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3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了一会,老远就见几辆小车过来,齐副书记一看车牌号码,知道是秋紫云来了,他就堆起了满面的笑容,走到前面等待市里车辆停下来,自己好上去开车门。
  那几辆车就在他们面前停下了,秋紫云打眼一扫,就发现华子建没再这些人中间,她心里有点奇怪,但嘴里并没有说什么,自己也没下车,让秘书给下面几个人说,都到县委去。秋紫云的小车又开动了起来。
  前到了洋河县委大院,01号奥迪刚刚停下来,齐良阳和冯县长还没来得及跑过来开门,就见秋紫云已经打开了车门,冯县长和齐良阳只好赶上两步说:“欢迎秋书记来洋河县视察指导工作。”
  秋紫云就微笑着和他们一一的握手,简单寒暄了两句,但任然没有问华子建为什么不在这里,都把招呼打过,秋紫云就说:“我们到会议室去坐会。”

  副县长连忙让开路,请大家到会议室,他也不能跑前面去带路,只能跟在秋书记后面,好在秋紫云也是知道地方,一堆人就到了会议室。
  大家就一起坐了下来,房间里面的空调早就打开了,一进来一股热气,秋紫云看着这很多人忙忙碌碌的泡茶,上水果,很用了几分钟。
  等大家都安定下来了以后,秋紫云才像是突然的发现华子建不在一样问:“哎,我就说吗,好像少谁呢,怎么华子建同志不在呢?”这事她故意显示出对华子建的并不重视。
  冯县长就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他真的是搞不清楚华子建到底跑哪去了,冯副书记也吃了一惊说:“早上我听说华书记陪他那个同学到那去呢,到哪去啊??哎呀,我还没记住,好像说看什么枫叶吧。“
  他又转过身对县委办公室汪主任说:“赶快打电话,问问,他应该知道秋书记今天来的,估计不会跑远。”
  汪主任心里冰凉冰凉的,他从齐良阳的话中已经听出了齐良阳是不会承认他说过帮自己给华子建带话的事情 了,这个黑锅自己是只好背上。
  秋紫云就看着汪主任说:“怎么,联系不上,是不是和安老板一起出去的,你们给安老板打打电话。”

  一会汪主任满面无奈的说:“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齐良阳也满面的惊恐:“怎么这样啊,那你们继续打,直到联系上为止。”
  秋紫云脸色阴沉着,冷笑一声:“看来是我来错时间了。”
  冯县长和其他人都是脸色惶恐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齐良阳也是紧紧张张的说:“这华书记也是的,怎么这个时候出去。”
  秋紫云有点愤恨的说:“看来我们是不受欢迎的人,你们难道没接到通知?”
  冯县长忙说:“接到了,接到了。”
  秋紫云用让人不可琢磨的目光看看冯县长和齐良阳几个人,会议室的气氛就有了点压抑和窒息.....良久秋紫云冷冽的说了一句:“我看他是干出一点成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们先不管他了,先开会,听下你们的工作汇报,华子建你们继续联系,联系上了让他跑步过来。”
  汇报会一开始,冯县长和齐良阳就拣主要的工作汇报,讲了洋河县的长期发展规划、旅游开发等等,很多人心里暗自为华子建着急,听汇报也显得心不在焉了。
  在这期间,汪主任和小张也是不断的在下面拨着华子建的电话,但一直都是不再服务区,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拨,安子若的电话也不再服务区,还有几个副县长都是连续不断的在拨着,可是华子建如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等汇报完工作,秋紫云带着市上的领导又到了附近的几个地方都看了看,县上准备好的酒宴,秋紫云也没有去,就在县委的伙食上一人打了一份饭,在办公室吃了,吃饭的时候,秋紫云就说了一句话:“华子建回来以后,你们告诉他,好自为之。”
  冯县长想要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都暗暗游离闪烁,虽然心态各异,立场不同,这时候却都不约而同地感到压抑和紧张,直到秋紫云他们一行离开洋河县,华子建都没有露面,因为他现在正在山上转悠呢。
  当华子建和安子若下山以后,开车出了山沟,很快就有了电话打进来,华子建放慢车速,接听了汪主任的电话,他的脸色就瞬间变得紧张和惶恐了,安子若也一下字看到了华子建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这样的表情在华子建脸上很少出现,安子若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等华子建挂断了电话,安子若才小声的,很关切的问:“出什么事情了?你不要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华子建深吸一口气,逐渐的恢复了平静说:“我被我们齐副书记暗算了。”
  接下来他就详细的告诉了安子若事情的经过,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给他通报这这个信息。
  安子若惊讶的听完华子建的述说,半天没有回过味来,过去他光听说宦海风云变幻,暗流涌动,陷阱随处可见,没有想到今天让她也亲身的感受到了一次,她就暗自庆幸自己,多亏没有走上这条路。
  半天,安子若才说:“那你给秋书记解释一下吧。”
  华子建苦笑一下说:“她要给解释的机会到好,就怕她只是记在心里,在一个,这件事情也没证人,解释也很难,最后闹深了,也只有汪主任出来背这个黑锅了,算了,我抗了就是。”
  剩下的时间,华子建就在没说话了,他心情郁闷的回到了县城,知道自己和秋紫云的隔阂更深了,同时,华子建对齐良阳也更加的鄙视了。
  华子建的失误,很让一些人高兴了几天,也让其他的一些人担心了好久,而且,官场如战场,众多官员对于官场上的“战局状况”也是时刻高度关注,稍有个风吹草动,都恨不得在第一时间立刻知晓掌握分析判断,然后,作为下一步工作的指导方针予以调整。
  大家都知道了秋紫云的那句话,让华子建“好自为之”,这句话的意义和内涵是很广泛的,但总的来说不是表扬,倒像是威吓的成分重一点,似乎有让他夹着尾巴做人的意思在里面。

  华子建的垂头丧气也印证了这句话,所以有人就在等着,等着华子建的倒霉,华子建在办公室,坐到椅子上,郁闷的心情就好像是大海的波浪一样,一层一层接一层不断的冲刷着心灵的海滩,一刻也不停息,他拿出一颗烟放到嘴里点燃,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屏住呼吸然后狠狠的将口中和肺里的烟使劲向空中喷去,试图要将心中的郁闷也随着青色的烟尘慢慢淡化于空气中最后化为乌有,但现实和理想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华子建还是给秋紫云挂去了一个电话,他不断的承认着自己的错误,他还不能说出自己受到了暗算的事情,这是官场上约定俗成的规矩,华子建也是知道这个规矩的,对一些说不清,没证据的事情,说了还不如不说。
  秋紫云的态度很是冷淡,没有批评他,也没有什么指责,这更让华子建明白,秋紫云现在的恨已经不是在脸上了,她已经恨自己到了心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