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4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年了,华子建也回到了柳林市,他在回来以后,谁都没有联系,准备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了几天,但他想错了,县上那些部门和乡上头头脑脑的又都赶到了柳林市华子建的家里来,给同志拜年的人不少,过年了,这些人没有空手去的,有的给送来了红包,有的送点名烟名酒,华子建虽然对他们这种行为很是反感,他把所有的红包钱都登记记帐了,但他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心里上还是有那么几分陶醉和得意,他觉得这就是地位和价值的象征,门前冷落车马稀那还有什么意思?那叫落魄,说明人家压根就不在乎你啊,特别是可以在乡里乡亲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这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满足感。

  但时间长了,每天来人不断,几乎拜完年都要请他出去坐坐,老妈就有些不乐意了,对他说:“还不如不回来,一年回来不了几天,大过年的,都不能清静。”
  华子建就只好说:“老妈,没办法啊,人家大老远的来了,你不能不让人家进门吧?”
  老妈就说:“我看你啊,也有点变了,小心栽在这上头。”
  华子建当然是不能给老妈解释的那么清楚了,就简单的说:“现在就这个世道,过年了人家表示个心意,你还能拒绝人家?”
  老爹也说话了:“子建啊,你听我一句话,现在的人啊,势利得很,人家为什么给你送?因为你手上有权,人家用得着你。收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好。”
  华子建呵呵呵的笑着说:“老爸,老妈说得有理,我照办,照办就是了。”
  华子建嘴上象抹了蜜似地这样说,是因为平时就回家少,大过年的,不原意让家里担心。
  到了初二,华子建还是给秋紫云和韦市长都打了个电话,拜了一个年,本来在年前他都是去看望过的,所以也没太讲究了,就问候了一番,秋紫云倒是很客气,也没说其他的,就表示了几句感谢。
  韦市长就问华子建了:“子建,你是不是回到柳林市了。”
  华子建赶忙谦恭的说:“是啊,是啊,我也是刚回来。”
  韦市长说:“我就说嘛,回来就要给我打个招呼,晚上我们一起坐坐吧,难得清闲几天。”
  这华子建怎么拒绝的了,韦市长从来也没请过华子建,只怕在柳林他也很少请过别人,就这过年,恐怕后面排队想请他的都要排一大溜的。

  华子建赶忙说:“我今天给韦市长打电话也是这个意思,就怕韦市长忙啊,要是晚上有时间的话,我请市长你吧。”
  韦市长哈哈哈的大笑着说:“要论时间,那确实请的人多,但今天我抽时间也要和子建你坐坐的,你不用管了,我来安排吧。”
  华子建忙说:“那怎么行,哪有让你请我的道理。”
  韦市长断然的说:“让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不是我说大话,今天让你请,只怕你连包间都定不上,呵呵,你不管,我安排。”
  这让华子建很是奇怪,韦市长虽然最近和自己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他怎么肯屈尊来请自己呢。
  华子建疑惑着,但还是很客气的答应了,说晚上见。
  到了晚上,华子建提前就来到了酒店,他到包间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坐了两个局长了,华子建和其中一个是认识的,连忙上前招呼起来,几个人聊了一会,就见韦市长和葛副市长也一起进来了。
  华子建他们几个一起站起来,迎了上去。
  韦市长很客气的和华子建握了几下手,对葛副市长说:“小华今年不错啊,把洋河县整的很有起色。”
  葛副市长也皮笑肉不笑的说:“年轻有为,不错。”
  葛副市长今年刚过五十,一米七几的个子,身材很是标准。尽管身居高官已多年,但是,腹部依然是平坦的,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年轻,依然的充满活力和魅力。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副冷峻威严的面容,看上去,任何的大风大浪都别想在他脸上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这是他在官场上长期历练的结果。
  如炬般闪亮的双眼,尽管似乎在微笑,仔细去看,却是那么地复杂,那么地耐读,那么地难懂,给人的第一印象,除了超凡的气度和俊朗的外表,最突出的便是下巴上的一颗黑痣,竟和一代伟人那么的相似。
  华子建客气说:“都是你们领导带的好,我们下面就做了一点现成的活,谈不上能力。”

  韦市长用手一指华子建说:“嘿,你还挺谦虚的,呵呵,来来来,今天不谈工作,就是小聚一下,酒也不要灌,随意就好。”
  五个人都坐定了下来,
  华子建就给大家把烟都点上,酒店看来也是早有准备,很快就上菜了。
  今天这菜的档次就不一样了,不管是色泽,还是搭配,都恰到好处,桌上摆了两大盘虾。
  韦市长问大家知道不知道这种虾的学名叫什么?大家一起摇头,他就说:“这虾活着的时候只要抓出水面它就会射出一道道水柱所以有人叫他拉尿虾。别看这种有点像蜈蚣的拉尿虾壳不好剥但只要掌握窍门就很容易。”
  韦市长就示范给大家看用筷子插进虾背轻轻一撬那壳就整条剥开了,他把剥好的拉尿虾放进华子建的碟子里。
  这让华子建很有点诚惶诚恐,另外那两个局长也丢韦市长的这动作吃了一惊,他们也从来都没见过韦市长给别人夹过菜,何况是帮别人剥虾了。

  大家便都学韦市长用筷子剥那壳,有剥开了的,也有没剥开的。
  韦市长今天心情很好,他便不厌其烦地帮他们剥,也就一人一个很好就剥好了。
  韦市长说:“说这种虾肉比龙虾鲜嫩,比龙虾好吃。龙虾只能说是吃名气。现在这种虾也不便宜了。”
  他说这种虾主要有两种作法一种就是整条白灼像现在这样可以点佐料吃也可以就这么吃。他建议大家就这么吃吃原汗原味。吃出一种海的原汗原味。
  另一种作法就是焦盐焗切成一节节用焦盐焗味道也特别好。桌上就摆了一盘。

  韦市长夹起一块给大家看,说:“这种作法外地人比较喜欢,因为剥壳没那么麻烦。”
  大家也都不断的点头,对韦市长这种见多识广,博闻强记很是佩服。
  第二道菜是墨鱼也是两味也上了两大盘。韦市长笑着说:“这都是乡下人大鱼大肉的吃法。这里只是一条墨鱼八斤。这么大的墨鱼不好找。一半炒一半白灼如果敢吃生的话切成纸一样薄。”
  一边说着,一边就有两个女服务员推了一部小车进来上面放着酒精炉放着他们的鱼各种佐料就当着他们的面熬汤。大家边吃边聊着,华子建和每一个人都喝了一轮,又单独和韦市长喝。
  韦市长说:“今天就少喝吧!今天主要还是吃。”
  华子建也是不敢勉强的,就表示诚意,自己喝了一杯,没让韦市长喝了。

  一会这熬的鱼汤端上来了,有西红柿的酸,有马铃薯的粉,清淡中另有一番风味。
  在这整个宴席中,韦市长始终也没有给华子建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更没有给华子建暗示什么,这让华子建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韦市长为什么今天会对自己如此的亲热,这种亲热已经超越了他和韦市长本来的关系,给他了一种不真实,也不正常的感觉。
  华子建就一直小心的喝着,没有丝毫的放松,期间他也和葛副市长聊这天,也接受着两个局长的敬酒,但他还是很谨慎的等待韦市长说出关键的话来。
  可惜,韦市长似乎今天就是专门宴请他的,直到酒宴结束,韦市长也没收什么紧要的话,华子建就一直带着疑惑,直到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