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4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她更是如愿以偿地的坐上了洋河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每月固定领着国家发的上千元的工资,以后自己再好好的努力一下,还会有自己的专车,说到底,已经完全过上了令人艳羡不已、高贵得体的生活,她的内心当然就被巨大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充斥着,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从冰冷黑暗的地狱一跃飞到天堂,“丑小鸭成为美丽高贵的公主”,这个以前在书里描绘的童话和幻想,居然就在自己身上变成了现实!现在自己身世和角色的这种变化,狂喜得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向梅甚至有些失去了应有的稳重。

  她的思想和内心,华子建是完全没有了解,他也不可能来了解,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活在一个层面上的,华子建天生就有比向梅有更好的命运,他一进官场,就遇上了秋紫云,这不得不说是命运之神眷顾了他,所以他也很难理解向梅的很多想法。
  朦胧中的华子建就感觉向梅是那么妖娆、那么美丽、那么热情,她的喘息声又回荡在他的耳边,不知不觉中,他的心跳快了起来。
  感觉她悄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来回的抚摸,华子建就无法克制的有了重重的喘息,很快,向梅就知道华子建并没有睡着,她轻哼了一声,说:“你没喝醉?”
  华子建费力的抵挡着向梅的诱惑,他站了起来,说:“今天的酒没喝多少,只是我想安静一下,你也早点休息吧,我要打个电话。”
  向梅看着华子建,她看出了华子建的坚决,她脸一红,也不敢打扰华子建了,就说:“华书记,我就在旁边住,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
  华子建点下头说:“嗯,好,你也休息吧。”
  等这些人都走了,华子建感觉现在睡觉还有点早,他就到院子转了下,随意的走出了乡政府大门,到附近散步,走了一会就看到路边有一处灯光,华子建就朝那个方向走去,到了近前一看,原来是一个养鱼的水塘,水塘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茅草棚子,华子建心里想,这一定是鱼塘的主人怕别人偷鱼,晚上在这守夜的,不过大冬天的,有谁来偷东西啊,也不怕辛苦。
  他正准备离开,就听到茅草棚里有些奇怪的声音,他很是好奇,就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茅草棚里烧着一堆火,把里面照的很亮,华子建就见那草帘做成的门帘后面人影晃动,他在仔细一看,里面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就见两个白晃晃的身体正缠绕在一起,一个女的喘息着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华子建的突然脚步声也是把这两人惊了一跳,两人赶忙的分开,那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华子建心道:乖乖,他们也不怕冷啊,真是身体好。
  他嘴里忙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找人,没看到什么。”说着话赶忙就转身离开了。
  那两个人估计也是吓瓜了,半天也没再出声,华子建离得远了才笑笑的自言自语说:好奇不是个好习惯啊,以后要多注意点,不过他们怎么就不怕冷呢?
  他这样一路想着就走回了乡政府,现在华子建的感觉好了起来,看作这广袤的大地,看着那惨淡的月牙,这是一种在繁华的城市,在庄严的县委大院,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是感受不到的一种心境,只有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用自己的心,才能感受和领悟过来。

  他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自己的争斗,想到了阴谋和狡诈的渺小,他好像突然之间,有了很过领悟和清醒,其实很多事情不必须要那个样子去做。
  一个人和这浩瀚的宇宙相比,算的了什么,一个人的权力,**在这渺渺的星空中有可以维持多长。他静静的想着,一个人不同于其他动物的地方,就是人有思想。
  不仅有思想,还有情绪,这情绪还可以随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第二天华子建没有上乡政府后面的那个庙宇,他决定离开了,他要抓紧时间,多跑几个乡,好好的安排一下,明年一开春,就要大忙了,只怕再想下来,像现在这样转转都没机会了。
  华子建他们就在乡食堂里简单的吃两点早饭,昨天他是没怎么吃,现在还真的很饿,他就把那稀饭满头使劲的涨了个饱,然后大手一挥,就准备到下一个乡,冠子沟去看看。

  冠子沟离这里到也不是太远,就是道路太烂,好的一点似乎最近没怎么下雨,颠簸一点是真的,但至少不会把车陷住。
  过去一下雨,要是路烂一点,那满路都是打滑的车,很多村民就出现了,先是和司机讨价还价,说好的车,他们就一起上手,帮你推出泥潭。
  要是没有说好的车,那你就完蛋了,你就慢慢的等天气变好,不过等也是白等,就算是天气好了,不下雨了,地也干了,谁知道前面会不会有人专门的担两担水给你浇在上坡的地方,所以一般正常情况下,那是一定要出钱的,你一个外地的司机绝对没有他们的耐心好,屈服是迟早的。
  现在轮到了冠子沟乡丨党丨委书记李保瑞表演了,当然,所有的接待工作中最重要的,毫无疑问是接待最直接的领导视察,比如现在象华书记这样的视察,这种时候,如何迎接视察,汇报工作就特别体现各人的水平和本领了,谁都不敢大意。
  这样的工作是没有侥幸心的,一定要把该做的都做了,面子上的事更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天塌下来,也没有领导的视察重要,那些喜欢告状的顽固分子,也是一定要小心的,乡上要安排专业的看护人员,二十四小时盯着。
  实在有的不好盯,那就准备些好酒好肉给他们吃着,派上和他关系还点的干部,耐心的陪他们唠嗑。

  再有那实在,实在,实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对不起,那就给我派人看着,不打他,不骂他,就是让他出不了门,当然了,看他的人一定是要身体强壮,力气很大,最好还是本地的恶人,让他见了都害怕的。
  冠子沟乡是兴奋的,更是紧张的。所有的干部都出动,分成了三大块,安保、组织和后勤。后勤负责街道整洁,就是扫大街。
  就听有人说了:“日他先人板板,老子在家里都从没有扫过地,现在居然罚我们扫地,这不是遭贱人才吗不是?”
  另一个说:“嘿嘿,老子还不是一样扫吗?”
  这一组的人牢骚最多,又以大学生村官居多,他们不敢骂大街,只好在下面偷偷说几句怪话,自我讽刺以吐心中块垒。
  冠子沟乡条件有限,临时把汇报和吃饭改在县城的皇城酒楼,冠子沟乡只负责现场布置和交通、安保等事项。
  当然,在县城发生的一切费用全由冠子沟乡自己了结,乡长初步估算了一下,吃了一惊:“不得了,我的乖乖,这一顿下来全乡的奖金没了?”

  李书记说:“奖金?谁说还发奖金?县里三令五申不准滥发各类奖金财物,你现在还打这小九九。”
  乡长忙道:“不是,你看看这开支?”
  说毕把自己的初步预算递过来。
  李书记瞟也不瞟一眼,“老黄,我懒球得看。我说老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码子事?先搞了再说嘛。”
  二人实际岁数也不大,都四十左右,相互之间老爱以老李、老黄呼之,似乎这样才显得亲切、稳重。

  冠子沟乡虽说是党政两个一把手,其实真正的一把手只有一个,那就是书记李保瑞!
  党管一切,再说李保瑞与县委副书记齐良阳关系不一般,黄乡长更是自觉矮半格,一般的大事都由李保瑞说了算。黄乡长长见他这样说,只好吩咐财政所、党政办按李书记指示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