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3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良阳还在沙发上做着怪模样,忽然地把手伸进裆里又抓又挠,人是一下子跳了起来,口中呜哇直叫,叫得像踩了尾巴的狗,酒也完全的醒了。下面奇痒不止,痒的钻心入骨,恨不得拿刀子一片片地削了刮了。

  乔小娟看得真切,一时还有了些羞涩,禁不住上去握了一把,又刷地松了手,口中叫着我的妈呀,感觉那玩意热的像刚烤熟的地瓜,站在卫生间里笑得前仰后合,说:“你今天可是跑不掉了。”嘴角的口水流出来,双手按住浴缸,立个马架让齐良阳隔山掏火。
  齐良阳一声怪叫,见那根儿竟暴出一串串葡萄似的紫红水泡,挠破这个那个冒出,仍是奇痒钻骨。
  齐良阳嗷嗷地跺脚,说:“乔小娟,你在醋浆里给我下了毒,我死了也要告你个谋杀罪!我是不是喝了你的毒药,就是刚才我进屋以后,你说是不是?”
  乔小娟一屁股蹲到地上,拿牙刷沾了凉水在**上刷洗,说:“谁会想到药劲这么大?你说会不会拱烂了?”
  齐良阳说:“拱烂了更好,眼不见心不烦。”
  乔小娟知道齐良阳故意说气话给她听,这一会里也顾不上跟他使性子了,毕竟不是手上脚上,百多斤的大男人一辈子只长了二两重的无骨货,能是当儿戏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泡弄消了,真要烂掉,离起婚来也要费些口舌,多少中点用也比没有强,留着吧。

  慌慌张张地又把衣服穿了,扯着齐良阳要上医院。
  看完病,回到家里两个人又发生了口角,齐良阳不理她,拿着书进了卧室........
  且不说齐良阳最近经常在家里治病,华子建眼看就要放假了,他就和冯县长简单的交换了一下意见,表示想赶在春节前这几天,到几个偏远的乡进行慰问和检查一下,也就是躲几天,免得最近每天都是送礼和宴请喝酒。
  毫无疑问,华子建离开了洋河县城,冯县长就要负责县委和政府这边的日常工作,当然,一些重大问题肯定还是要电话请示的。
  “华书记,您就放心下去,有事我顶着。”副县长说。

  在当上县长以后,冯建因为有华子建压着,在一个他本身在政府也并不是具有绝对的权威,所以他就无法完全展现自己的豪迈和满不在乎,只能克制地表演胸有成竹。
  华子建看看副县长,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副县长的信心满满而立刻放松,反而那种平静似乎残存着某种担心。
  在华子建这段时间的印象中,这位冯县长是比较敢冲锋陷阵的人,脑袋相应的比较单纯一点,当然了,这里说的单纯只是相对的,看和谁比了,对华子建来说,他就没有太大的威胁,这样更好,华子建自己是一个喜欢策略和计算的性格,他就一个可以为自己打冲锋的副手,一张一弛,相互配合,只要是协调得当,那一定是可以大获全胜。
  同时冯县长不管是过去做副县长还是现在提起来,他对华子建还是没有丝毫的怠慢过,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华子建的对手,虽然有自信和自满,但那都是对别人,这也是华子建能够接受用他的理由,有很多事必须要是要别人出面的,冯建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打手,那么打手是不可以太弱的。
  华子建现在已经是逐步的练就了一些官场中人的城府,他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他自己也是心里明白,现在配备一位适合的搭档不容易,最好是比他冲的猛一点,脑袋比他少根弦,这样的人,才可以安全点。
  当然,班子搭配各有利弊,你不可能去强求最好的效果,有好处的时候,也就同样有了坏处,冯县长的不是全无缺点,但缺点和缺点不一样,有的是可以理解和谅解,有的是不能容忍可原谅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华子建也只好先这样决定了,不过最近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锻炼一下副县长的掌控全局能力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正式出发,他和办公室的向梅主任一车,办公室还有一个小伙和县电视台几个摄像工作人员还有一名女记者坐了一辆车,这是宣传部门准备对书记慰问检查工作进行全程报道。

  还有一辆车坐了计委、宣传部和两位工作人员。
  华子建本来没有考虑让向梅一起去,办公室每天也有一大堆事,向梅却主动请缨,说是她熟悉各乡情况,九点多就到下岭乡,下岭乡政府早已接到通知,乡书记王炳森带领乡上干部,早早的做准备,要迎接华子建了。
  几辆车就浩浩荡荡一路出了城,一道冰河过了,又是一道冰河。车轮子沾上的水不一会儿结成了冰,轧在冻得铮亮的雪道上滑得打晃。司机不时地下车敲打敲打,竭力增加着行车的安全系数。车子吼叫着,扭摆着,一步三滑地向前推进着,向梅抓紧扶手,不时透过反光镜偷偷打量着后座上的华子建。
  摇摇晃晃到了第一站,第一站就是下岭乡,乡上的书记王炳森自然不敢大意,虽然还摸不着华子建的工作作风。
  至少他是知道一点,这个华书记不是个等闲的人物,不要说自己个小小乡书记了,连两个县长和书记都栽到了他的手上,所以一定要小心的对待,小心的应付。
  乡上的书记王炳森一年前才到下岭乡,他过去是外乡的一个乡长,因为跟吴书记跟的紧,去年吴书记经过努力,让他坐上了这里的书记位置,要说工作,也还可以,不管是县上,或者是市里的多次检查,他都没有给拖过后退,每个检查组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但晴天一个霹雳,吴书记竟然说倒就倒了,这让他又伤感,更担心啊,现在一想起吴书记那不分场合的表扬他的话,他都感到是套在了脖子上的锁链,也许那话将来会要他的命。

  这一次华书记来下岭乡,他自然不敢大意,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王炳森自己也准备了几套汇报的预案,他很明白,在领导面前一味展示成绩,未必效果最佳,就算不认为是浮夸糊弄,也可能会因此认为形势大好,进而层层加码,提出更高要求,最后自作自受;而一味渲染困难,更会让领导认为你庸碌无能,能力平庸,所以摆成绩的同时,也要讲困难,而如何运用的前提,关键在于摸清领导习惯,性格,爱好和意图,奉迎配合,这也是兵法中的“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在具体视察工作安排上,书记王炳森也依法而为,把全乡的所有工作,自己先和乡上的其他干部一起,仔细的筛选了一遍,去掉劣差的,留下好的。
  上午华子建一行人就到了下岭乡,华子建一到,就见那满乡的干部早在乡政府的村口等着自己,华子建也下车来和他们握手,寒暄一下,就步行到了乡政府会议室,华子建给他们开了个会,讲了些县上最近的事情,还要求他们在春节期间做好那些防护工作,然后又说到下一步的一些打算和计划,希望乡上也要有个思想准备,不要稀里糊涂的,最后掉了队,跟不上形式了。
  他这一面说,那电视台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就刷刷的闪,他各种姿态和角度都不断的留下美好形象,一半华子建是不大喜欢这样的,但这次是宣传部孟部长的安排,华子建也没怎么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