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3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能说什么,他只有呵呵的笑笑,目前唯一应该注意的是以后自己小心一点,这次自己运气不好,让人家给算了,但也怪不得齐副书记,这条路上本来就是这样,这是强者的天下,也是尔虞我诈的场所,学艺不精就怪不得别人了,这个齐良阳已经让自己吃了几次败仗了,的确是咬人的狗不叫啊。汪主任也老老实实的坐在华子建的办公室,不断的给华子建承认错误,说自己不该听信齐良阳的话,自己应该亲自过来给华子建做汇报的,自己怎么怎么的罪该万死。

  华子建也不得不放下架子来,很费了一些功夫才算安慰住了这个汪主任,对华子建来说,这事情谁都怪不上,就算这次汪主任来给自己汇报了,但还有下次,下下次呢?别人安心要套你,那是迟早要中标的,这样也好,自己对齐良阳的认识更深刻了一点,早点防备对自己实际上没有坏处。
  这面刚把汪主任打发掉,齐良阳又紧紧张张的跑了过来说:“哎呀,华书记,你看这事情搞的,汪主任也是的,这事情怎么不早点汇报给你,唉,不过没关系,等找个机会好好给秋书记解释一下吧?”
  华子建呵呵的一笑说:“好像汪主任给我说过,我自己搞忘了,也不怪他,我刚才也给秋书记解释清楚了,秋书记也不怪罪我了。”
  齐良阳心里暗暗好笑,你华子建吹牛连底稿都不打啊,还秋书记原谅你了,啊呸!叫花子日大腿——自我安慰,秋书记能这么快原谅你,你以为你还是过去那个和秋书记很铁的华子建。
  两人又都虚与委蛇的说了一堆废话,这才分开。
  年前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柳林市委又给洋河县空降了一名副县长,在本地又提升了财政局肖局长为副县长,这又少不得喝几场酒,搞几次庆祝的,等把这些事情都忙完了,看看也过了元旦,华子建又上市里去参加了两次省委和政府的工作总结汇报会,这年春节也就到了,忙碌了一年的人们,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也不管你腰缠万贯,还是一贫如洗,但都会尽力的把这个春节愉快的过下来,所有的人都客气起来,华子建也是一样,在安排好县上所有工作以后,就等着回家了。

  今年华子建也没让搞会餐,县财政有点钱了,每人发了一点会餐费,让大家想吃什么自己回去吃,又专门的联系了几家洋河企业,像那个酒厂啊,烟厂啊,让他们给个成本价,家家都发了一点过节的劳保,应该说,整个县上都是欢天喜地的,当然了,除了齐良阳,他看不到华子建倒下去,他的心情永远是不会愉快的。
  这几个月,齐良阳开始害怕跟妻子过生活,他总是忧心忡忡的,工作的不顺和心里的烦闷已经可以影响到他了,他经常夜晚生活的时候很困难。
  一开始,老婆以为他是矫情,吱吱勾勾地笑着故意在齐良阳面前摇摇摆摆,自个像剥葱一样把衣服一层层扒净。
  但是,齐良阳反而退缩了,这对老婆来说是很严重的,她的失望和愤慨是难以压抑的,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齐良阳,到后来她用脚趾逗弄齐良阳,结果仍然是无法起来。
  这时候的齐良阳是一直带着哭腔的,他跳跃着躲闪,直到老婆啪啪地拍打枕头,嘴唇上暴出一道青黑色的毛碴,他才像狗一样窝在床上,吠吠的气喘着。
  他每到晚饭后都要找理由躲出去,熬到眼涩头昏才回来,尽管他知道躲的方式其实很苯。以至于他的每一个理由都伴随着吱吱唔唔,连他自己也感到是瞎编。有一次实在编不成句了,他干脆借着扔垃圾下楼,在外边看着两个老人下象棋,一直待到半夜十二点,估摸着老婆已经睡了才做贼似地回到家。
  今天齐良阳心烦是真的,上次搞了华子建一下子,到现在也没见秋紫云有什么动静,这不得不让齐良阳心神不安,回到家脸上还挂着色,晚饭吃的猫舔食一样,老婆不理他,自己又吃又喝,还在嘴里咂出响声,放下碗筷走到梳妆台前,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扫描了一通,又回到饭厅里冲齐良阳热热冷冷地笑。说:“哎,今晚上给我不?”
  齐良阳抬头莫名其妙的说:“给你什么,工资卡在你包里放着?”
  他老婆就高了嗓子,说:“齐良阳你别装呆卖傻,你明明知道我不稀罕钱。我要吃有吃要穿有穿稀罕钱干什么?我三十风韵四十肉身不是用来数钱玩的,你说我要什么?人家哪个不是激情燃烧的岁月?老龄委的许主任两口子,一星期亲热了四次,人家多大岁数?五十多了!你呢,半死不活的你激烈过一次吗?你别弄得呲牙咧嘴的,不是让你上刀山!”
  齐良阳推开饭碗,说:“你让我静一会行不行,我心里正烦。”

  老婆说:“我要是把你的烦解了呢?我知道你为啥烦,我就是能解你的烦,但是,你得答应我今晚上呼呼地火苗子冒。”
  齐良阳就撇了她一眼说:“天底下还有能给别人解烦的?”
  老婆动了一动,她早已换了睡衣,是白红黑三色图案的,亮白的丝纱料子。
  齐良阳的老婆在县妇联上班,妇联没有具体工作,也不像其他单位的男人那样喝茶看报纸。她们的兴趣点集中在交流房事经验上,经验各个相同,体会难以共享,她们就挤眉弄眼地互相揣摩对方的半截话,忽然噗噗哧哧的都笑了。笑得脸红红的,胸颤颤的,心甜甜的,那一定是心有灵犀了。
  齐良阳老婆丰腴壮硕,根据视觉原理,着衣应该是黑色为佳,或者竖条纹的深蓝深绿都可以,但是她嫌黑色调子冷,她喜欢大红的暖调子。后来她从时装杂志上发现了一款白底镶花的,就托人从香港买了一件,她一下子就爱上了,感慨香港人就是有创意,猜测着设计这款睡衣的人也是个善风月的。
  因为她有一张白里藏血丝的大脸,大脸上有两条黑线纹眉,嘴唇上反倒密匝匝的比眉毛还显。她不敢拔,自然也不能刮,她就重用粉底霜,再用红唇膏往宽里涂抹,红百黑三色集中在脸上,这样的脸在灯光里就显得格外灿烂。
  她就对齐良阳说:“今晚上你要是不让它起来,不变换花样来猛的,我吃了你!冲澡去啊…….”
  后来齐良阳还是挺拔不起来,老婆就抓住他的又是拍打又是摇晃,嗷嗷地叫着要他发威,还要他睁开眼睛看着,他在老婆的吆喝下换了几种姿势,结果越换姿势越无力,他老婆是烈火难消,晚上也不好再亮嗓子发脾气,便照着齐良阳踢了一脚,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了半夜,学校里传来上操声,才呼着酣声睡着了。
  齐良阳早晨起来感到头昏沉沉的,随便热了热昨晚的剩饭,见她不理他,匆匆扒拉了几口,就提前到了班上。齐良阳把自己的办公室门打开,按下饮水机的电源插头,看会报纸,刚把茶泡好,就见小舅子乔小武带着一个人敲门走了进来。
  齐良阳打眼一看,这人很面生,并不认识,就用眼看了看小舅子,没说话。
  小舅子就主动招呼起来:“姐夫,要过年了,我给你拜个年啊。”
  齐良阳“唔”了一声说:“最近干什么去了,老不见你。”
  他小舅子乔小武就说:“我要找生意做啊,今天我带来了一个朋友,做大生意的,想认识一下你,给你拜个年,这是刘海,这是我姐夫齐书记。”乔小武就给他们介绍起来。

  齐良阳见这个叫刘海的人,长的有点猥琐,4.50岁的样子,穿的还算整齐,但一看那脸,就像是个土鳖,齐良阳只是点了点头,并不准备表示笑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