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4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书记发话了,大家也就不再和孟莉芙纠缠了,孟莉芙这才摆脱了窘境,用朦胧的双眼,深深的看了华子建一下,坐了回去。
  今天很多是乡上基层干部,本来是粗野惯了,起初都还装着高雅,装着文明,但喝到中途,大家也都喝嘛了,顾不得书记在,都说起了荤话,不过这也是最近流行的一个趋势,上了酒桌子不说这些感觉不热闹。
  乡长急问旁边的一个电视台小伙:“你知道酒和人体有什么关系吗?”

  这小伙想了乡摇头说:“我不太懂,酒和人能有什么关系??”
  乡长说:“关系大了,你比如说啊,那少女腿一抬,就是口子酒;少男腿一抬,是金种子酒;老太太这腿一抬,是古井贡酒;老头子腿一抬,那肯定圣泉干啤酒!你腿一抬,呵呵,是剑男春酒!”
  这小伙就一下子脸红起来,惹的很多人笑。
  这时候一个副乡长又问:“你知道人和香烟的关系吗?”
  这小伙就不敢回答了,那副乡长就说:“这也是有关系的,少女一抬腿;是玉溪烟!小伙一抬腿;是大公鸡烟!老女一抬腿;是大前门烟!**一抬腿:是迎宾烟!月经的女人一抬腿;是红河烟!你小子一抬腿,呵呵呵,是软中华烟!”

  在这样的场合,华子建也是不好制止,这已经成为了现在社会的一种酒场上的习惯了,华子建就听旁边的一个副乡长也说:“昨天我到城里办事,半道上来一老头乘公交去”“**村”办事。途中问
  女售票员:同志,**到了没?
  女收票员就说:大爷,还没到呢。
  一会儿这老头又问:**到了没?
  售票员又说没到呢,但这老头总怕坐过了站,一会又问:闺女,**到了吗?
  女售票员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说:你老头急什么,**到了我会叫的!
  这故事讲的,桌子上又是一阵好笑了。.
  华子建吃好了,也不做假,就对大家说:“你们慢用,我先过去了。”
  主客不吃了,谁还好意思坐那吃,大家也就一起散了,吃完了饭大家还是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城里的干部就是毛病多,吃饱了是不随便工作的,要好好的消化一阵。
  大家就在乡上的招待所稍微了喝喝茶,聊聊天,向梅和王书记也到华子建房间来,给华子建倒水,泡茶,陪华子建聊了一会天。
  几个人就东拉西扯的说到了明年的一些想法上了,王炳森说也想在这里搞个小景点,问县上能不能支持一下,华子建问他们这里有什么特色,搞旅游没特色那是不行的。

  王炳森说,他们这里有个很古老的寺庙,每到节气,四乡五邻的都会有人上去求签拜佛的,香火很往。
  华子建就感兴趣了,问他:“那这个庙远不远,不远的话,明天我去看看,可以了县上筹点钱维修一下。”
  王炳森忙说:“不远不远,就在乡政府后面的山坡上,书记要是想去,明天我陪你一块去看看。”
  向梅也说:“明天我也去。”
  华子建看看他俩,笑笑说:“先检查工作吧,到明天在看情况了。”
  几个人就闲聊了一会,时间也差不多了,下午由王炳森陪同视察了养殖场,一个小学,乡上的一些大一点的企业,都去看了看,华子建他们走到一处,眼见耳闻的那都是一片阳光,一华子建到是感觉这其中很多都是应付他的,但也不好明说,也知道这都是惯例,就随便的听听他们的假话什么的,转了几个地方,华子建也渐渐的就没有了多少兴趣。
  这乡上的干部也都市很聪明的人,很快就发现了华子建不很感兴趣,知道今天自己的伪装让书记发现了,所以就草草的收兵,回到了乡上。

  华子建顺便的又去看了一个乡办的石材厂,也就会到了乡上的招待所,休息一会,到了吃饭时间了,今天下午看来乡上是真是有了准备,在乡上的大会议室那是排上了五桌,满桌都是菜,搞的很是隆重。
  华子建今天是有点不想喝酒,除了感觉乡上工作不是很扎实以外,还对这桌上的菜很不满意,本来自己检查前,也是让办公室专门的打过招呼,不要搞的太奢侈,一个乡都穷成这样了,还装什么老大,充什么面子,不知道这一顿饭的开销他们将来从那出。
  华子建坐在这里就心情不好,他很少说话,也很少动筷子,脸端的平平的,王炳森心里就暗暗的叫苦,知道一定是今天这顿饭搞的有点太铺张了,他也不是很笨的人,对于猜摸上级的心情还是很有一套的,可是写啊已经上来了,自己只好硬这头皮吃下去。
  满桌子的人渐渐的都看了出来,也没人敢随便的闹酒了,连向梅也很少看到华子建有过这样的脸色。

  大家就悶着头,很快的吃完了晚饭。
  华子建有了这样的心情,那自然是更没有太大的胃口,稍微的吃了一点,他也就不想吃了,找个借口说自己今天有些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王炳森和向梅,还有几个乡长陪着他一起,把他送到了房间里,就坐了下来,王炳森知道今天自己这马屁拍错地方了,心里也是坎坷不安的,就磨磨唧唧的不想走,估计是想和华子建单独套套近乎,华子建本来心里不爽快,现在是没多少情绪陪他唠嗑,就淡淡的说:“你去吃饭吧,我想一个人好好的休息下,想点问题,你就不用在这陪我了。”
  那王炳森只好低头哈腰的退了出去,华子建靠在床上,想休息一下,向梅就帮他到了杯水,华子建喝了口,向梅就坐在了华子建的傍边,华子建起初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在渐渐的闻到向梅那身上的清香,有点诱~惑,华子建克制住自己,他装着睡觉,来掩饰自己的渴望。
  但有的时候,有的地方那是不容易克制的,欲~望是男女共存的本能,只要是个健康的男人就需要性释放,女人也需要,不存在谁满足谁的问题,男人与女人在性上是平等的。至于谁的需要多一些,只是个体差异。男女要达到平衡,需要一段时间磨合,男人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女人也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

  所以今天向梅也有这样一种难以忍耐的需要,
  也许有人认为,特别是一生一世生活都非常平静、波澜不惊的人,总会固执地认为,生活其实就是日复一日、毫无新意的、单调的重复,但是一些总是处于动荡状态生的人,自然往往觉得生活就是这般的充满情趣、丰富多彩。
  比如现在命运得以翻天覆地、不能同日而语改变的向梅来说,直到现在,向梅似乎才第一次尝到了生活甘甜的滋味,领悟了幸福生活的真谛,看到快乐生存的真正意义。
  然而刻薄来说,向梅从一个懵懂愚钝、困苦混沌的农村少女变成狡诈多谋、谋算并力图满足**的女人,完全得益于早年的那些风流韵事,在经过一些粗实有力而且玩法精到的男人的鼓捣、折.腾和磨练,不但使她获得了人类生理器官释放的巨大快.感,从此痴迷沉醉在这种巨大的快乐之中,而无法自拔,而且出现的另外一个革命性的变化的,她的心理也更加成熟了,因为很显然,对于人,特别是女人来说,身体的变化是如此残酷而当然地改变她们的心理结构和思维定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