机看电影,看文艺片,我每次看文艺片都睡的比较快,这是我一直以来治疗失眠的绝妙方法,屡试不爽。就像以前看那部著名的《阿甘正传》,每次那片羽毛开始飘,还没等飘到地上,我就睡过去了。
  但这次我失策了,因为我选了一部我没有看过的,一个从名字上听起来颇具文艺气息的电影,它的名字叫《西西里美丽的传说》。
  我是后来才知道这部电影其实很有名,尤其在那些刚刚发情的处男们中间,颇有盛名,简直不亚于那些虐诚的基督徒手里的《圣经》。
  但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它,只能怪我孤陋寡闻,只以为它是一部晦涩难懂的外国文艺片。
  没想到,它有着比那壶咖啡更加让我兴奋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