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4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我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屋里并没有人。
  这样一来,我只能将她带到我家。

  这次不同于上次,由于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两个月我每天都勤于打扫房间,以保证任何时候房间里都整洁干净。
  可这次她偏偏又酩酊大醉,根本不知道这些。
  我扶着她进了上次那个小卧室,扶她躺下,这才看到她的衣服上全部都是呕吐的秽物,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不禁一阵恶心,急忙冲进卫生间吐了半天  。
  回来以后,看到她穿着湿漉漉的沾满呕吐物的衣服睡,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还是帮她脱掉衣服吧。

  不行不行,这个念头刚涌上来,就被我打消了。刚才还正人君子呢,这样一来,如果让她知道,我岂不是成了趁人之危的小人了。
  可她这么睡着,躺在那些呕吐物里面,尤其裤子上,几乎全部都吐湿了,看着就难受。
  怎么办?我灵机一动,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放在桌子上,对着她,然后这才轻轻的帮她脱下吐脏了的外套。
  尽管她已经深醉,完全没有了意识,几乎是任我摆布。但我帮她脱衣服的时候,还是面红心跳,自己紧张的不行,等到帮她脱裤子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手基本上在颤抖。

  她的裤子底下除了内裤,什么都没有穿,而偏偏又是那种带蕾丝边的内裤,那美腿惊心动魄的曲线和妖娆的内裤带给我的惊撼程度可想而知。
  那几乎是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尽管我其实根本就没敢看。
  我只能做的很迅速,因为录像在那拍着呢,我假装十分自然的,从衣橱里找了一条我的运动裤给她穿上,这样她明天醒来还可以接受。
  尽管我尽量做到麻利,但等我给她穿上裤子的时候,手心还是出了很多的汗。
  我拿起手机,关了录像,刚要出门,突然间听见她说了什么。

  “什么?”我问道。
  “水……”她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这才想起来,喝醉的人都比较渴,便去饮水器里给她接了一杯温水,喂她喝下,给她擦了嘴。
  她喝了水,却似乎并没有睡着,嘴里依然在不停的说着什么,虽然含糊不清,但我却听的出来,她在叫果冻,那是她女儿的名字。
  直到我关上门,从那间次卧走了出来,那种心跳的感觉才稍微有所缓解。我暗暗骂自己丢人,大学都毕业了,给女人换个衣服,竟然紧张成这幅德行,我们那些同学,比如猴子,人家跟对象开房都开腻了。
  不知道是紧张还在持续,还是莫名的兴奋,毕竟我懂事以来,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人的身体,还给人家换了衣服。出来以后,我睡意全无。
  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反正明天不用去上班,索性我又爬起来去看碟片。
  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我竟然躺在沙发上给睡着了。

  再次醒来,我是在柳如月近乎惨叫的一阵凄厉的惊呼中醒来。
  我睁开眼,看到柳如月就站在我面前,杏目圆睁,质问道,“我怎么在你这儿?”
  我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说道,“你昨晚喝醉了,在小区的躺椅上睡着了,我将你扶了上来,敲你家的门,敲不开,所以就把你带到这儿来了。”
  “那我的衣服是你脱的?”她紧张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她还是问到了这儿,辛亏我早有准备。
  “什么也没有做。”我从茶几上拿过手机,调出了昨晚的录像,然后递给她看。
  她似信非信接过手机,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知道她是被我紧张而滑稽的动作而逗笑了,还是因为我确实没有对她做什么,才笑了。
  反正是她相信我了。

  “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她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像一个被冤枉了多年才沉冤得雪的嫌疑犯一样,带着一种有尊严的得意,说道,“没事。”
  “我判断的没错,你的确是一个好人。”她说道。
  我不知道好人这个评价从她嘴里说出来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反正我看过的大多数电视剧里,一个女人对男人没兴趣,又不方便直接拒绝,就拿这种借口来搪塞。
  当然,她对我没兴趣也在情理之中,我和她光长相就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更何况还有年龄家庭等等各种因素。
  “你饿么?”我问道。“我下去给你买早饭吧。”

  “不用了。”她说道,“冰箱里有东西么,我给你做顿早饭吧。”
  我欣然接受。
  但她还是在后面象征性的补充了一句,“你可别多想,我只是为了表达对你昨天晚上帮助我的谢意。”
  我当然无所谓,反正又见到她了,而且她还在厨房里给我做早餐,这在几天前我还是不敢想的。
  我坐在沙发上,看她在厨房里面忙和,厨艺娴熟,看得出来她是很贤惠的。

  我望着她的背影出神,这样一个德貌双全的女人,为什么她丈夫就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要是给我的话,我想,恐怕疼惜还来不及呢,那男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早餐很快就端上了桌子,虽然很简单,但是也被她弄的很好看,花花绿绿的搭配,看起来就很有食欲,竟然还有煎鸡蛋,我最爱吃煎鸡蛋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妈妈每天早晨都会给我弄煎鸡蛋,但离开家以后就再没吃过。
  我也尝试过自己做,但我做出来的那种黑暗料理,根本不能称之为煎鸡蛋,可以叫做烤鸡蛋,或者是黑鸡蛋,叫炸弹也不为过。
  对于许久没有吃过早餐的我来说,这无疑是珍馐美味,我吃的津津有味,她却没怎么吃,只喝了几口牛奶。
  看得出,她有心事  。是啊,对于女人来说,家庭不是最重要的么,现在她和她丈夫闹成这样,怎么能不受困扰。
  “你没事吧?”我试探着问道。

  她一愣,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有事,我想我女儿了。”
  “你和你丈夫……究竟怎么了?”我问道。
  她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有机会再跟你说吧,我现在不想提他。”
  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只好低头吃着早餐。
  “你认不认识律师?”她突然问我道。“我的意思是那种好一点的。”
  “你要离婚?”我问道。问完才发觉自己问的有点突兀。
  当然她并没有在意,点了点头,满眼的恨意,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谁的忍耐也都该有个限度。”
  “你丈夫的意见呢?”我不知道怎么会问这种傻问题,纯粹是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柳如月冷笑了一下,说道,“这次不管他说什么,婚我是离定了。就是我女儿果冻,唉我唯一难以割舍的就是她了。”
  我正不知道如何劝慰她,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我心里一紧,不会是她丈夫吧?但这个时候,我也没有什么胆怯的理由,谁让他把这么如花似玉的妻子扫地出门呢,而且还打了她。这足以让我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就算跟他吵起来,我也不至于理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