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23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愣,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天哪,我还从未发现我如此具有魅力,如果有镜子,我一定会好好照一照镜子,我想知道,我还是我吗?镜子里的那个其貌不扬的臭**丝,是不是突然变成了吴彦祖或者周渝民的样子了?一个颇具姿色的坐台的姑娘,愿意跟我出去,而且还放弃了收钱,这要是说给猴子听,我想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的  。
  不知道是她极度的满足了我一直以来的某种虚荣心,还是我害怕回去面对没有柳如月的冷清,我居然神差鬼使的答应带她去家里。

  她似乎很高兴,在出租车上,她挽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的依偎在我的怀里,我闻到了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味,磬人心脾,尽管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但这足以令我心跳加速。
  当然,一路上,我们并没有继续聊任何和悬疑有关的东西。
  我们像一对晚归的情侣一样进了小区,上了楼,上楼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后悔。
  我后悔一时冲动,竟然将她带到了这里,其实我在这方面还是有些胆小,一方面我从未面对过和一个女生如此独处,当然她和柳如月的情况不同,柳如月虽然和我住在一起,但并没有任何出格,等于就是个邻居而已,而那女孩不同,按照她现在对我的依恋,我觉得不和她睡觉那是不可能的。在这方面我没有任何经验,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对于这些东西虽然憧憬,但当它真的来临的时候,又感到莫名的恐慌。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担心,我听说跟她们这些女孩睡觉,都有染病的可能性,虽然猴子他们屡试不爽,并没有染病,但我还是心存芥蒂的。

  我一路上不断的进行思想斗争,心理矛盾而纠结,而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终于下了决心,对她说道,“算了,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我真的是有点不习惯。”
  她听了十分意外,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我说道,“就是很不习惯。”
  她一愣,慢慢的点了点头,似乎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说道,“我懂了。”
  我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懂我的心理,但我话都说到这儿了,她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让我尴尬的一幕发生了,门突然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礼拜没有见面的柳如月!
  那一霎那,我惊慌失措,脑袋里一片空白,想要解释什么,却不知道跟谁先解释,也不知道要解释什么。
  那女孩看我的眼神带着一丝愤怒和鄙视,然后扔下一句,“你演了一个晚上累不累?”
  拂袖而去。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进了屋以后,我忐忑不安的问柳如月。
  她坐在沙发上剪脚趾甲,抬起头来,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今天不能回来么?”

  这让我更加心虚,我问的肯定是有问题,她又没有具体说什么时候回来,当然今天回来并没有任何问题。
  “是不是碍着你什么事了?”她继续用那种怪怪的眼神和语调对我说。
  “你能碍着我什么事。”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不错,挺漂亮的。没看出来,你还有点手段。”她说道。
  “你别多想,一个朋友,路过,就上来看看,我有点后悔,怕你在家,就准备送她回去呢,正好你开门了  。”我连忙解释道。
  “朋友?”柳如月说道,“叫什么名字?”
  我傻了眼,这才发现,聊了整整一晚上,我竟然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陈瑶。”我随机应变,随口编了一个我远年的小学同学的名字。
  “是吗?”她依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感到局促不安,连忙说道,“真的,就是一个普通朋友,很久没见了,在楼下遇见了,说要上来看看,到门口了,我觉得不应该,因为现在不是我一个人住了,还有你呢,肯定不方便,所以我就准备送她走,我想我们刚才说话你肯定都听到了。”
  我说完做出一副和盘托出的样子,我想这回柳如月肯定会相信。
  果然,她听了后用试探的眼神死死盯着我看了许久,眼神才慢慢变得缓和,那一定是相信了。
  撒谎是一门艺术,如果你的谎言中,有对方已知的成分,那么这句谎言就十有**容易蒙混过关,这房子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刚才我在门口劝那姑娘回去的话,柳如月在客厅里肯定听见了,所以有这一部分的已知,她一定也会顺带相信我的整句话。
  别问我是怎么掌握这门艺术的,我是个懒学生,经常交不上作业,不交作业就面临着各种丢面子的体罚,我就是在漫长的找不交作业的借口生涯中,逐渐掌握并熟练运用了这门技术。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跟我没有关系。”柳如月似乎是思索了一下,才说道,“毕竟我们并没有什么,我没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去追究她究竟是什么人。”
  我觉得她说这句话显然是不负责任的,如果真是她说的这样,那刚才何必要那么咄咄逼人?

  “但是呢……”她说到这里清了清嗓子,停顿了一下。
  这立刻就验证了她刚才的话是说谎的,一般听对方说话,前面的话很有可能都是违心的假话,都可以省略,重点都在但是后面。
  “但是,我们既然住在一起,为了能够和谐共处,我觉得有必要制定一些规矩,约法三章,你觉得呢?”
  这让我更加懊悔不迭,看来今天确实是做了件相当愚蠢的事,最起码来之前应该先给柳如月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她到底在不在家。现在这弄的,她要提出约法三章,而我又理亏,还没有办法反驳,完全陷入被动了。
  我表现出一副欣然接受的态度说道,“你说吧,只要不违反我的原则,都可以。”
  她笑了一下,说道,“其实也很简单,只有四条。第一,上卫生间要锁门,不管我在不在,都要锁门。第二条,进我的房间必须敲门,得到我的许可之后,才能进入,平时我不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也不能进入我的房间。第三,你不得带除了亲戚以外的其他女性来这里过夜。不论我在不在,都不可可以。”

  我觉得她是故意把第三条放在最后,以掩饰这个约法三章的目的,因为前面两条完全无关紧要,一来我没有上卫生间不锁门的习惯,以前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也都要锁门。二来我也从没有进别人房间不敲门的习惯。所以这两条简直无关紧要。
  “前两条我并没有过前科吧?”我故意问道,看她怎么反应。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要预防。”柳如月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第四条呢。”我问道。
  “第四条……第四条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柳如月说道。“怎么样?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吧,也没有触犯你的原则吧。答应这三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好吧,我答应。”我无可奈何,已经处于被动,何况她的要求也并无不妥,我只能答应。
  柳如月似乎很满意这点小胜利,说道,“记住了,如果你犯了,那以后就你做饭。再犯,那就你打扫卫生。”

  “我做饭?”我笑道,“我做的饭那叫黑暗料理,根本就不能吃。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可考虑清楚了。”
  “那是你的事,你做什么样你自己吃,我又没说要吃你做的饭  。”
  “那你怎么吃?”
  “我自己做呀。”柳如月说道,“但是绝不给你吃。”
  “这不公平!”
  “没什么不公平的,不犯不就可以了。”她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