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3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女人讲笑话的时候,齐良阳也给棉纺厂的金老板介绍了一下这个刘海,说他过去也是作这一行的,希望两人以后相互的帮衬一下。
  金老板也不能不给齐良阳的面子,就说开春上班了,让刘海去找他,详细的谈谈。
  这就也就不断的喝着,齐良阳见事情也收好了,心里舒服了些,酒劲却跟着涌上来,肠胃里一阵一阵的翻腾,手也有些不好使唤,摸筷子的时候竟然忘了放在哪里。他知道自己过了量,想到卫生间里吐酒,又找不到离场的机会,难受的直想躺下。
  一会看着刘老板的手伸到那女人的背心里,到底还是撑不住了,想说:“我去方便一下,”站起来腿却是软的。
  齐良阳真的不想喝了,就出去直接回到了家里。
  老婆也正在家里生气,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齐良阳都没听到,她就老是怀疑齐良阳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女人,所以在家里使不上劲了。
  齐良阳昏昏沉沉地到卫生间洗脸,老婆就跟过去,抢过香皂扔到地上拿脚踩,踩的香皂四分五裂。

  齐良阳说:“你不吵嚷行不行,我头疼。”
  他老婆本来打算吃过晚饭和齐良阳一块去看望父亲的,父亲很疼爱女儿,希望女儿幸福。老婆在事业上有一份清闲牢靠的工作,财政工资稳稳地拿着,丈夫听说听道使不起性子,一个女儿由父母养着,她应该算是满城里最幸福的女人了。
  然而,这都是表面上的,最近她的幸福就缺少那方面的满足,这就是天下第一缺憾,可是这种话又不好与父亲直说,即便直说也说不明白。
  她还在父亲跟前发狠发邪地打孩子,父亲搂着亲着哄外甥女,她又跟父亲撂脸使性子,差一点儿说出最近齐良阳夜晚不行的话。
  今天,齐良阳又一次伤害了她,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他啊,还在外面喝酒。

  齐良阳说:”“我们早点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在说。”
  女人心里更生气了。
  但生活还是照旧,县委和政府机关里早就学了八荣八耻,干部作风有了转变,但实质性上不明显,只是上班能照点,一个个昂昂扬扬地走进大院,相互打着招呼,手机响了却不接。
  赶在上班时间打手机的都是些半生不熟的关系,不是探听信息,就是托付办事,这样的电话可接可不接。
  如果真是铁磁的关系,大多会在晚上或直接到家里到饭店到美容院到洗浴中心,人人心知肚明,即便对方的手机响成丨炸丨弹,也不会有人提醒。
  进了办公室又都成了百般模样,屋里人多的,接听电话会说一些暗语,挂着长或者主任科长头衔的一人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手机贴在腮上,说着的是“怎么了小花猫,又谗了?”这是冷了老情人或新情人如胶似漆的口气。
  机关今年也实行信息化,办公室里都装了电脑,许多人都有了qq号,名起得新奇刺激,个人密码却记在心尖肺叶上,这是防备黄脸老婆的,过嘴瘾眼瘾的勾当也要弄得如地下工作者。
  齐良阳的老婆最近脸一直阴沉着,到单位上跟谁也不说话,一个人瞪着办公桌上的台历出神,要么就忽拉忽拉地翻杂志,翻的刮风一样响。对面的女主任知道她一个字也没看清,就说:“乔主任,咱们妇联开春下月要举办和谐家庭培训班,你是主讲之一,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齐良阳的老婆乔小娟一时没反应过来,说:“讲什么?”
  女主任说:“家庭暴力由贾主任讲,她是学法律的。我讲尊老爱幼传统美德,这一块我有体会。乔主任,你与齐书记互敬互爱和谐幸福,大家都是知道的,夫妻关系这一块你讲最合适。”
  乔小娟就把杂志扔了,说:“我们不和谐!”说着又把地上的杂志捡起来,抓住一页撕了,握成团在桌子上摔打,仇仇恨恨的样子。

  女主任嘴里说着你这是跟谁治气呀,拿起纸团展开,见上面是一幅画,画面上是一对四目传情的夫妻,中间一棵昂首怒起的仙人鞭,绒刺儿稀稀疏疏,鲜活活的倒有了肉感。拦腰一条大红的标题,写的是“挺起来的感觉真好”。
  主任噗哧笑掩了嘴,说:“你恨干那事?乔主任,你给我说说,齐书记是不是晚上特别厉害?你受不了,不让他足了兴,他就呕气,是不是这样呀?”
  乔小聚说:“他没个火爆的时候,你还让我讲夫妻关系!”
  主任还是笑,笑得闪腰岔气,乔小娟也跟着笑了,拉过杂志放到抽屉里。乔小娟没有准备材料,也没作讲课提纲,她的注意力老是转移,明明是想着工作的,眨眼的会儿又跑到齐良阳的**上去了,想定到工作上专心地想很难。后来她下了决心,要拉齐良阳去查体。
  她就对主任说自己到图书馆查资料呀,主任也不大管她,乔小娟就到了齐良阳的办公室,叫上他,要到市里医院检查。
  齐良阳当然是不去,两人扯了半天,齐良阳也怕别人听到有损自己面子,只好跟上一块去了。
  值班医生看见了门口的齐良阳,说:“明白了,进来呀。说吧,你哪里不好?”脸上是笑眯眯的,随手摸起处方签,又望着乔小娟,说:“男人碍口,还是你说吧……。”

  齐良阳吐了烟头又摸出一支,乔小娟把挎包扔到桌子上,给医生说了情况,最后说:“大夫,你说他是什么病吧。”
  值班医生说:“先说他符合哪一条。”
  齐良阳忽地站起来,可着嗓子叫了一声:“我什么病也没有!”
  值班医生就笑了,说:“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醉,你随我来。”
  值班医生在前边拉,老婆在后边推,两个人把齐良阳摁到一张很窄的皮面床上,检查了一遍。
  “穿上吧,”值班医生说。“你的病例很典型也很特殊,属于抑郁性、暂歇性、精神性、恐惧性、自发性、失调性、综合性养萎。”

  乔小娟说:“你能不能具体一点,好治不好治?”
  值班医生说:“咱们这里有美国的伟哥,有法国的雄风001,有香港合资的速挺坚,想要效果一句话的事!”
  齐良阳穿上裤子,愤愤地走到门口,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市里的私立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她在家里耐着性子等齐良阳回来,还做了几个好菜,又透透地泡了个热水澡,穿上睡衣等齐良阳回来吃药。
  结果齐良阳是喝了酒回来的,跌跌撞撞,还在脸上弄出神神秘秘的样子。要在以往,乔小聚是要大恼的,大恼着她会吼会嚎,还会扔东西摔东西,在楼上弄出炸雷般的响声,这一次她偏偏没恼,说:“你一定是喝醉了,快把醒酒的醋浆子喝了。”
  手中的胶囊磕着挤着拔去一节,扳过齐良阳的头,药面面顺着醋浆灌进肚里。
  乔小娟热出汗来,骨头缝里的小虫一下子跑到脚趾上,又沿着脚趾爬啊爬,爬过小腿,爬过膝盖,越爬越快了,渐渐汇聚到小腹处。二十九分钟了,乔小娟就把睡衣脱了,脱了睡衣扔了鞋,钟摆正好跑了半个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