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8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这个时候去动老黑,梁建不得不好好思量一下。
  而王世根告诉他:“事情是千真万确的,我亲自查证过,但能作为证据的资料很少。还不足以指证。而且就算证据足了,也很难把老黑拉下水来。毕竟整件事情上,老黑都没露过面,连句话都没说过。”
  梁建掏出烟,点了一根,递给了王世根一根。王世根有些惊讶地看着梁建,他可是记得眼前这个市委书记可是不抽烟不喝酒的。
  梁建没在意他的惊讶,点了烟,吸了一口,吐了出来。烟雾缭绕的背后,眼睛微微眯起:”这件事,你继续查,不管是什么,我们这一次都给他掀个底朝天!这永州市的问题也够多的了,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但是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得想办法把里面那个一根筋的给我弄出来!“
  王世根一听,立即说到:”这简单!我去说。“
  梁建惊讶地看着他:”你有办法?“
  王世根神秘一笑:”他们这些人的心理我了解。”
  梁建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郎朋在里面劝了这么久了都没动静,你确定你有把握?”
  “您放心。我这些年没事做就喜欢研究人的心理,也跟不少这类人打过交道。我有把握。”王世根说到。
  梁建忍不住还是嘱咐了一句:“尽量不要刺激到他。齐威这边,我担心出事。”
  梁建这话音刚落,忽听得李端的声音传过来:“不好,齐威呢?”
  梁建和王世根同时转头,不远处,李端一个人站在那里,而齐威不见了踪影。梁建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立即喊道:”董大伟!院子里!“
  王世根已经动了,四十多岁的他,腿脚竟然比梁建还快!一个眨眼,他已经冲了出去,一脚踹开那扇破旧的木门,院子里,郎朋还和沈连清在门前苦口婆心,忽然听到砰啦一声巨响,都被惊了一下,郎朋更是直接摸出了枪。看到是王世根他,他又将枪收了起来,问:”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世根打断:”齐威不见了,梁书记担心他会搞鬼,赶紧想办法把董大伟弄出来。”
  郎朋眉头一皱,说:”齐威不在这,他想搞什么鬼?就算狙击手已经到位,现在董大伟在屋子里,再神的狙击手也是白瞎!“
  ”狙击手我已经解决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赶紧把他弄出来再说。何况,这人质一直被他这么关着也不是回事!这件事,总得要解决!”王世根说着已经站到了郎朋身边。
  ”那你来劝,我没办法!“郎朋已经跟屋子里的一根筋唠叨了很久了,但这一根筋死活就是不松口。郎朋肚子里是一肚子的火,巴不得有人来换他。他赶紧让开了位置,王世根站到门前,抬手先是猛地在门上拍了两下,然后扯开嗓子喊道:”董大伟,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踹门进去了!“
  ”你敢进来,我就撕票!“董大伟在门内毫不示弱的喊,声音上比王世根还高一些,但气势上却弱了一些。
  王世根邪气一笑,说:”你想清楚了!你今天要是撕了票,你要么就是死在这里,要么就是被我们抓起来,然后半个月后枪毙。你女儿今后就再也没有爸爸了,就算是以后再碰到有人给她寄死老鼠这种事情,也再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她了!“

  女儿是董大伟的软肋。他可以为了她绑架一个人,自然也可以为了她压下自己的冲动,找回自己的理智。
  不到一分钟时间,董大伟就打开了门。门口的男人,胡子拉碴,神容憔悴。看到郎朋后,难过地撇过了脸。郎朋本想骂他一顿,但看到他这模样,那些话就再也骂不出口了。长叹一声过后,说到:”你说你,折腾这些干什么?连我们都没把握的事情,难道你绑个人就能解决了?你怎么就……“
  王世根拉了下他,示意别再说他了。人质在最里面的一把破椅子上绑着。王世根上前扯掉他嘴里的破布团后,立即就传出了一串尖声喊叫:”快!快把那个疯子给我抓起来!这疯子他想杀了我!***,他竟然想杀了我!“
  王世根毫不留情,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啪的一声特别响,特别清脆,就连郎朋都怔了怔,别说这个人质,直接懵在了那里,半响都回不过神。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受害者,怎么还要被打!
  等他回过神来,准备理论一番的时候,王世根却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清醒了没?被他绑了这么久,人还清醒吧?“
  人质的那一堆控诉挤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憋得脸都红了。
  郎朋在后面,无声地笑了,这王世根还真是个老狐狸,这手段,够阴!
  给人质松了绑后,王世根毫不犹豫就拿出了一副手铐,拷在了他手上。人质一愣,顿时急了:“干嘛铐我?你他妈眼瞎了吗!我才是受害者!你应该去铐他!“
  他抬手去指董大伟,王世根重重地拍下他的手,斥道:”喊什么喊!我铐你自然有铐你的理由,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
  人质的眼珠子转了转,吼:“我做了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我他妈被他捆在这里捆了一天了,我能做什么!”

  王世根没理他,拖着他往外走。郎朋带着董大伟跟在后面,沈连清最后。正要走出廊檐,王世根忽然停下,转头对郎朋嘱咐到:“现在不知道齐威藏在哪,待会出去小心点。”
  郎朋想起之前齐威一点小动静就吓得开枪差点把自己崩了的样子,皱了皱眉,拉着董大伟站住了脚步,说:“要不还是你先带人出去,然后让外面的人都先撤了,我另外走。”
  “这恐怕也不安全吧。”王世根有些犹豫。
  郎朋又说:“其实不过就是一个齐威,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就这么定了吧,你先带人走,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和他说一说。”
  郎朋和董大伟留了下来,沈连清犹豫了一下,跟着王世根往外走,他还得去梁健那汇报呢。
  门口的武警见有人出来,又都紧张起来。最先出来的是沈连清,他一走出去就喊:“都收了吧,没事了。”
  武警正准备收枪,忽然,砰地一声枪响,沈连清就感觉一股热风从耳旁擦过,带着火药味。
  “小心!”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后面的人质应声而到,王世根哪怕是眼疾手快,也只是及时捞住了他往后倒的身体。

  人质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威。他逃了。让梁建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当时现场那么多丨警丨察还有武警,竟然没有抓住一个齐威。
  上丨访丨户绑架人质,威胁政府。公职人员不顾命令私自开枪,没有打中嫌犯反而差点将人质送去了阴曹地府。这两条中的无论哪一条,都足以成为头条。而这两条都一起发生了。
  当天夜里,梁建又回到了宁州,他才从宁州离开不超过8个小时。这一次,他坐在了乔任梁的办公室里。
  乔任梁的脸很臭,在办公室冷嘲热讽地训了他足有半个小时,才放他离开。祁佑一杯茶也没给他泡。
  日期:2015-12-1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